首页» 北广人物» 新闻

精彩内容

  谭家传人 谭孝曾、谭正岩:“严”字就是家规

  京剧谭派艺术是中国最早创立的京剧流派,如今谭家七代人一脉相承,从谭志道、谭鑫培、谭小培、谭富英,到谭元寿、谭孝曾、谭正岩,全部从事京剧行业,这在京剧史上是非常罕见的。京剧到现在二百年,谭家可以说是完全贯穿在京剧史里的,有人说谭家的历史是一部浓缩的京剧史。近日,京剧世家——谭家传人谭孝曾、谭正岩双双被邀请,走进央视《谢谢了,我的家》,讲述了他们的成长故事和独特的“家风家教”。

  “小子,记住了,有屁股不愁挨打”

  说起小时候印象最深的一句话,谭孝曾提到祖父谭富英的一句话:“有屁股不愁挨打,砖头瓦块还有翻个儿的时候。”

  当时才20岁的谭孝曾,在戏剧事业上并不很如意,甚至有些气馁。爷爷谭富英注意到了他的变化,问他最近为什么情绪不高。谭孝曾便说,没有什么戏唱,也没有机会登台,感觉学了这么些年没有登台的机会,心里不痛快。谭富英只对他说了一句:“小子,记住了,有屁股不愁挨打。”

  戏剧舞台容不得半点马虎,掺不得半点假。要出成绩没有捷径可走,必须得“每天长在练功厅”。谭孝曾每天给自己定下规矩:早起必须要吊嗓子、必须拉戏、必须练功。他说:“我们一坐就是子午相,很少冲着观众坐的,这些细节慢慢就成了生活习惯。”

  谭正岩说,这种状态,在戏班里都被称作“戏癌”,真到了“戏癌晚期”,往往都把舞台的东西搬到生活里。谭孝曾就这样一直记着祖父的话,不怨天尤人,时刻练习。从20岁坚持到50岁,坚持了三十年,终于凭自己的努力在京剧界闯出名堂,让更多的观众认识他、了解他、喜欢他。

  “打你让你练好,是给你塞钱的”

  虽说谭家是京剧世家,但七代人全都出自科班和戏校,全因着一句“不打不成戏”。干戏剧艺术这行肯定要吃苦受罪,但小孩比较缺少自觉,需要一些“惩罚性”的东西。可家长往往心软,下不去狠手,就出不来人才,所以要送到科班戏校“挨打”。当初谭富英进富连成的时候,学校不敢收,谭鑫培谭大王的孙子怎么对待、怎么要求都是件难事儿。谭鑫培就亲自送孙子谭富英进富连成,跟富连成的人说,你们怎么要求别的孩子就怎么要求他,不但得要求他,还得比别的孩子更严格。谭孝曾的父亲谭元寿也是如此,别人挨10板子,他得挨15板,算是特殊照顾。谭元寿曾经还回家找父亲谭富英“告状”,说手被打了、屁股被打了,结果谭富英说,你吃的这些个苦连我的三分之一都没有。这每天练功,就跟“上刑”一样,挨打是家常便饭,打完了还得继续练。虽然苦,但谭孝曾和谭正岩谈起科班生活,都是带着一颗感恩的心。谭孝曾说:“老师打你,让你练好,是给你钱的。”

  学好一身本事,谭家子孙才能更好地传承京剧艺术。没有科班的磨炼,我们今天也听不到他们这样大师级艺术家的表演。在谭家这样一个艺术和传统结合的家庭,“严”字就是家规。不是令行禁止的古板,是一点一滴渗透到生活细节中去的严苛。不只是在家里,登台演出也“别想得到夸奖”。有次谭正岩唱《四郎探母》一折,演完在后台卸妆,父亲谭孝曾从台下过来对他说:“今天不错,你爷爷特高兴,一会儿过来夸你了。”结果等爷爷谭元寿来了,理都没理他,对化妆间其他的演员道了一圈辛苦,扭头就走,给谭正岩晾那儿了。谭孝曾说父亲谭元寿就是这么一个人,从不当面夸人。不只是谭正岩,谭孝曾十岁从艺到今年69岁,快六十年了,在他父亲谭元寿眼里,也只是还行、不错,仅此而已,没有一个“好”字的夸奖。直到2015年中国电影110周年时,由谭鑫培主演的中国第一部电影《定军山》被重新翻拍,谭孝曾和谭正岩都参演了这部电影。2017年,谭元寿看完首映后,落泪了,回家便对谭孝曾说:“孝曾,我没有想到你的艺术有这么大的飞跃和提高,我放心了。”谭孝曾说,“听到这句话,觉得这辈子值了”。那天,他给父亲下了两次跪,父亲哭,他也哭,那是发自内心的激动和欣慰……

  

  京剧大师张君秋之子 张学浩:父亲人称“张大胆”

  日前,“四小名旦”之首张君秋的儿子张学浩走进央视《谢谢了,我的家》,讲述了张家“胆大”父子的戏曲人生。张学浩眼中,父亲是当之无愧的京剧大师,更是一个可亲可爱的父亲。

  “扮相,如窈窕淑女,似梅;唱功,有一条好喉咙,似尚;腔调,婉转多音,似程;做工,稳重大方,似荀。”这是1936年北京《立言报》对公开投票选出的“四小名旦”之首的张君秋的评价。那时张君秋才16岁,拜在李凌枫门下学戏两年,唱的是旦角中的青衣。彼时四大名旦正当红,分别是梅兰芳、程砚秋、尚小云、荀慧生,引领旦角四大流派,风格角色深入人心。在这样的背景下,人们对张君秋能有如上评价,算得上极高的认可了。然而张君秋并没有严格地沿着任何一派的风格走下去,在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他就做了一件在当时的戏剧界眼中极为大胆的事——改唱腔。吸取和融合了各家各派的特点,张君秋开始琢磨给角色加以创新,寻找出适合自己的新唱法,最终在“梅派”的基础上,开创了“张派”。

  父亲身为名旦,儿子张学浩最早唱的却是武生。武生和青衣之间,一刚一柔,一个是豪迈刚健,一个是温柔婉转,是京剧中反差最大的两个行当。虽然从小受父亲的熏陶,听过不少旦角的唱腔,但张学浩从武生转唱青衣,竟然是四十岁之后,此前,张学浩专工武生。 张学浩表示,自己走上戏曲之路,自然是受了父亲的耳濡目染。是什么契机让他以四十岁“高龄”半路改唱青衣呢?张学浩回忆,他的青衣首唱,也是“临危受命”。一次剧场演出时,父亲和许多京剧大师都在,有观众在台下问,张家这么多人,怎么没有唱青衣的呢?张学浩一听,是呀,张家以青衣最为出名,可是除了父亲外的其他人,唱的都是其他行当,在家族荣誉感的驱使下,他急忙跑到幕后扮上,说通工作人员,临时到戏台上,唱了一段《望江亭》。

  这是他第一次在舞台上当着众人唱青衣,没想到观众反响非常热烈。唱完后,张学浩这才突然想起来,父亲正坐在下面呢,《望江亭》可是父亲的名戏!这一瞬间,紧张、忐忑、羞涩立刻爬上心头,他突然害怕父亲的批评,又极想得到父亲的认可。没想到,父亲张君秋走到儿子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只和他说了一句“胆儿真大”。或许那一瞬间,只有儿子张学浩才能听出父亲口中的称赞和认可,“胆大”可是父亲当年的特征!那瞬间的欢喜,时隔多年,依然让张学浩眼眸中迸发出光芒。

  来自《谢谢了,我的家》,冰野整理

《谢谢了,我的家》 CCTV-4 每周六19:30播出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