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陈鸿年


      北平三月里有个庙会,就是蟠桃宫。这个庙在哈德门外,东便门里,把着桥头儿。庙并不大,前后只有三层大殿,全部构造,虽说不上雄伟壮丽,尚不失为娇小玲珑。
      蟠桃宫是每年从三月初一,开到初五,初三是正日子。庙的本身虽并不大,可是每逢庙会之期,从哈德门能热闹到东便门,庙后头方面,能热闹到东铁辘轳把大街。北平到了三月天,已是人人一袭袂衫。春风习习,正是暖风吹人欲醉时候。河岸绿柳,已抽柔条。空地上的青草,却冒出绿茵茵的头儿来了,一年一度的蟠桃会,却也正是踏青季节。蟠桃宫庙虽不大,可是有四条线,使这座庙的会期,每年都车水马店。盛况空前,红男绿女,若万流之归壑,比其他庙会,都来得热闹!
      庙前有一道河,原本是内护城河。从前每到二月底,必从玉泉山,放下一泓清水,使这道河,不但清洁起来,而且两岸垂柳,平添无限景色。出哈德门,到庙前,从后河沿儿走,也不过里把路,可是庙期,已有画舫代步,坐小船,逛庙会,亦极写意事也!赛马的地点,是在庙后,越过一个高坡,从虎背口往东。不到铁道,有一条平坦的大道,南边就是卧佛寺。赛马就在这个地方。每到庙期,这儿两边早搭起茶棚来了,以便招揽顾客。这条赛马的跑道,也早是黄土垫平,净水泼洒了。跑道两旁,高坡儿之上,都是供人参观的地方。
      从前每逢蟠桃宫庙会,参加跑马的,如京戏大王谭英秀堂家,同仁堂乐家,海张五家,热河汤家,一匹匹的好走马,纷由“马把式”牵来,刷得晶光,吃得肥胖,尾巴上系着红绿绸子,脖子上挂着小响铃儿,绣花缎子马鞍、白铜镫,黄绒丝缰,各种颜色的马都有,一匹比一匹可爱,一匹比一匹英俊。北平大概是倒血霉了!它经过日本人八年的占领,尽吃混合面,搞得民不聊生。拿蟠桃宫说吧,昔日跑马的跑道,早都盖上贫民窟了。一道碧绿的河流,已沧海变成桑田,早已没有水了。 
 据北京电台《徐徐道来话北京》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