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新闻

精彩内容

夯石(张琳)

  岳彩轮先生一点不像在美国生活了33年的人。他话里话外没有一个单词,谈吐文雅,态度和蔼。6月23日下午的两个小时采访,令笔者在这个盛夏感到一股清凉。

  在宾馆房间里冲泡咖啡时,岳彩轮轻快地吹起口哨,与他浑厚庄重、充满磁性的声音一起构成了立体的他。旅美男中音歌唱家岳彩轮先生一直活跃在国际音乐舞台。他是民族英雄岳飞的后裔,曾荣获“格莱美”音乐大奖提名。他精通德、意、 法、 英、拉丁、西班牙语,集歌剧、清唱剧、音乐剧演唱于一身。同时长期任教于美国大学,并多次在国际声乐大赛中获奖。近期岳彩轮出版了独唱专辑《二十四首17、18世纪的意大利歌曲集》 和《岁月悠悠——中国近代经典艺术歌曲》。

  笔者采访时,岳彩轮刚刚到北京,正在倒时差。此次他是受中国音协合唱联盟经典合唱团邀请参加6月29日晚在国图艺术中心音乐厅举办的“最美的歌声唱给你——改革开放暨新时代经典歌曲庆‘七一’音乐会”。据资深媒体人、著名作家李培禹介绍:经典合唱团此次将在原总政歌舞团著名指挥家姚家杰的执棒下,饱含激情地唱响《不忘初心》《乡音乡情》《中国之梦》等时代主旋律。经典合唱团是一支在群众合唱界享有盛誉的优秀合唱团,这次演出的阵容除了岳彩轮教授,还有中国国家交响乐团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张天甫,著名女中音歌唱家谢一曼、岳彩帼,男高音歌唱家李红军、马崇友,女高音歌唱家詹夕等。

  之后,岳彩轮还将和中国音协合唱联盟经典合唱团集体乘动车赴山西永和,在姚家杰先生指挥下,在美丽的黄河乾坤湾广场,举办《黄河颂》专场音乐会,与永和县干部群众共庆七一党的生日。岳彩轮动情地说:“我将在父母当年战斗过的地方,在父亲的老友光未然被深深震撼的地方,放声高歌我的导师黎信昌首唱的《黄河颂》,这是我梦寐以求的!”

  李培禹介绍说:79年前,《黄河大合唱》的作者,时年25岁的诗人光未然,也是在这里随部队渡过黄河。他被黄河湾的壮美深深震撼了,到达延安后,手伤未愈的他口授,由一位干事记录,在窑洞里写下了组诗《黄河吟》。冼星海听到诗人朗诵后,激动不已,连续五天谱曲,诞生了传唱至今的伟大红色经典《黄河大合唱》。据最新资料,毛泽东同志的不朽诗篇《沁园春·雪》,也是在率领红军东征期间,两渡黄河,在晋陕交界的永和关,望着壮阔的黄河,漫天飞舞的雪花,吟哦成篇的。

 

  从大难不死到海外求学

  岳彩轮出生于北京一个艺术之家,幼年起便受到良好及严格的音乐教育。岳彩轮说从小到大父母那“战火中的青春”一直给他源源不断的力量。“我父母当年都是抗敌演剧队的。每当我在国内外唱起‘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时,我都仿佛置身于父母当年的火热生活之中,同时也越来越理解先辈们为我们今天的国富民强和幸福生活所付出的鲜血和生命的真正意义和价值。”

  岳彩轮的父亲是剧作家岳野先生(1920~2001)。岳野原名岳喜瑞,山东郓城人。抗日战争爆发后,岳野辗转于湖北、四川等地求学,参加了中共地下党领导的学生运动,曾任鲁声救国话剧团团长,是高中校本部“青年救国读书会”领导核心成员。“1942年秋,我父亲赴延安受阻后转赴桂林,加入了由周恩来领导的抗敌演剧队第五队,先后在广西、贵州、云南及抗日前线演出。1946年,遵照周恩来相机撤退的指示,与抗敌演剧队第七队撤至香港,组成中国歌手剧艺社简称中艺,历任理事、学术部长、编导及演员,巡回于香港、泰国、新加坡等地演出。1949年初,开始话剧创作,其中《风雨牛车水》《海外寻夫》曾先后在新加坡、马来西亚首演,引起轰动。”

  岳野后任国家电影剧本创作所编辑部主任及编剧,1958年后历任北京电影制片厂文学部主任、编剧、厂艺术委员会委员,有“三栖”作家之称。“父亲的作品中,《同甘共苦》当数影响最大,公演后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单行本,后被《现代剧丛》译为俄文在苏联发表。此外父亲还创作了电影文学剧本《水上春秋》《詹天佑》,以及散文《社会主义的早晨》《生也昆仑,去也昆仑》《桥赋》,小说《书记看戏》,另外还著有5卷文集。”

  回忆起自己的成长经历,岳彩轮跟笔者讲了一件曾经大难不死的往事,“‘文革’爆发后,继母亲之后,父亲也被批斗了。家庭出现巨变,人生可以说跌到谷底。有一次,母亲和我,还有姐姐被煤气熏着了,邻居发现时,我们都在床上口吐白沫。尤其是我,平时喜欢靠墙睡,因此病情也最重,当时已经送到太平间了。可能是我平时乖巧听话,好多邻居都央求大夫再想想办法……最终奇迹发生了!”

  人常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岳彩轮执着于艺术,对艺术以外的事情大多不放在心上。除了父母的革命经历和家庭环境熏陶以外,这种“大难不死”的经历恐怕也会从性格和处世上给他以某种特殊的锤炼。

  当年,岳彩轮以全优的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师从著名男中音歌唱家、声乐教育家黎信昌教授,在校期间便已崭露头角并经常参加全国性的大型演出活动,多次应邀在中央电视台、中国唱片社担任独唱。岳彩轮先后在中国歌舞团、中央民族乐团和中央歌剧舞剧院担任独唱演员,并在《波希米亚人》《蝴蝶夫人》《卡门》《费加罗的婚礼》等歌剧中担任主要角色。

  

  这种民族感情像根脉和血流

  在美国的大大小小的音乐舞台上,组织、教授、指挥不同肤色、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外国人高唱“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的中国抗战歌曲,你能想象吗?岳彩轮做到了,而且一做就是很多年。他说不仅是抗战歌曲,他的独唱音乐会以及他参与策划的许多音乐会上,中国传统的民族的声乐作品一直是他的保留曲目。

  笔者问他:为什么会一直坚持这么做?

  岳彩轮说他在海外33年,这种民族感情像根脉和血流。有它,自己才能活;舍弃了,我还是一个炎黄子孙吗?

  作为赴美全优奖学金的获得者,岳彩轮1985年来到美国著名的哈特音乐学院深造,并先后荣获“艺术家证书”和歌剧表演专业的硕士学位。学习期间,他被保送到在全美享有极高声誉的声乐教育权威、任教于茱莉亚音乐学院的玛拉斯教授身边学习,并被玛拉斯教授亲自指定为她本人的助教。岳彩轮始终活跃在歌剧、清唱剧以及各种音乐会的舞台上。他先后多次在奥斯顿抒情歌剧院、巴尔特摩歌剧院、康涅狄格歌剧院、夏威夷歌剧院等数十家歌剧院演出,并与多家著名的交响乐团及指挥家合作演出。他的足迹和歌声还遍及萨尔兹堡、维也纳、巴黎和布拉格等欧洲音乐名城。近期他在大华盛顿地区和维斯利安大学等地举行的独唱会也获得圆满成功。

  《黄河大合唱》是作曲家冼星海最重要也是影响力最大的一部交响乐代表作,同时也是诗人光未然最重要的作品。“《黄河大合唱》是一部反映中华民族解放运动的音乐史诗。我父亲和光未然非常熟,这部作品的创作,父亲和我讲过许多……”岳彩轮说在国外演唱《黄河颂》等抗战歌曲时,他能从音乐和音符中触摸到全人类共同的脉搏,那就是不屈的民族气节。“最开始我也曾考虑过这些中国抗战歌曲外国人能不能接受,后来经过实践我才发现,民族解放和民族独立所产生的伟大情感是人类共同的生命主题。我的许多合作者都是上年纪的人,但他们一遍遍地跟我学习歌词中的中文和发音,演唱时的那种投入和肃穆令我非常感动。”

  

  那个想起来就会“心疼”的家

  岳彩轮不仅是一位成就斐然、令人瞩目的歌唱家,同时还是一位有丰富教学经验的声乐教育家,目前已在他的母校哈特弗德音乐学院执教17年,并在1999年被聘为声乐系主任至今。同时还兼任宁波大学音乐学院的客席教授。他的教学深入浅出、风趣幽默,深受学生的喜爱,许多学生都走上了专业道路并在各种声乐比赛中获奖。他还应邀在世界各大城市举办大师班和声乐讲座。业余时间岳彩轮指挥、教授美国康涅狄格州女子合唱团已经15年,经常会驱车“额外”为合唱团的团员们讲课……

  岳彩轮兄弟三人,姐姐岳彩帼、哥哥岳重也都是著名歌唱家。岳彩轮先生通晓多国语言,笔者问他作为最早的留学生有没有可以供当下年轻人借鉴的“留学之道”,岳彩轮先生颇有感触地说:“我当年是自费留学,想法很单纯,就是一门心思学习声乐。我这人也没什么天赋,如果说有优点,那就是学习肯用功,做事比较踏实,做人比较老实。在美国我教过许多中国留学生,也非常了解他们的生存状态和心理。说老实话,一些学生的攀比行为和过于看重物质生活的做法,确实是令人担忧的。有一个学生花5万美元买了一辆二手奔驰跑车,相当于我的好几辆车的价钱。我问他为什么买这么好的车,他说老师我这只是二手的,您看看其他人都是什么车……那意思是如果我不买这种车,好像都很难融入这个圈子。这些学生和所谓的‘ABC’——就是在美国出生长大的中国小孩外表和言行有时很像,但我们一眼就能分辨出来,那些‘ABC’从性格和心理已经美国化了,而从国内来的留学生有点矛盾……”

  岳彩轮先生说话很含蓄,很有分寸,与他的聊天中你很难听到大词儿、闻到洋味儿。在美国的33年并没有使他“美国化”,反而令他更“中国”了,而一些在美国待了不过一星期的人,浑身上下却散发着浓浓的洋味儿——何也?

  岳彩轮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他转而说自己的性格从小到大都不是那么好“拔尖儿”,尤其是在物质享受方面,同时也不爱出风头或拔高自己。见多大的人物、经多大的场面,他还是他自己。每次回国、每次回到家乡北京,岳彩轮都喜欢到大街上、胡同里到处转转。朋友们还叫他“彩轮儿”——他学的时候“儿化音”咬得重重的,像是咬了一口自己身上的“肉”——疼吗?疼得心里欢喜,“我觉得那种感觉像是久别的孩子见到娘亲。”

  北京,中国,是他的娘亲。

  2001年,他父亲去世那年,岳彩轮回国次数较多。“有一次父亲报病危,我在飞机上了,父亲又转危为安。”岳彩轮还跟我讲了许多,他的个人生活,显然初次相见的我们并没有任何隔膜。落叶会归根吗?岳彩轮还是没有正面回答。虽然父母已离世多年,但显然他打算常回“家”看看——那个想起来就会“心疼”的家。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