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这种帝都子民的大气,自然会体现在言谈话语之中,比如在北京土话里用“大”的词儿就非常多:“大拿”、“大腕”、“大手笔”、“大买家”、“大行市”、“大马金刀”等等。还有那个非常有名的“爷”字,也许只有北京人才敢有这种称谓。
大量的北京土话也能体现出这种大气。比如,北京人管东西便宜叫:“这东西秀气。”管东西价高叫:“您真看得起我。”由此可以看出北京人说话的底气来。
蕴含着达观和明理的包容性。由于北京自古以来就是移民城市,这里汇聚着天南海北的人,包括外国人。人们在交往之中,必然会使不同的语系、不同的方言土语发生碰撞,但作为城市的主体语言,不同的群体会在语言的碰撞中,感受到北京话的包容性。这种包容就像北京这座城市对外地人的吸纳一样,任何人都可以在这座城市找到自己的位置。
虽然北京话是主体语言,是根儿,但它所具有的包容性,会使不同语系的方言纳入自己的可接受的范围,并为我所用。
从北京话里,我们可以找出许多各地方言,包括少数民族语言和外来语,比如:胡同、猫腻、咯愣瓣儿、埋单、得瑟打的、搂西、拜拜,等等。
平铺直叙的大白话。北京话是接地气的语言,它扎根于帝都文化与市井文化相交融的沃土,脱胎于质朴纯真的百姓口语,所以许多词语毫无雕饰性和晦涩感,由于字正腔圆,带有京腔京韵,显得非常生动,又明白易懂。为什么普通话以北京话为标准发音?语言专家是经过反复论证过的。
北京人的性格豪爽真率,说话喜欢直来直去,讨厌虚情假意,说话来回兜圈子,也腻歪酸文假醋,装腔作势。北京人认为待人真诚,就要袒露胸襟,说话不掖着藏着,所以崇尚真情表白。因此北京话多以大白话的方式来体现其意的,例如北京话里的动词“打”,很平常的字,组合成了许多词语:“打镲”、“打水漂儿”、“打眼”、“打喜儿”、“打游飞”、“打远儿”、“打脸”、“打歇儿”、“打哈哈”、“打的”等等,都是很直白的话。
京味儿作家在创作中使用的京味儿语言,其实就是大白话,这种抛弃华丽的辞藻,直白的叙述语言更接地气,仿佛是在同读者对话交流,让人读之倍感亲切。这大概也是北京话的魅力所在。
语言诙谐幽默,腔调风趣活泼,这是北京话招人喜爱的地方。许多外地人对北京人说话的感受是逗,贫,好玩儿。是的,为什么相声、小品、大鼓等多种引人入胜的曲艺来自北京话?就因为北京话幽默,而且有灵动感,看似寻常,含义深刻,耐人寻味。
您只有弄清楚北京话的这些特质,才能真正理解北京话,也才能说好北京话。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