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视觉影视

精彩内容

程戈

“有一天,我们在扬子饭店借一位朋友的房间,刚开完左翼‘剧联’的小组会,就听得有人敲房门,我一打开门,看到一个年纪和我相仿的小伙子站在我面前,圆圆的、通红的脸蛋上流着汗,喘着气,宽宽的肩膀,短硕的身材,神采焕发。那原来熟悉的影像突然像闪电一样闯入我的脑海——

‘聂子’!我不禁大声喊出来。

‘阿丹’!小伙子不约而同伸过一双年青的大手,喊着。我们一下子紧紧地抱住了。

    ‘人家总在我面前说你……说你……’我止不住要把心里的话倾倒出来。

    ‘知道了!别说了!’他大声打断我的话,跟着捶了我一拳,这一拳,差点没把我摔了一跤。

    从此,我们的友谊就开始了。”

 

这是赵丹回忆起与聂耳初次相遇的情景。那是1933年,聂耳21岁,赵丹18岁,都是上海左翼艺术家联盟的青年才俊。

 

谁能想到26年后,赵丹居然在大银幕上塑造了自己的这位莫逆之交。他主演的这部电影,就是公映于1959年的新中国第一部音乐传记片——《聂耳》。这个国庆假期,北京时间影视频道上线了一批经典电影,《聂耳》正是其中之一。

 

图片

 

赵丹饰演聂耳,一开始遭到很多人反对。因为电影主要以聂耳1930-1935年在上海的经历为主线,刚出场时的聂耳只有19岁,而拍摄时赵丹已经40多岁了。为了说服大家,经与导演郑君里商量,赵丹搞了一个突然袭击:在摄影组开会时,他突然以短发、麂皮夹克、工装裤加跑鞋的形象出现,指挥众人唱《卖报歌》。他的表现一下子就打消了人们的顾虑。

 

为了演好自己的好友,赵丹放弃追求在外形上酷似年轻的聂耳,而是从“神似”入手,在角色的精神状态上下功夫。他一方面回想与聂耳共同工作、生活的情景,用聂耳的思想感情去感受生活、培养自信,一方面注意观察周围年轻人的举止言行,培养自己朝气、活泼的神态;同时,他还每天坚持跑步、蹦跳,加快行动节奏,有意识地从外到内改变自己的神形心态。

 

 

赵丹的女儿赵青曾经回忆道:“有一次我在拍《宝莲灯》最后劈山母亲见沉香的那场戏,他突然自己就进摄影棚了,进了摄影棚走进来,走到台前,叫我姐姐,导演刚要生气,我们刚要开拍呢,关灯、关灯,休息休息十分钟,大家一看他都笑了,我还进戏呢,一看他,我说爹爹,就叫我,姐姐干嘛,你胡说八道什么啊,怎么你不是姐姐啊,你是三十五,你都有儿子了,我聂耳才十九岁,我当然叫你姐姐了,大家哄堂大笑。”由此可见赵丹对于角色的投入。

 

这部影片的导演和编剧之一郑君里,同样是聂耳的好友。1935年,聂耳从上海出发赴日时,郑君里和赵丹等人一起为他送行。“那时电影厂并不大,父亲是签约演员,聂耳是签约作曲,他们又年龄相当,所以关系非常好。”郑君里的儿子郑大里在采访中说道,“父亲曾回忆,他们要时常饿肚子,有时花一个铜板买烧饼油条,就着自来水凑合一顿饭,经常晚上到工厂或学校里演左翼戏剧,演出后又没什么钱,他们一起走回来。”这段生活也在郑君里拍摄的电影《聂耳》里有所体现。

 

 

郑君里与赵丹,两位才子怀着对挚友的深厚感情和对艺术的执着追求,精彩演绎了另一位才子——聂耳短暂却辉煌的一生,将他的精神世界和艺术才华进行了充分展现,使聂耳的形象深入人心。该片荣膺第十二届卡罗维·发利国际电影节传记片奖。因它与赵丹主演的另一部影片《林则徐》,分别公映于1959年的年尾和年初,并均出自郑君里导演,所以被誉为国庆十周年献礼片中的“红烧头尾”。

  

 

时隔多年后再看电影《聂耳》,你会觉得赵丹就是饰演聂耳的不二人选。他们不仅有生活中的兄弟情深,更有艺术上的惺惺相惜。

 

聂耳的侄女聂丽华老人在接受采访时曾说过,聂耳是一位天才的作曲家,同时也是一位多才多艺的人,跳舞、表演、小提琴样样行。

 

赵丹同样多才多艺,上小学时就登台公演魔术、双簧、话剧,还爱唱京戏,尤其喜欢铜锤花脸。15岁成立“小小剧团”,自编自演。后来又师从黄宾虹、潘天寿学国画。

 

在影片中,赵丹饰演的聂耳演奏了月琴、钢琴、小提琴等多种乐器,月琴弹起《金蛇狂舞》,钢琴演奏《毕业歌》,小提琴奏响《国际歌》《铁蹄下的歌女》……这些乐曲或是聂耳改编的,或是聂耳创作的,或是对聂耳有引导或启发作用的,既推进了情节,又反映了人物的成长过程和思想变化。

 

 

《义勇军进行曲》是全片聂耳创作的顶峰,影片对其展开了层层铺垫。先是“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聂耳随五花歌舞班去伤兵转运站慰劳伤兵们,唱起雄壮激昂的《马赛曲》。匡文涛建议他:“《马赛曲》是很好,可是我们应该有中国的《马赛曲》。”这成了聂耳日后创作《义勇军进行曲》的起点。紧接着,敌人飞机轰炸,匡文涛、张曙等人准备和医务人员冲到前线去救助伤兵,医生拦下他们说太危险,匡文涛坚定地说:“不要紧的,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再后来,聂耳与苏平在长城上畅谈,聂耳望着高大巍峨的长城,默默起誓“古老的长城啊,你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前后两处出现了《义勇军进行曲》的核心歌词。直到最后,聂耳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画面,在阁楼上奋笔疾书、一气呵成谱曲,观影的激情在这一刻达到了高潮。

 

影片里的重要道具——小提琴,是按照聂耳当年使用的德国制造小提琴仿制而成。如今,珍藏于上海市的国歌展示馆。而聂耳当年使用的小提琴则珍藏在云南省博物馆,在《国家宝藏》第二季中作为“国宝”亮相。

 

 

      电影《聂耳》的拍摄,可以说是圆了赵丹的梦。影片拍完了,他对挚友的思念并没有减少。电影上映21年后的1980年,赵丹走到了人生的尽头。在医院里,他对妻子黄宗英(电影《聂耳》中舞女冯凤的饰演者)说道:“我不要哀乐,要贝多芬,舒伯特,要葬在聂耳墓的旁边。”在中外电影史上,为塑造一个人物而要求将自己的骨灰葬在原型人物墓旁的电影表演大师,可谓是绝无仅有。

图片

一部电影,见证了一段至死不渝的友情。一部电影,也留下了一句振聋发聩的呐喊:“生命如火花,年轻人的生活应该像风云雷电才有意义。”这是影片中,张瑞芳饰演的郑雷电震撼聂耳的一句话。跨越60余载,言犹在耳!如何不负时代、不负韶华,让自己的生活如风云雷电般发光、发声?值得我们每一个人认真思考。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