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于谦,一个与郭德纲并生共存十多年的名字,可相比老搭档的曝光频率,于谦却显得颇为低调,就好像相声舞台上捧哏的身份一般,站在桌子里面的于老板很少在公众面前抛头露面,更别提接受媒体采访。或许正因如此,他的身上也就在不经意间被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于谦1969年生于北京,1982年考入北京市戏曲学校相声班学艺,在校期间曾跟随相声名家王世臣、罗荣寿、高凤山、赵世忠学习。1985年拜师石富宽先生。1995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影视导演系大专班。2002年与郭德纲合作表演相声至今,深受观众喜爱。曾参与多部影视作品拍摄,代表作品《九九归一》《天下第一丑》《人虫》《刀马旦》《战狼2》等。

  

  我几乎是不冲妻子发脾气

  据说,于谦平时对妻子特别温柔,很少惹她生气。

  对此,于谦说:“妻子比我小9岁,她19岁就和我在一起了。平时,我像大哥哥对小妹妹那样疼爱她,这么多年,我也习惯了哥哥的角色。再说,妻子很贤惠,让我挑不出毛病。这么多年,她放弃事业为我们持家,我不对人家好,良心上过不去啊!其实,生活中我是个暴脾气。一次,我做饭时往锅里倒油,油还没倒进去,锅却斜到了一边。我放下油壶去扶锅,锅扶正后再去放油,结果锅又歪了。如是三次,让我十分恼火,便把锅摔到地板上,三两下就踩烂了。还有一次,我去柜子里拿衣服,打开柜门正要翻找,结果柜门又合上了,我再打开,柜门仍不消停。我很恼火,找来螺丝刀,三下两下就把柜门给卸了。妻子多次见识过我的暴脾气,不过我几乎是不冲她发脾气的。这么贤惠的妻子,我也找不到对她发火的理由。我觉得,家里要想有好日子,对妻子就得“捧”着过,我家的幸福生活就是“捧”出来的。妻子再贤惠,也有烦的时候。儿子小的时候,几乎都是她一个人照顾。我演出忙,很多时候都是凌晨两三点回家,五六点钟还要赶飞机。回家和她说不了几句话,上床倒头就睡。时间长了,妻子有了怨言。我就拿话哄她开心,甚至下了决心停掉一切演出来陪他们娘儿俩。看到我要动真的,妻子心软了,说:“算了算了,忙你的去吧,你天天在家里守着俺娘儿俩,弄得我跟个罪人似的。男人还是得有事业才行。”我知道妻子的心思,就算演出再忙,我也要和她通个电话,逗她开心。”

  

  炒菜我能做出独有的味道

  岳云鹏的相声里说于谦有三大爱好:抽烟、喝酒、烫头。

  对此,于谦说:“小岳说的三大爱好是为了相声搞笑演绎的。不过我平时确实很喜欢玩,尤其爱养小动物,这样的爱好确实要花不少钱。结婚前,我花钱从没算过,挣的钱不知不觉就没了,花完还得找人借。结婚后,我花钱照样没算过,看中的东西就买,不管有没有用。妻子觉得我这样下去不行,就收了我的“财政大权”,每月只给我一定的零用钱。我没钱花了,再管她要。她问清要钱的用途后,正当了就给我,不正当了就驳回。生活中我那些爱好,妻子也支持。我觉得这样挺好,外人说我怕老婆,我也乐得承认。怕老婆没啥不好,怕老婆家庭和睦。

  我这人爱琢磨,平时在饭店里吃了好吃的菜,回到家就想自己把它鼓捣出来。我不求原样复制饭店的味道,只求做出自己的特色。平时,只要我在家,做饭的事我都包了,就是炒一道白菜,我也能做出独有的味道。妻子开玩笑说,只要我在家待几天,她最大的任务就是减肥。能让妻子和儿子吃得开心,我特别有成就感。有时,我在外演出时间长了,儿子特别想吃我做的饭,再忙我也要赶回去给他们娘儿俩做顿饭。如果是在寒暑假,我又回不去,就让他们娘儿俩坐飞机过来,我找个地方给他们做点好吃的,让他们吃得心满意足再走。”

  于谦和郭德纲合作的相声里,郭德纲经常拿于谦妻子开涮,于谦妻子生不生气?

  对此,于谦说:“我妻子以前也是学表演的,她知道这是表演的需要。现实中,老郭非常尊敬我家人,见了我妻子都是嫂子长嫂子短地叫。相声就是这样一种艺术形式,论道具,相声的道具很少,如何快速地让听众进入设定的场景呢,就要靠挤对捧哏,拿捧哏来说事儿。作为相声演员的妻子,她还是能理解的。我们家与老郭家关系很好,两家聚会时,我妻子还开玩笑说,想跟郭德纲谈谈名誉损失费的事情,那应该是一笔不少的钱。”

  

  人应该多培养些兴趣爱好

  多年来,因为于谦的低调,很多人也一度相信了郭德纲的调侃。但真实生活中的于谦却是个不问世事的人,也有着自己的爱好和追求。演戏,登上了国际电影节的舞台;喜欢摇滚乐,当上了中国摇滚协会副会长;养马,建起了占地60亩的京城豪华马场。相比于老搭档在事业上的追求,于谦的业余生活可谓多姿多彩。

  对于自己的业余生活,于谦说:“我觉得,每个人都有隐私,演员也是人,我们也理解观众,所以平时能公开的事情我们都是愿意去跟大家分享的。中国摇滚协会副会长的身份,这个事其实我也想到大家会比较震惊了。其实,我是不想往外宣扬这个事的,因为前段时间拍《缝纫机乐队》,是个摇滚题材,网友才把这个事挖出来的。说真的,实在愧对这个职位。自己确实从小就喜欢摇滚乐,在台上也总唱,可相声演员用的唱都是一句半句的,不值一提。主要还是因为喜欢,就跟这个圈子接触得多一点,大家就成了朋友,人家也愿意带着我玩,就这么被塞到摇滚协会里去了。小时候,我就喜欢玩,滚铁环、丢沙包,都玩得特别好。现在孩子们玩具多了,但生活反倒枯燥了。我觉得,人还是应该多培养些兴趣爱好,生活需要点调剂嘛。”

  邢大军据《妇女生活》泓仙/文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