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辑里湖丝经纶天下,淤溪莲种福被苍生。”辑里湖丝,因产于浙江省湖州市南浔镇辑里村而得名,清朝时,一直是帝王的御用品。在辑里村一间木屋内,国家级非遗传承人顾明琪坐在一台老式木质缫丝车前,随着右脚在踏板上有节奏地踩踏,一根根细如牛毛的蚕丝被缓缓拉出。
      “我今年已经74岁了,不想这门手艺就这样失传。”提起这项自己几乎为之投入一生心血的辑里湖丝手工制作技艺,顾明琪有着说不完的话。

当年“盛景”不再
      顾明琪8岁便跟着父母学习辑里湖丝手工制作技艺,为此没少挨打,“那时候年纪小,根本坐不住。”
      “缫丝”工作既繁重又紧迫。据顾明琪回忆,儿时没有烘干技术,家里蚕茧化蛹后只能不分昼夜地缫丝。搭丝灶、烧水、煮茧、捞丝头……所有程序必须在一星期内完成。这样抽出来的丝,细、圆、匀、白,一根丝能穿起8枚铜钱。“其他的蚕丝,只能穿三四个。”顾明琪说,辑里湖丝一个蚕茧缫出来的丝,最长可达1400米。
      然而,曾经无比辉煌的辑里湖丝,随着机械化缫丝技术影响,也面临着难以为继的窘境。手工缫丝技艺被大规模的机器缫丝所取代。“机器缫丝效率高,丝粗细均匀,企业更愿意用。”顾明琪想起儿时,辑里每家每户都养蚕,用老式缫丝车抽丝。如今,当地“无不桑之地,无不蚕之家”的景象早已不再。

历史在此活化
   与辑里湖丝打了一辈子交道,桑蚕发出的味道,早已成了顾明琪戒不掉的一种眷恋。他说,舍不得这项老底子技艺就这样消失。
于是,当村里人将木质缫丝车当柴火烧时,顾明琪却埋头向老师傅拜师学艺,直到熟练掌握传统缫丝的全部技艺。
  “我记得很清楚,那个时候大家都已经不用这门手艺了,怕别人笑话我‘老古套’,我特意把学习和研究的时间放在晚上。”顾明琪说,一到晚上,他就点一盏煤油灯,悄悄用学到的方法,自己琢磨。
      他自掏腰包在村里四处搜寻从前村民养蚕用的蚕匾、蚕抬(蚕架)等传统工具,目的就是还原辑里湖丝传统制作技艺的原汁原味。顾明琪说,蚕宝宝很娇贵,不仅对水质、气候、环境的要求很高,特别是当蚕茧化蛹后,就要不分昼夜地缫丝,所有的程序必须在一个星期内完成,不能让蚕蛹“破茧成蝶”,否则蚕丝断了,损失就很大。所以缫丝期间,一天只睡两三个小时是常有的事。
      如今顾明琪还保留全村唯一一台木制缫丝车。顾明琪说,要想手工制丝,必须要用到这种木制的缫丝车,当年家人也曾想和其他人一样,把这台缫丝车当柴烧了,是他偷偷藏在草堆里,这才被保留下来。
      手工制丝很辛苦,脚要不停地踩,特别是在学习阶段,一干好几个小时是常有的事。有时为了钻研一个细节,他甚至会花上一整夜的时间。尽管很辛苦,可是顾明琪从来没有一声埋怨。经过几年的钻研,他终于熟练地掌握了辑里湖丝从种桑、养蚕到缫丝的全部技艺。辑里湖丝制作技艺被他完整的保留下来。
但在现代化生产的冲击下,这项传统技艺又该怎样保护?顾明琪左思右想,决定以文本、图片、影像等形式把其完整地记录下来。
2014年,顾明琪开始对《辑里湖丝手工制作技艺》进行编纂,对多地进行考察、调研,收集了大量图片和历史资料,共计5万余字。

为传承各尽其力
      2010年,辑里湖丝手工制作技艺入选第三批国家级非遗名录,再度引起世人关注。
      自那以后,一拨又一拨的人慕名而来,到顾明琪家中参观辑里湖丝制作技艺,有的还专程请他带工具上门表演。
      每每遇到这样的要求,顾明琪从不计报酬,爽快答应。他告诉记者,每次表演,都是一次宣传。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重新重视这门传统手艺,怎样把它传承下去,成了顾明琪思考最多的问题。
      “虽然这只是一门手艺,赚不了多少钱,但毕竟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宝贝。”顾明琪说,他不仅要让辑里湖丝制作技艺传承下来,还要想办法让它再现辉煌。
      在顾明琪看来,要实现这一点,仅靠一个人的努力远远不够,应该寻求多方合作。
      “即使没法达到曾经的高度,但也希望能另辟蹊径,使其得以传承和延续。”顾明琪说。据中新网 施紫楠/文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