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中国共产党党员、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一级导演、中国影协理事、中国动画学会副会长、国际动画学会(ASIFA)会员、中国剪纸动画创始人之一、柏林国际电影节短片银熊奖获得者、《葫芦兄弟》导演胡进庆同志,于2019年5月13日下午三点零二分因病医治无效去世,享年83岁,他的离去,令很多网友十分伤感。

 

明信片引起的回忆
      胡进庆,1936年生,江苏常州人。1953年于北京电影学校动画专修科毕业。后入上海电影制片厂美术片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任造型设计、动画设计,参加了《骄傲的将军》《渔童》《金色的海螺》《人参娃娃》等近40部美术片的摄制。
      胡进庆对艺术执着追求,是创建和发展中国剪纸动画的功臣之一,曾与“三万老”之一万古蟾等共同创研了中国第一部剪纸片《猪八戒吃西瓜》,后又发明了“拉毛”剪纸新工艺,从而摄制成功了水墨风格的剪纸片,极大丰富了美术片片种。剪纸片是美术电影的一种独特的艺术表现样式,汲取了中国民间皮影、剪纸、窗花等艺术元素,以多样的艺术风格、夸张的动作表演和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在美术片中独树一帜。上世纪80年代末,胡进庆导演的剪纸系列动画片《葫芦兄弟》问世,其形象活泼可爱,至今都为人津津乐道。
      如果不是2009年,某豆瓣网友发起“给葫芦娃爸爸寄张明信片”的活动,胡进庆老先生多半还会安静地生活下去,活动发起后仅一天时间,就有3000多人参加,有不少国外的网友都寄出了明信片。
      这些记忆被记载在雪片般飞来的贺卡里:一位芜湖的“80后”女孩说,自己现在还会不时哼起“葫芦娃”的旋律;一位深圳的幼儿园老师在努力把片子介绍给班上“00后”的孩子们;甚至,一位没有留下姓名的人写道,这部动画片,是自己五年级的时候和同桌小玲“手握着手看的”,“那年有很多美好的时光”。

预算有限却精益求精
      1984年,美影厂计划将小说《十兄弟》改成动画片。但总投资金额只有6万元,预算十分有限,胡进庆作为导演,只好把原著中10个形象各异的人物,砍到只剩7个,甚至连外形都不做改变,只变了衣服的颜色。而众多反面角色,包括“皇帝”、“卫兵”等也简化为“蛇”、“蝎”两个妖怪,动画场景也从富丽堂皇的宫殿变成简陋的山洞,这就是《葫芦兄弟》的来源。
      你可能想不到,陪伴了我们整个童年的《葫芦兄弟》,其实只有13集,但就是这13集却足足拍了两年之久,这是因为《葫芦兄弟》的拍摄过程很复杂。
      如同皮影戏一样,工作人员要先把人物剪成有活动关节的纸片,再在大的背景图案上摆出不同的动作,然后一格一格拍下来。13集的动画片需要几千个场景!现在的动画制作已经很难想象纯手工年代的复杂,动作和背景层的每次变化,再微小都要做好标记,稍有差池就要重新来过,老艺术家们的用心良苦和对艺术的执着,终于成就了一代经典。
      《葫芦兄弟》正式播出后造成轰动,几乎每一家地级市的电视台都购买了动画片的播放权,录像带、VCD的销售超过了100万张,荣获“埃及开罗国际儿童电影节三等奖”、“广播电影电视部优秀影片奖”、“第三届中国儿童少年电影童牛奖”等等。
      《葫芦兄弟》的爆红并没有改变胡进庆老先生的生活,深藏功与名的他依旧默默地创作剪纸动画。他十分谦虚地回应:“葫芦娃呢,靠点情节,靠点你们这一帮小朋友捧场,主要是靠你们。”
      在制作上,他也从不独享荣誉。“《葫芦兄弟》是在艰难时期,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制作名单里“墨犊”、“进庆”其实都是指胡进庆老先生。为了不造成名单里都是自己名字的尴尬,他要么使用笔名,要么去掉姓氏,他从不推崇个人的荣誉,希望观众把掌声送给葫芦娃,送给制作团队,而不是自己。

是美影厂的“得奖专业户”
      1962年起,胡进庆担任剪纸片的导演、美术设计和动作设计工作。先后导演剪纸片《小林日记》《淘气的金丝猴》《丁丁战猴王》《鹬蚌相争》《草人》《葫芦兄弟》《葫芦小金刚》和编导美术片《螳螂捕蝉》《强者上钩》《斗鸡》《雪狐》等。不少影片在国内外赢得了众多荣誉,因而胡进庆也被誉为美影厂的“得奖专业户”,为中国的美术片走向世界作出了应有的贡献。其中《淘气的金丝猴》于1982年获文化部优秀影片奖;《鹬蚌相争》于1983年获文化部优秀影片奖、南斯拉夫萨格勒布第6届国际动画片电影节特别奖、加拿大多伦多国际动画片电影节特别奖,1984年获第四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美术片奖,特别是荣获第3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短片银熊奖;《葫芦兄弟》(第三、四集)于1989年获广播电影电视部1986~1987年优秀影片奖、第三届中国儿童少年电影童牛奖。
      胡进庆创造了许许多多经典可爱的动画形象,为一代又一代人留下了美好的童年回忆,为美影厂的辉煌,乃至中国民族动画电影事业的发展和繁荣,作出了重要贡献。网友们留言,怀念他:“谢谢胡爷爷,让我们认识了葫芦七兄弟,那些和小伙伴们一起讲故事,在头上绑小葫芦,争当会隐身的六娃,痛骂坏心肠的蛇精和蝎子精,为穿山甲流泪,为小蝴蝶惋惜的童年岁月,早已离已经长大的我们远去,但这些温暖的记忆,将会一直在我们心中珍藏!”
据中新网、新华网等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