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彭立昭

在我的印象中,吴爷爷的面相总在75岁到50岁之间游移不定。他可不是等闲之辈,能用一碗清水和黄纸上的朱红色的古怪符号治病,甚至更为玄虚的是,他能捶鼓作法,百千排工齐声呐喊,一江的排缓缓前行……
那是1974年春,小泉同学玩“跳天台”时不慎崴脚了。怎么办?赶紧去喊吴爷爷。来了后,他摸摸小泉的脚踝,让小泉趴在讲台上。“放松,放松。”小泉泪水涟涟地看着吴爷爷俯下的脸,嗡嗡地答应着。“打碗水来。”很快,吴爷爷手里便端了一碗水,双目微闭,右手端碗,左手伸出两指,在碗上不停地划动,嘴里念念有词,鼻子也哼起来。喷出水后,又从身上掏出一张黄纸,覆在小泉的伤口上。“痛是不怎么痛了,就是痒,像有蚂蚁在爬。”吴爷爷说,“莫动,痒就好,千万莫乱动,莫把纸弄下来了。再趴一会儿,等我叫你才准起来。”过了一刻钟,吴爷爷喊,“起来吧。”小泉小心翼翼地爬起来,感觉不到疼痛,再去看脚踝,好像没有肿过一样。“回家莫吃辣椒”,说完,吴爷爷自个走了。
从那以后,小泉他们几个就常去吴爷爷家玩耍。吴爷爷很喜欢小孩子,任由他们在门前屋后玩蚂蚁、捉蚱蜢。玩得口渴了,大家就直奔厨房去大陶缸中舀水喝,猛然觉得又过意不去,口里很感激地说:“吴爷爷,等我长大了,就帮您挑水。”吴爷爷说,“那你得想清楚了,扛得动那水桶吗?”
又过了些日子,从县城里来了几个戴红袖章的人,闯进了吴爷爷的家,搜出了一张没穿衣服的人体图,立刻被送到了上面,却被告知是张人体骨骼图。自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看到过吴爷爷。但他那句“那你得想清楚了”的话,常在我耳边回响。在做任何事之前,我就会想起这句话,心中充满了迎接挑战和机遇的豪情,就是无畏。
多年后,小泉成了省作协副主席,他的部分作品还被翻译成法文、英文。近日读了小泉的《水师的秘密》才知道,原来吴爷爷先祖来自上游的苗疆,从爷爷那辈起就定居在水府庙附近。吴爷爷继承祖业,十八九岁就在江上放排,还加入排教。这个教广泛存在于湖南一带,祖师爷是晚清时期的李金鳌。李金鳌之后再无教主,只有靠本领、经验和威望产生的各地排头。排头不但要精通水上一切事务,还要拥有抵御灾祸的本领,这些本领包括医术、武术和来源驳杂的法术。吴爷爷什么时候成为排头,已不可考。反正在40岁之前,他已成为排教中的重要人物。解放后,他想清楚了,下令再不得提“排教”二字,并洗手上岸,才从下河街搬到了我们那里。如今资江的大小支流,到处横跨着水电站,木材都从陆路走。曾经风云激荡、波澜起伏的排运,和吴爷爷一样,消失在了历史深处。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