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刘欢和卢璐是标准的“闪婚”——认识刚九天就结婚了。刚步入婚姻时,刘欢“藏”得还是很好的,各种优秀表现让卢璐觉得嫁自己没嫁错。但没过几年,卢璐就发现曾经在自己面前表现得勤劳无比的刘欢,越来越掩饰不住自己的“庐山真面目”了……

  

  闪婚男的“真面目”

  起先,刘欢还是对他自己懒。卢璐说,刚结婚那会儿,刘欢还没发胖,结果从单身汉变成已婚男后,就跟气儿吹的似的,胖得连脖子都没了。于是,原先还对自己的形象有点儿在意的刘欢,就索性连   饬都不   饬了。

  刚认识时,卢璐很欣赏刘欢那一口整齐雪白的牙齿。因为卢璐的父亲是个牙科专家,打小就跟她说,如果一个人能把自己的口腔护理得妥妥帖帖,就证明这个人一定有良好的生活习惯和卫生习惯。如果一个男人有一口好牙齿,那就是百里挑一的干净男人。结果,刘欢很快就毫不客气地打了老泰山的脸。刚结婚时,他还每天早晚各刷牙一次,饭后漱口,把自己的口腔打理得清清爽爽,让卢璐甚是满意。

  可结婚才几个月,他就悄悄地把睡前刷牙这个环节给省了。起先卢璐还没留意,等她发现了去问他时,刘欢竟很敢做敢当地告诉她,自己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睡前刷牙了。卢璐颇为光火,拿出了最后的撒手锏——晚上不刷牙,不许进卧室!面对太太的强硬态度,刘欢只得妥协,不过只妥协了一半——卢璐给他规定的刷牙时间是5分钟,她在边上盯着时,他就拿着牙刷上刷下刷、左刷右刷;卢璐稍有懈怠,他把牙刷塞进嘴里转个圈就拔出来了,顶多5秒钟。几次被抓了现行后,卢璐哭笑不得地问他:牙刷都塞进嘴里了,怎么就不能自觉地好好刷个牙呢?刘欢回答:懒,不想刷。

  唯一让卢璐觉得欣慰的是,每天早上起床后,刘欢刷牙还是挺认真的,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一点儿也不懈怠,卢璐忍不住问他为啥早上能认真刷牙,晚上就做不到。他的理由是:早上不刷干净嘴里难受,晚上就没这感觉。反正,从第一次被卢璐抓现行到现在快三十年了,夫妻俩还没把睡前刷牙这个事儿掰扯清楚。

  终于有种神奇的东西出现了——电动牙刷。这玩意只需要塞进嘴里,免除了用普通牙刷时手腕的活动,这下总该找不到不刷牙的理由了吧?卢璐第一时间把它买回家,没想到刘欢依旧不领情,说那东西震动幅度太大,试用过之后,感觉牙齿有酸痛感——但这酸痛感早上从来不出现。总而言之,就一句话——他自己想好好刷牙的时候不酸不痛,自己不想刷牙的时候就又酸又痛。

 

  对坏毛病迎难而上

  换个做太太的,也许对这种屡教不改的先生也就听之任之了,偏卢璐是个特别较真的人,连自家先生的卫生习惯都改造不了,还谈什么夫妻和谐?于是,她继续开动脑筋,要跟刘欢的这个坏毛病死磕到底。不久后,她又从国外引进了一个高科技新产品——智能电动牙刷。这东西可以跟手机连接,并且以短信的方式,一五一十地向手机的主人汇报,它今天被使用了几次,每次使用了多长时间……说白了就是一个会“打小报告”的电动牙刷。

  卢璐将它与自己的手机绑定,每天晚上刘欢就寝前,她都会打开手机看看这个电动牙刷的“小报告”,一旦显示没有使用,或使用时间不够,二话不说,就会逼着刘欢重新去卫生间返工。这种无死角监控似乎是起到了作用,一连大半个月,每晚这个电动牙刷汇报来的数据都让卢璐非常满意。

  可惜的是,这数据竟然也能“造假”!一次,卢璐无意中发现,刘欢在睡前拿着一本书悠哉游哉走进了卫生间,然后按下电动牙刷的开关,任它欢快地空转,自己则捧着书满意地看着。瞅着时间差不多了,关掉电动牙刷,就心满意足地出来了——这东西虽然智能,但毕竟还没智能到可以和人对抗的水平。与卢璐这个口腔卫生大使斗智斗勇的结果是,刘欢的牙终于开始出问题了。又抽烟又喝茶的他,不仅牙齿开始变黄,且牙齿内侧和牙间有了牙石。刘欢这才有点着急了,毕竟他无论是教师还是歌手,这两个职业还都对外形有点儿要求,尽管不必把自己弄成潮男,但一口黄牙也的确是对不起学生和观众。

  他开始着急了,卢璐却开始“幸灾乐祸”了。跟自己唱反调这么多年,把自己的苦口良言当作耳旁风,这下终于知道什么是自作自受了吧?不过,终归是自家人,犯了错误还是要帮他补救的。在询问了父亲后,卢璐给家里添置了一个大件——家庭用洗牙机。没想到有了这“神器”,刘欢又有了偷懒的理由——他自说自话地算了一笔时间账,按照每晚刷牙5分钟计算,一个月是150分钟;如果每晚不刷牙,每月用洗牙机彻底清洁一次,一个月只需30分钟。所以,晚上不刷牙可以节约120分钟,折合两小时,这两小时可以干多少事儿啊?因此,晚上不刷牙绝对是对的。对于刘欢的“歪理邪说”,卢璐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可她依旧不放弃,只要有机会,就一定会在睡前督促刘欢去卫生间老老实实地刷牙,且督促的方式无所不用其极——连挖苦带讽刺、连推带搡,逼他就范,以捍卫他的口腔卫生。这种猫和老鼠的游戏在他们家已经作为每日上演的连续剧上演了30年了,且看这架势,还要继续上演下去……

  一个连睡前刷牙这点小事,太太强调了30年,都改不过来的男人,还能奢望他有什么好的卫生习惯吗?“懒汉”刘欢在家惹太太生气的缺点,当然不止刷牙这么一件事儿。还有,卢璐对寝具的卫生格外讲究,每天起床后,都要把床单拉扯得一点儿皱褶都没有才觉得满意。除了睡觉外,平时不允许任何人坐在床边上,尤其不允许任何人穿着外衣坐在床上,包括她自己。可是刘欢就屡屡突破她的这一卫生底线!

  再比如,卢璐和刘欢都是长头发,而长头发又大多爱掉头发。地板上的头发对于有洁癖的人来说是绝对无法容忍的。卢璐倒是挺自觉,每次梳完头都会仔仔细细地先把梳子上的头发清理干净,再把地上的头发清理干净。可家里的地板上,依然老有长发残留,因为刘欢始终不能像卢璐那样先梳头后清理。这事儿卢璐也唠叨过数落过,可她批评归批评,刘欢听归听做归做,坚持秉承着他的非暴力不合作计划。

  又比如,刘欢是资深烟民,除了爱抽烟,他还特别喜欢搜集烟灰缸。但他搜集的烟灰缸不是当做收藏品,而是当作日用品。每次有了新的斩获,就会随处摆放,走到哪儿烟灰就可以弹到哪儿。于是,卢璐只好每天在家收拾烟灰缸。就这样,他们夫妻俩一个弹一个清,倒也算是配合默契。

  虽然说起刘欢来,卢璐满腹牢骚,但事实上,这对夫妻已经在婚姻里走过了30个年头。对于自己的懒汉先生,卢璐在一番口诛笔伐后,突然话锋一转——其实,对对方一些改不了的习惯没必要强求,谁还没点缺点呢。

  据《好日子》朱陆/文 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