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唱腔委婉悠扬、唱词通俗易懂,演唱明白如诉,富有生活气息,再加上琴音袅袅、锣鼓铿锵,这就是平民艺术——评剧,深受广大老百姓喜爱。今年春节刚过,罗慧琴就开始为她在北京、天津、唐山等地的文化惠民演出东奔西走。“把丰富的精神食粮送到百姓家门口,满足他们的精神文化需求,活跃基层文化生活,让群众有获得感和幸福感,这是作为传承人的责任。”罗慧琴觉得责无旁贷。

恩师新凤霞言传身教
1977年,唐山市京剧团学员班招生,12岁的罗慧琴连过三试顺利进入剧团,开始了学戏生涯。她学的是刀马旦,整整四年都和男孩子一起勤学苦练,刀枪剑戟,唱念做打,打下了坚实的武功表演基础。4年后,唐山评剧团成立,上级决定把罗慧琴那届京剧学员全部转到评剧团。
“隔行如隔山,京剧假声与评剧真声的差别不是一星半点儿。”为了转变原先学的京剧发音,罗慧琴将每月18元的补助金全部用来购买新凤霞等老一辈评剧大家的录音磁带《刘巧儿》《乾坤带》等,反复听,从发声、吐字到归韵、行腔等,一字一句学,终于在一年后,找准了评剧的发声位置。老师们都说罗慧琴声音洪亮、甜美,很像新凤霞,就建议她唱“新派”。
多年的“磨刀”,罗慧琴终于在18岁那年得到了她最好的“成人礼”——挑起《三看御妹》一剧的主角大戏。罗慧琴“不撒汤,不落水”地圆满完成了任务,从此在评剧团站住了脚跟。
1991年,在文化部和北京市政府联合举办的全国评剧青年演员评比展演中,罗慧琴凭借自学的新派代表剧目《金沙江畔》中“抢珠”一折,斩获了优秀演员奖,也因此与评剧旦角泰斗新凤霞结下了师徒之缘。提起恩师,罗慧琴的思绪飘回到了1997年,她被选定参加中央电视台春节戏曲联欢晚会,表演《花为媒》中“洞房”一段。而当时半身瘫痪年逾七旬的新老师获知后,立即邀她赴京,住进家里,一句句点拨,一点点抠戏。恩师的言传身教也让罗慧琴立志振兴和发展评剧,把优秀文化遗产传下去。

“戏比天大”全情付出
2000年,中国评剧艺术节在唐山举办。那一年罗慧琴凭借代表作《香妃与乾隆》获得第23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评剧是以唱功为主,而罗慧琴在创作《香妃与乾隆》第四场“拦马救驾”时,把以前学的京剧武功功底揉了进去,让观众耳目一新。
荣誉的背后是辛酸的付出。《香妃与乾隆》前后改了十几稿,而每改一稿都要重新设计唱腔。一次排练时,罗慧琴不慎扭伤了右脚,脚踝肿得像包子一样,根本穿不进满族的花盆底鞋。为了能顺利演出,罗慧琴打了封闭针,把鞋子剪了个大口子,生生把脚塞了进去,坚持演出,右脚因此落下了旧疾,阴天下雨会隐隐作痛。“戏比天大,有困难必须克服。”
对于用真嗓演唱的评剧演员来说,感冒是最要命的,会影响发声。有一次一批日本客人慕名来听戏,点了罗慧琴的《嫦娥奔月》。谁料演出前一天,她突然高烧38℃,大嗓根本发不出声。为了不耽误演出,她连忙去医院输液退烧。演出时她巧妙地依仗原先学的京剧假声唱功,表演十分成功。
在评剧《红星谣》中,罗慧琴有大段的“跪搓”戏,为了让“跪步”表现得漂亮,她在练功房跪着一遍遍练习,练得膝盖青一块紫一块,夏天都不敢穿裙子。有一次女儿看到后哭着问:“妈妈,你的腿怎么了?”罗慧琴解释道:“想要表演得好看,就要付出努力,为艺术付出代价值得。”
尽管如今已成为评剧旦行领军人物,罗慧琴仍每天坚持练功,参加高频次演出,永不停止在评剧表演上自我完善,精益求精。“惊喜就是在不断付出后收获的果实,停下来就是一场空,所以要不断充实自己。”
为了更好地传承评剧,罗慧琴不遗余力地培养接班人。“评剧的未来属于年轻一代,我有责任把年轻演员带出来,给他们更多的机会和平台展示和历练”,说起徒弟们,罗慧琴满心欢喜。四十多个粉黛春秋,评剧成了罗慧琴的魂和根。四十多年,她塑造了众多不同年龄、不同身份、性格各异的艺术形象,让无数人被评剧的魅力深深吸引,也让评剧根植于百姓心中,源远流长,枝繁叶茂。

冰野据《中国妇女》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