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视觉影视

精彩内容

彭立昭 文、部分摄影

  人物小传   吴玉芳,西影著名女演员。1974年考入上海儿童艺术剧院学员班。1979年结业留院任演员。1980年进入西安电影制片厂。主演电影《人生》获第八届大众电影金鸡百花奖“最佳女演员”奖。35年后,因出演电影《送我上青云》,再获大众电影金鸡百花奖“最佳女配角”奖。

  还记得上世纪80年代,一部由吴天明执导、根据路遥小说改编的电影《人生》吗?

  一部《人生》,铭记了一个时代,记录了一段思考。深沉,叩击人心。片中女主角“刘巧珍”,她美丽,善良,冰清玉洁,在她那火热的胸膛里,却跳动着一颗金子般的心。而扮演“刘巧珍”的正是西影著名演员吴玉芳。自扮演刘巧珍,吴玉芳在全国迅速走红,并获第八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演员”。可以说,《人生》开启了她辉煌的电影人生。

  2019年秋,在厦门举办的大众电影百花奖颁奖典礼上,因她在影片《送我上青云》中出演“梁美枝”,让这部电影的色彩变得明亮很多,故“最佳女配角”奖颁给了吴玉芳。那晚,身穿宝蓝色长裙的她,缓缓走上颁奖舞台,银色的灯光追随着她。她的每一步仍旧是款款生姿,举手投足、一笑一颦都是戏,且有一种看不见的感染力。

  “这一刻真美妙……我会继续努力的。”盛典上,她的获奖感言,温馨而富于激情。眼睛里的泪光,偶尔一闪。在她看来,获奖与否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但享受获奖那一刻的美妙;奖项只是锦上添花,观众的口碑和认可才是她最想要的。若回顾一下吴玉芳的从艺生涯,则会发现她就是一个梦想的追逐者,一路走来,她活出了自我,成就了更好的自己。

  梦圆童话世界——春去春又回,她专注地投入“角色体验”

  1963年最后那天的清晨,玉兰花以洁白的花瓣和幽微的芬芳,在上海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家庭的庭院里,发动美的奇袭,一个美丽的小姑娘诞生了,父母给她取名“玉芳”。这个名字,散发着不一般的烟雨江南的诗情画意。

  吴玉芳从小能歌善舞,学什么像什么,性格又十分温和。11岁时,她考入上海儿童艺术剧院学员班,出演过《神花郎》《长发姑娘》等童话剧。站在舞台上,灯光一打,“戏”,就算上演了,看得台下的家长和小孩,笑声连连。“戏比天大”,“观众就是上帝”等艺术创作的金科玉律,像一道光,给她带来了一种遥远的快乐和甜润。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在人生最美好的时光,19岁的吴玉芳在电影《预备警官》中饰演了女民警姚兰兰,从此与电影投缘。电影里的她,一身警服,飒爽英姿。

  初上银幕,一切都得从头学起。这段时间,吴玉芳也经历了很多。她如片中年轻人一样,努力打磨自己。拍摄中,她和一群男警察一起训练,一遍遍地练,常常留下一块块淤青,但一点也不觉得有多疼。在她的认知中,一件事情,要么不做,决定做了,就一定要对自己“狠点”。拍摄中,她也懂得了电影工作者有他们的一把辛酸泪。春去春又回,无论是在舞台亦或银幕,她专注地投入“角色体验”,这成了她美好的回忆。 叫声哥哥你快回来—— “吴天明导演在我的身上看到了巧珍的影子” “上河里的鸭子下河里的鹅,一对对毛眼眼找哥哥……叫声哥哥你快回来,你快回来……”电影《人生》一曲《叫声哥哥你快回来》,令人肝肠寸断。吴玉芳告诉记者,“歌曲有一种陕北民歌的苍凉、悲惋。影片里那个清唱是我自己唱的。当时当地的一些老太太来教我唱小曲,挺难学的。” 往事被一幕幕唤醒。吴玉芳和周里京在他们最美好的年龄演绎了《人生》里的“刘巧珍”和“高加林”——那是一段最为干净剔透的初恋。 “当时我是作为扮演黄亚萍这个角色到西安电影制片厂试戏的。吴天明导演一看到我,就彻底凉了似的,觉得我根本不像他想象中的陕北女子黄亚萍……”吴玉芳以为落选了,结果在与导演的一番谈话后,导演发觉她性情温婉,长相和气质也符合戏里的女一号“刘巧珍”,于是当机立断,取消了所有女一号的试镜,拍板定了吴玉芳出演刘巧珍。 “吴导可能在我身上看到了巧珍的影子。当时他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让我出演巧珍,但最终还是把我留了下来。不断地试戏,不断地排练……正式开拍之前,导演带着我们去体验生活,与当地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体验角色内心的活动。其中有一段戏:打毛驴,我愣是不会,因为你不知道怎么拿捏,所以每天在大路上学骑毛驴,当地的百姓就手把手地教我,刚开始手上还起了很多的血泡……令我感动的是,跟那些普通人生活在一起,感到他们十分的质朴、诚挚与厚道。” 如何演好有一颗金字般善良之心的农村姑娘刘巧珍呢?吴玉芳知道,是朴实的土地,是善良的人们,孕育的她。 (未完待续)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