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自入行以来,刘涛成功塑造了形形色色的经典人物形象,无论是古装剧《天龙八部》里美丽动人的阿朱,武侠剧《琅琊榜》里柔中带刚的霓凰郡主,历史剧《芈月传》里手段狠厉的深宫王后芈姝,现代剧《欢乐颂》里高冷睿智的海归高管安迪,她总是能准确拿捏不同人物的特征和精髓,也赋予了每一个角色特有的灵魂,而一向走“贤妻良母”路线的她近年来也转变风格,实现了从“小女人”到“精英女”的角色跨越。优秀的演员并不会拘泥于一种影视风格,被粉丝叫惯了“霸气涛姐”的她,在北京卫视热播剧《我们都要好好的》中甫一登场,就给了粉丝一个“惊喜”,暂别“女王范儿”的她此番回归“荧屏小女人”,别样出演了一位经历婚姻重创后直面现实回归职场的“抑郁主妇”。
      《我们都要好好的》在北京卫视开播以来便取得了优异的收视成绩和良好的口碑,网络上围绕“丧偶式婚姻”“环保式生气”“主妇抑郁症”等话题一度引起热议,网友纷纷表示这部剧直戳心坎:“现实婚姻无非就是这样,我拿起砖头无法抱你,放下砖头无法养你。”也有人对刘涛在剧中的精彩表现大加赞赏:“演技在线!演得太好了!寻找跪在地上找药的情节真让人揪心。”近日,刘涛接受了北京卫视的独家专访,聊起了《我们都要好好的》台前幕后精彩的创作故事。

“寻找像是一个需要光的黑洞”
      在刘涛看来,失去婚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婚姻中迷失了自我,“寻找跟安迪不同,对于像她这样一个完全脱离了社会,没有工作,甚至没有社交圈的人来说重新回到职场是很困难的,但她做到了,她成功了。”从洗衣做饭的“抑郁主妇”,到“中年职场实习生”,再到独当一面的时装编辑,寻找的蜕变并不止于身份的变化,她认为更重要的在于人物的成长和心理转变:“寻找从一个完全不自信的状态走出来,重新踏入社会,一点一点去拼搏、奋斗,然后重新找回了自我。”
      时隔六年重返职场对寻找来说是非同寻常的挑战,而饰演这样一个身患抑郁症的家庭主妇对刘涛来说也是一次全新的体验,自开播以来网络上充满对她演技的正面赞评:“刘涛这一次对丧偶式婚姻里的角色把控真的很到位,一看就是查过很多有关抑郁症的信息,演技一直在线,我不得不服。”对于角色的深剖与付出也让观众有目共睹,她用“需要光的黑洞”来形容最初的寻找:“能帮她的人只有她自己,勇敢地去追寻那束光,其实很多得了抑郁症的人到最后要靠自己来慢慢恢复,去平衡心态、接受他人。”而这次,把握人物内心也成为刘涛最为关注的部分,“当你尝试去理解这个人物的时候,她就会在你心里。寻找的内心很孤独,如何找到她的心理状态就是关键。别人很难走进他们的内心,他们也不想过多地表达,因为觉得没有人能够真正理解自己的。”

坦言“婚姻最重要在于理解和让步”
      现实的婚姻生活中,很多夫妻因为站在不同的角度思考问题,才会产生所谓的隔阂与分歧,寻找和向前(杨烁 饰)就是很多家庭的缩影。“人们在奔赴理想的路上丢掉了彼此,也丢掉了自己。在外奔波的人认为在家待着的人永远无法理解自己的辛苦和压力,而在家待着的人却认为对方不够关心自己。”对于剧中男主外、女主内的相处模式,刘涛也分享了自己对于婚姻与家庭的看法,“家庭是彼此一起的,无论什么样的模式都是为了这个家更好,婚姻中应当有一个合理的分配和沟通方式,而其中最重要的是双方之间的理解和让步。”
      “我特别喜欢大家对戏的时候,有任何想法第一时间可以一起讨论,不要有芥蒂。”片场的刘涛没有任何距离感,探讨剧本间隙,她还经常会给大家分发各种美味的小零食,在剧中扮演她儿子的张艺瀚亲昵地称呼她“涛姐”,其他演员也纷纷称赞:“涛姐很好接触,会像大姐姐一样,经常‘投喂’大家。”对此她也表示:“我就喜欢照顾人,喜欢买东西给身边的人。”

连轴工作自称“旋转陀螺”
      从2015年的《琅琊榜》《芈月传》《欢乐颂》,到今年的《我们都要好好的》,再到即将登陆北京卫视的《大宋宫词》,刘涛似乎一直活跃在荧屏上,很多人眼中高产高量的她近五年来每年只接拍两部戏,但每一部作品都堪称经典。一旦工作起来,她便会全身心投入到其中:“我朋友都说我是铁人三项,工作起来可以连轴转,像个陀螺一样一直转。”但她平时也会适当放空自己,回归生活、享受生活。“作为演员来讲,其实所有的养分都来源于生活。”在她眼中,“减产”并不意味着全身而退,反而是工作与生活两者间的合理平衡,她也正享受着这样一种工作状态和生活节奏,没有刻意想要去挑战某个角色,而是静心等待着好剧本,“遇到特别吸引我的故事就想去尝试。当不拍戏的时候,你不可能没有生活,没有生活,演的东西会干枯的。”
      “积极,乐天,精力体力都好”是刘涛对自己的总结,在部队的经历让她养成了独立自主、吃苦耐劳的个性,《花儿与少年》中事无巨细的她更是给观众留下了“全能手”的印象,听到这样的称呼,她坦言:“我从来都是这样的,可能我注定天生就是个操心的命。我的朋友特别喜欢跟我出去,跟我出去什么都不用带。”她坦言这是自己从小到大的天性,也与之前从军的经历有关,“我喜欢把准备功夫做足,我会担心我要去哪儿,在那儿会怎么样,我需要带什么,我要跟谁去,那她平时需要些什么,我要不要帮她带一些,就是这样。”
□本刊记者 张琳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