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2011年12月31日,在北京某酒吧,同事给柏仁睿安排了一场“相亲”。“她叫曹蓉,是天津外国语大学毕业的,学的应用德语。”同事介绍完就走了。那天晚上,他们两人聊得很投机。

  

  患难中相知

  一个月后的一天,柏仁睿突然起不了床了,右腿钻心地疼痛。该找谁求助呢?他突然想到了曹蓉。曹蓉接到电话,很快就赶了过来,带他去医院看了腿,医生检查后说:“你的腿有了血栓,很危险,严重了会危及生命的。”柏仁睿一脸沮丧地说:“完了,我的快板梦才刚开始,就完了!”曹蓉安慰他说:“别怕,你只要好好配合医生治疗,不会有大问题的。”

  那时,曹蓉在一家做医疗器械的公司当助理,每天下了班后,就来照顾他,给他做饭、洗衣服,别看柏仁睿长得高大威猛,其实胆子很小。在医院里,医生已经给他示范过了怎样往腿上打针,但他不敢给自己打,曹蓉说:“别怕,这个任务交给我吧!”

  一个月后,柏仁睿痊愈了,那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大病,还是在异国他乡,他们全家人都很感激曹蓉。三个月后,柏仁睿就向曹蓉表白了,那天正好是她26岁生日。在他与人合租的房子里,他做了拿手的意大利面,屋子里点满了蜡烛,墙上挂满了玫瑰花造型的灯,“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他说。曹蓉流着眼泪说道:“一开始我们不就说好,只当朋友相处的吗?你不知道,我爸因为有病,已卧床6年了,一直是我妈在照顾,我是家里唯一的孩子,在外求学工作8年,一直帮不上忙……”“爸爸的病不怕,有我呢!”“我以前跟我爸妈许诺过,我不会离开北京的,我会在北京找个焦作的男友,过春节时一起回去,对方的父母也能照顾到我爸妈。”曹蓉说完,就想走。柏仁睿却一把拉住她的手说:“给我一分钟。”说完冲进了院子。曹蓉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过了一会儿,他回来了,手里捧着一大束月季花,包扎得很漂亮,透明的塑料纸是她前天买点心的包装袋,上面印着粉红色的心形图案,大红绸带系成一个漂亮的蝴蝶结,上面插着一张精美的卡片。打开,上面是鲜红的字迹:我保证爸妈在世时,我会留在中国。曹蓉再看他的手,右手的食指正往下滴血,看着他一脸傻笑的样子,曹蓉心疼极了。

  

  背爸爸攀茱萸峰

  2013年春节,柏仁睿随曹蓉回到焦作。曹爸自从生病,行动不便,大多数时间就在家里看电视,柏仁睿就天天推他去附近的公园,把他放在个有阳光地方,再给他打自己新练的快板。邻居都夸这孩子真是孝顺。柏仁睿练完,再让曹爸练习说唱词,并不时地纠正他的发音。

  柏仁睿和曹爸很快就结成了忘年交。那年春节,焦作下了好大的雪。曹爸以前喜欢爬山,他看着外面白雪皑皑的世界说:“如果能去爬一下云台山该多好!”柏仁睿立刻拍了下曹爸的肩膀,说:“走吧,我背你去爬山。”一家人来到云台山,红石峡景区栈道上,几只猴子顽皮地在岩石上做着鬼脸,冰柱垂挂在悬崖峭壁之间,这里就像是一个童话王国。曹蓉笑说爸爸以前最爱爬茱萸峰了,柏仁睿听了就说:“来都来了,不登上茱萸峰对不起爸爸。”

  茱萸峰有1600级台阶。柏仁睿背着曹爸,踩着咯吱咯吱的积雪往上上,曹蓉和妈妈一边一个保护着。曹爸趴在柏仁睿的背上一直在无声地抽噎着。曹蓉为逗爸爸开心,打趣道:“我一直嫌仁睿长得胖,现在看来他还是有把子力气的。”虽然摔倒了几次,但还是到达了观景台。曹爸感慨地说:“我这辈子都没像今天这么幸福过,孩子,过来让爸爸给你擦擦汗吧。”柏仁睿这才发现,自己全身都已经被汗浸透了,凉风一吹,冷得直打寒噤,但心时却异常温暖。曹爸说:“无限风光在险峰,今天咱们爷俩就要好好地合作一把。”片刻间,清脆的快板就打响了……2016年5月21日,一场隆重而又热闹的中式婚礼在焦作举行,柏仁睿和曹蓉终于喜结了连理。

  

  余生我们在一起

  回到北京,柏仁睿又投入了紧张的工作,周末还要去快板沙龙。曹蓉想尽快把父母接来,而柏仁睿觉得还是要先规划一下,两个人为此闹起了别扭。

  其实柏仁睿并没闲着,一个周末,曹蓉刚到家就发现,坐在沙发上的柏仁睿脚上缠着绷带。“你脚怎么了?还缠着绷带,消毒了吗?”她问。“我今天去了我原来住的四合院,有一家朝阳的房子装修得很好,我想爸妈住带院的房子会方便一些,而且我对那里也有感情,就去看了一下。”“看个房怎会弄伤脚?”“都能怪我太呆了,不知从哪儿跑出一只狗对着我一通狂叫,我想用脚把它赶到一边去,谁知它却咬了我一口。”“打狂犬病疫苗了吗?”“还没。”“那走吧,这疫苗是必须得打的。”

  还是原来那家医院,在等着打疫苗时,柏仁睿靠在曹蓉身上,感慨地说:“我们好像又回到了4年前……”柏仁睿就这样一步一步规划着未来的生活,并终于找到了一处理想的小区,复式,靠近医院、地铁、超市、公园。2017年4月,他们正式把曹家爸妈接到了北京,爸妈住楼上,他们住楼下,这已是他们在北京租的第5个房子了。

  柏仁睿还跟一位中医学了按摩,每晚临睡前都会帮曹爸按摩。采访时,他用流利的中文说:“其实我觉得我没做啥,我们在一块儿住,互相帮忙,像一个真正的家庭,我负责在网上买东西,妈妈给所有人做饭,这也解决了曹蓉的一块心病和后顾之忧。”周末,柏仁睿会领着全家人去吃西餐,有时家人也会陪柏仁睿和他的师父吃饭,陪他去录节目。柏仁睿渐渐有了名气,上了一些曲艺晚会,好多人都记住了会打快板的他。他又计划着开家自己的文化公司,把中国快板介绍到国外。

  2017年6月,他们一家人又一起去了趟柏仁睿的家乡,在维尔茨堡举办了一场西式婚礼。如今,回想起两人的相识与相知,柏仁睿还是一脸的甜蜜。

  据《伴侣》 朵灵/文 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