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新闻

精彩内容

彭立昭

  蔡芳:中国歌剧舞剧院国家一级演员,历任舞剧团副团长、丰台区十五届人大代表、西城区十一届政协委员,西城区妇联执委委员、西城区文联副主席。

  代表作有大型民族舞剧《文成公主》(公主)《原野》(金子)、《潘金莲》(潘金莲)、《宝莲灯》(三圣母)、《大红灯笼高高挂》(颂莲)等,多次获文化部直属院团“优秀表演奖”。出演过电影《路》《特区姑娘》和《彭祖传奇》《女船长》《警网》等电视剧。历任北京联合大学表演系、天津体育学院运动与文化艺术学院、戏剧学院客座教授。全国社会艺术水平考级高级考官。西城区、朝阳区中小学生艺术节比赛评委。

  

  金秋时节,中国妇女十二大在京召开之际,记者采访了曾是西城区妇联执行委员会委员的著名舞蹈家蔡芳。从12岁学舞蹈开始,蔡芳一辈子学舞蹈、演戏、教舞蹈,对舞蹈艺术有着割舍不断的情愫。“梅、兰、竹、菊”是花中四君子,蕴含着中华民族所倡导的“傲、幽、坚、淡”的刚毅风骨和高尚情操,它们在蔡芳身上得到了生动的体现。

  从舞剧舞台走上育人舞台,蔡芳已坚持了10多年。今年8月,澳洲国际青少年才艺大赛在悉尼举行,蔡芳受主办方邀请,任大赛艺术总监、评委,且已坚持了8年。“8年做同一件事情,就是让爱好舞蹈的孩子走上世界舞台。”她说,“教育孩子,是在检验自己的人格,我很喜欢做这个事情,就做下去了,做到现在很愉快,很幸福。”蔡芳甜美的声音总给人以温暖和自信的力量。

 

  梅

  “为革命而学,为革命而练”,逐梦舞台

  “我很幸运我生活在一个充满深厚文化的地方,更幸运出身在文化人家庭……”蔡芳说。蔡芳出生于书香世家,父亲曾是湖南日报社党委书记。因而她的性格中天然就带有敢想敢干、追求完美的气质。受父亲影响,蔡芳梦想长大后成为像父亲一样的记者,可一次陪同学去参加北京舞蹈学院在长沙的招生考试,从而改变了人生轨迹。

  上世纪70年代,艺术类招生考试还不像今天这样盛行,在湖南长沙更是如此。当时蔡芳已出落得亭亭玉立,四肢、脖子颀长,气质出众,招生老师一看就知道是可造之才,动员她报考。经过一番身体条件的考核,上下身比例、身体协调能力、软开度、弹跳能力等以及初试、复试,她竟然全部过关。很快,这个无任何舞蹈基础的她,却被招生老师慧眼识珠,领她走进了舞蹈艺术的殿堂。

  “梅花香自苦寒来”,颠扑不破的真理。12岁的蔡芳独自一人来北京舞蹈学院上学,一双舞鞋包裹着她全部的梦想,心里就只有两个字:练功。

  “老师讲课丝丝入扣,一招一式非常认真。他们有着丰富的人生阅历、深厚的专业知识和质朴的人生品格,然而过着十分简朴、平凡的生活。老师不仅仅是我们的舞蹈老师,而且是我人生道路上的导师。当初在舞蹈学院,我是老师们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的保护对象,这些特殊照顾一方面源于老师们对少女时期的敏感的保护,一方面源自老师们的惜才。”她的话语里充满了感恩。

  蔡芳说,他们那个年代的舞者,在上课之前常喊的口号是:“为革命而学,为革命而练”;朴实、简单、一门心思只想着跳舞,是他们那个年代舞者的“闪光点”。每天早上五点起床练功,看似温婉的她,骨子里却有着湖南妹子的“吃得苦、霸得蛮”的精神。习舞每天都要承受超常规的身体训练,可小小年纪的她,觉得这是对自己心智的一种磨炼。由于养成了每天思考身体、感悟身体、自我调动身体的习惯,这样,她对自己的认知度和喜爱度就潜移默化地提升了,人也变得阳光,自信。舞蹈学院几年的锤炼,早已把她打磨成了“小铁人”。

 

  兰

  隽秀高雅的“文成公主”,她演得“很过瘾”

  “腹有诗书气自华”。在大家眼中,蔡芳是个气质优雅,表里如一的人。在上世纪80年代的尾巴上,“走穴”成风,蔡芳偶尔也参与了电影的拍摄,如《路》《特区姑娘》。由于拍摄影视剧通常要求演员们长期驻扎剧组,她偏偏不喜欢黑白颠倒的生活,最终放弃拍戏,毅然决然回到舞台。她觉得舞蹈对她而言,就像她的生命一样重要。

  蔡芳坦言,舞者确实很辛苦,“也真的很过瘾”。记得当年排练大型舞剧《文成公主》的那些封闭练习的日子里,她每天坚守在排练室里。功夫不负有心人,性格豪爽、体态优雅的蔡芳最终竞选为“女一号”——“文成公主”。蔡芳说,“‘文成公主’和她很有缘,因为她从小就阅读过有关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故事的书籍。我扮演的16岁的文成公主进藏,身为知书达理的大唐公主,在保持隽秀高雅气质的同时,仍需要流露出少女的活泼与青涩的。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句话是不变的真理。唯有付出,才能得到。作为天生的舞者,她骨子里的倔强和天不怕、地不怕的韧劲,使得她注定是个不服输的人。在她的心目中,舞剧远胜于其他!舞台上,她表演的“金子”、“潘金莲”、“三圣母”等人物形象,刻画内心世界的细腻且独特动作语汇丰富性,引起观众共鸣赞叹。

 

  竹

  “金牌夫妻”志同道合,坚韧打造美育“新世界”

  令人羡慕的是,蔡芳与与丈夫——著名影视表演艺术家田少军有个幸福的家庭,且夫妻感情和睦深厚。谈起对婚姻的理解,蔡芳表示幸福的婚姻必定要经历风雨,相濡以沫。山得云而空,得气而灵;家得情而暖,得爱而美。

  为舞蹈艺术的投身与关注,加之专业本身的限制,使得蔡芳人生步入40载才得以完成母亲的嘉名。如今,田瀚已上市重点高中,孩子从小在艺术上受到父母熏陶与教育,曾在国际、国内,各项艺术大赛实践中,屡获金奖!尤其在对孩子心理与身体成长健康上,施以科学与人文的培养关怀,开拓塑造一个积极健康顽强进取的精神意志品质。儿子的每一步成长,她都格外用心。

  “我先生田少军是一个很有才华,极富幽默感,也很有追求的人。除了拍戏、导演晚会,酷爱绘画,几乎成瘾。他所画的大多数是人物画,非常有特色。尤其是对人物的神采的表现力上,广得画界许多名家的赏识与称道。去年以来,已画了100多幅中国教育史上“巅峰时期”西南联大知识分子系列的人物肖像,准备出画成册。我很感激他对我做美育工作的支持,从2009年开始,他也全身心地投入了进来。那一年,他推了多部戏的拍摄任务,亲自执导朝阳实验小学大型综合素质展演《日出朝阳》文艺晚会。既然承诺执导展演,那么我们必须倾心竭力做到完美。其实,少军自幼自壮,对中国传统古典文学钟情醉心,2007年他在黄山主演一部连续剧《导弹司令》,闲暇,买了皖南有名的竹刻《兰亭集序》,何不把这千古名篇呈现舞台,让学生们尽早体味,见识这俯仰万世的中国传统文学艺术的魅力呢?!《兰亭序》千人朗诵主题就这样定下了。

  “我先生田少军是一个很有才华,极富幽默感,也很有追求的人。除了拍戏、导演晚会,酷爱绘画,几乎成瘾。他所画的大多数是人物画,非常有特色。尤其是对人物的神采的表现力上,广得画界许多名家的赏识与称道。去年以来,已画了100多幅中国教育史上“巅峰时期”西南联大知识分子系列的人物肖像,准备出画成册。我很感激他对我做美育工作的支持,从2009年开始,他也全身心地投入了进来。那一年,他推了多部戏的拍摄任务,亲自执导朝阳实验小学大型综合素质展演《日出朝阳》文艺晚会。既然承诺执导展演,那么我们必须倾心竭力做到完美。其实,少军自幼自壮,对中国传统古典文学钟情醉心,2007年他在黄山主演一部连续剧《导弹司令》,闲暇,买了皖南有名的竹刻《兰亭集序》,何不把这千古名篇呈现舞台,让学生们尽早体味,见识这俯仰万世的中国传统文学艺术的魅力呢?!《兰亭序》千人朗诵主题就这样定下了。

  之后,我们用自己的语言写了‘报幕词’——‘东晋王羲之虎卧凤阙,龙跃天门,兰亭一序,流韵之远,结想之高,其文笔插天,雄视古今,今朝阳莘莘童子气佳,登台临远,离形而索,奉心香志怀,敬对华夏古老文明景仰之忱。兰亭的艺术语言有着天地大美和深文隐蔚的崇高修养,有着高谈越世的炽烈和真诚的情怀,他像一个强大的磁场,会抓住每一个看到他的人,甚至听到的他的人,使你心旌荡漾甚至颤栗……’报幕词写得真好。该用何种音乐来支撑呢?开始想配一段西乐,可几位艺术界的朋友提醒说,《兰亭序》是传统经典,配西乐,恐怕在调性、气质上不和韵,风险太大。但少军心里始终在寻找一种东西文化间邂逅与精神情感层面的‘神会’。其间,聆听了上千首曲目。一次,午夜时分,他听到一曲背景音乐,觉得最合适不过。他抑制不住兴奋,立马打电话给音乐编辑。历经百转千回,理想中的朗诵配乐找到了。展演在工人体育馆上演,空前成功。《兰亭序》《伯牙绝弦》《爱莲说》等文艺节目,在第三届澳洲青少年国际才艺大赛中斩获‘悉尼才艺杯’7项大奖。”

  锤炼与不断的精进实践,使得夫妇两个在“校园美育”的空间里更加成熟与丰富,而背后却付出了无数的汗水和辛劳。2017年元月,他们在为朝阳区白家庄小学教育集团执导60周年大庆综合素质展演时,突破常规,以《桃花源新记》为主题,举行了学生课程学习成果展。学校1605名学生在北京工业大学体育馆内进行了登台展示,全校3309名学生全部参与其中。跨学科的大型文艺汇演,得到了教育界人士给予精彩、完美、震撼、超越高度的好评。值得一提的是,从2012年开始,蔡芳夫妇开始为孩子们排演话剧《茶馆》,演出时恰逢北京人艺成立60周年,有纸媒撰文称“这是小学生们给北京人艺的一份特殊生日贺礼。”“为什么要教孩子们演《茶馆》?源于对话剧的情有独钟。当年少军的毕业作品就是《茶馆》。”

  

  菊

  为“快乐教学”,乐此不疲

  舞剧演员、舞剧团副团长、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高级考官、客座教授……蔡芳有太多太多的身份了,然而她最最令人感动的身份却是舞蹈老师,尤其是“支教老师”。

  那是2014年冬,蔡芳随朝阳实验小学手拉手义务支教队的十几名队员坐上列车,前往江西山区学校开始了为期几周的支教,从此给她带来了新的教学体验。归来后,记者看到她在“朋友圈”发的“感言”:“忆当年,我用舞蹈艺术作品参加过‘三下乡’演出,也用近十几年的光阴去边沿地区当考官、做评委,同时也教授大学、中学(景山学校、十五中)、多所小学,乐此不疲。让我最完整享受的是此行赴老区体验、送课,手把手地与山区水口小学的孩子们共舞,共享舞蹈艺术。我觉得太有意义了。与孩子们在一起敦化心灵的活动,竟荡漾着无比的炽热……”

  其他艺术家、演员,把时间都放在拍广告,开公司之时,作为舞蹈家的她却愿意抽出时间,褪去光环,去中国老区,把时间放在这些孩子们身上,实在难得。“是的,面对孩子时,忘记了自己在意的一切……”那些日子,素面朝天,不施粉黛,穿着最普通的衣服,和山里的孩子们一起跳舞,一起学习,她成了孩子们最喜欢的“蔡老师”。“或许在一两周的时间,所带去的物资、知识不一定能给孩子们带去很大的改变,但会带给他们‘闯出去’的梦。”

  蔡芳的笑容很温和,说起话来直爽而随性,眼睛总是闪烁着孩子般单纯的光芒。讲到对舞蹈和舞蹈教育的许多看法,言语深入浅出,细腻而深刻。她认为,舞蹈艺术是一个和苦痛打交道的特殊行业,尤其是艺考的压力特别大,需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学作品、要练好基本功、还要练技术技巧、即兴模仿一系列的所有要考的内容。若美育教育从小抓起,对孩子们的成长有好处,不仅是肢体的协调发展,更可以扩展孩子的思维,包括能让孩子主动去表达情感等方面都会有所提升。当然,热爱是最重要的!

  蔡芳说,“这十几年来,我在大学、中学、小学的课堂上,和孩子们度过了无数美好的时光,且坚持了下来,还带出了众多的‘艺术好苗子’,感到非常满足与幸福。”

  蔡芳告诉记者,“有一次看见一个外形特好的孩子,一看是练过舞的,可一跳就露馅了,下不了腰。‘孩子,你学过跳舞吗?’我问,孩子说,‘老师,我学了4年半,演过戏,拍过电视节目。’可一个学了4年半的孩子却不会下腰,这让我很是诧异。在我的指点下,那个孩子在两分钟后就能下腰了。艺术必须有规范,否则形成左范或歪范,对孩子的艺术之路影响很大。所以,我认为,不仅艺术培训教师应持证上岗,而且负责考核艺术从业者的专家也应该是既懂基础教育,又懂艺术的‘双栖专家’。”

  如今年轻时“霸得蛮”的湘妹子,早已打磨得娴静而温和,人淡如菊。以清净之心看世界,以欢喜之心过生活,以平常之心生情味,以柔软之心除挂碍,大抵就是如此吧。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