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提起琉璃,很多人并不陌生,到过故宫的人都知道,那金碧辉煌的建筑群里随处可见琉璃的影子。不论是宫殿屋顶的琉璃瓦,还是在大殿四个檐角上安放的琉璃工艺制作的仙人、走兽,件件都流光溢彩。
      当年,生产琉璃建材的作坊在哪儿?谁是为建设故宫提供琉璃建材的厂家呢?这个问题恐怕很少有人知道。其实,西城区琉璃厂和被誉为“琉璃之乡”的京西门头沟的琉璃渠村便是为故宫烧制琉璃的地方。如今,位于市区的琉璃厂早已成为闹市,难以见到当年琉璃的踪影。距京30多公里的门头沟的琉璃渠村至今却依然传承着古老的手工琉璃制造业。
      门头沟区琉璃渠村自元代1263年起就烧制琉璃制品,距今已有700余年的历史,属于皇家御窑。北京的故宫、颐和园、景山、天坛、北海等古建所使用的琉璃砖瓦和琉璃构件多数是琉璃渠村烧造的。京城的人民大会堂、国家博物馆、毛主席纪念堂、军事博物馆、中国美术馆、北京火车站、北京西客站、民族文化宫等现代国家级建筑上所使用的琉璃制品也都来自琉璃渠。
      2007年,琉璃渠的琉璃烧造技艺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古老的琉璃烧造技艺在琉璃渠村培养出了一代又一代琉璃烧造技艺的传承人,家住琉璃渠的刘成厚便是当代琉璃手艺的传承人之一。

师承“中国吻兽大王”
      刘成厚出身于琉璃世家,1978年进入唯一的国营琉璃瓦厂——明珠琉璃制品厂工作,这个厂的前身是琉璃官窑南厂,他师承素有“中国吻兽大王”之称的赵恒才先生。他一直虚心向老技师求教,并购买了大量的相关书籍,对中国琉璃的历史和制造工艺进行不断的摸索和刻苦的钻研。刘成厚很快掌握了琉璃制作的工艺流程,多年来,刘成厚在琉璃制作工艺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曾多次被邀请参加全国重大古建筑工程琉璃构件的设计和制作工作。
      为了迎接奥运会,刘成厚用了一年半的时间,经塑型、制坯、素烧、上釉、釉烧等二十多道工序,于2008年4月底精心制作完成了一套长1.17米、宽0.2米、高0.5米的琉璃“福娃壁”。这套“福娃壁”的壁身按照中国传统的古建筑照壁的形式制作,由须弥座、壁心、壁顶三部分组成,前后壁心各有五个色彩鲜艳、栩栩如生的奥运吉祥物福娃,两侧是奥运会会徽。“福娃壁”采用了双面浮雕工艺,共用了三十多件彩色的琉璃塑块、十三种釉色制成。为了使这套工艺品具有独特的收藏价值和唯一性,刘成厚于2008年将“福娃壁”模具销毁。
      2000年,刘成厚还用了4年的时间,成功制成了一套长5.0米,宽0.5米,高1.2米的琉璃九龙壁,这套九龙壁是他按照北海九龙壁的1:5的比例尺寸制作的,由600余块彩色琉璃塑块拼砌而成。九龙壁正反面各塑有九条巨龙,虬爪利牙,翻腾于波涛汹涌的云海之中,每条巨龙独具神韵、造型生动、栩栩如生,具有极高的收藏和观赏价值。

弘扬琉璃艺术文化精髓
      近年来,刘成厚大胆借鉴了瓷器、木雕等工艺品的外形和制作工艺,不断地摸索和实践,开发出了许多新的琉璃工艺品种。经他设计烧制的琉璃制品除了“九龙壁”和“福娃壁”外,还有京都瑞兽、琉璃挂件、将军罐、如意双耳尊、梅瓶、双耳尊、花觚、赏瓶、象耳方瓶、葫芦瓶、笔筒、绣墩等众多品种,许多工艺品均属于他的独创。
      刘成厚现在成了忙人,他曾多次到外省市,扶持当地筹建琉璃制品厂并进行技术指导,还参与一些国家重点古建的设计维护工作。2010年,刘成厚又成立了北京琉璃渠成厚琉璃艺术工作室,这是一个集展览、科研、设计、制作、销售、传承于一体的民营企业。工作室附设了一座琉璃博物馆,内藏有明、清、民国时期的各种琉璃瓦、琉璃构件、琉璃摆件两百余件,还有用坩子土制作的民国时期琉璃渠村古窑遗址砂盘模型等藏品。
      刘成厚在琉璃渠村古窑遗址上创建了全国首家私人琉璃博物馆,弘扬和展示皇家琉璃艺术的文化精髓。如今,他又有了新的琉璃梦,在他的琉璃博物馆中,特意配备了一批制作琉璃的工具,并准备通过朋友购买一台烧制琉璃的电窑,为他的博物馆创造一个学生学习制作琉璃的环境,让琉璃艺术世代传承下去。
 据《北京纪事》 郑永/文 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