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董 岩

 

哥们老何一边开着车,一边跟我说:“我就只剩眼前的苟且,假期整天陪着闺女,平时上学时,周末也必须陪着她,其他的理想、诗和远方就不想了。”小何玩着手机,眼都没抬一下,怼回去:“你可以不陪着我啊!我愿意跟同学去逛逛街。”老何贱嗖嗖地说:“你还没到18岁,我不管你不是犯罪吗?”小何不再说什么,只顾刷着偶像的信息。14岁的大姑娘,心中都有个偶像,她喜欢的是郭德纲云字辈的小徒弟。说相声的?现在的孩子口味可真是不一般。老何说,上个月闺女追着这个相声演员到北京德云社听相声,这个月又在苏州买了他演出的黄牛票,票价翻了好几番。小何不以为然:“我这票买的便宜,再翻一番也有人买。”
演出那天,老何开车过江,送闺女和老婆到苏州看演出,他在外面等。老何不是掏不起这票钱,他觉得不值:“咱就是干这个的,这么被骗,我有点不甘心啊。”
老何并非抠门儿,他的专业是广告和市场营销,从TFBOYS大火,一个月周边产品可以卖1个多亿,他就知道粉丝经济最好的时代来了。只是看见自己闺女为追粉买单,他有些不甘心。别说小何是个案,闺蜜的女儿萧萧,也是文创产品的忠实消费者。闺蜜说,女儿一抽屉的无印良品的学习用具,热衷于收藏某日本品牌的盲盒娃娃。一个娃娃价格不贵,69元,但想凑出一套,基本是痴人说梦,在同样的包装下,你根本看不出来,里面是哪一只娃娃。所以,每次萧萧都站在柜台前,拿起一只盒子摇,凭着手感和想象,选择娃娃。“这个小娃娃卖的是人的赌博心理。”闺女的爱好闺蜜不支持,也不反对,只告诉她用自己的零花钱买,别找我要钱。
最近大火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也适时地推出了影片系列官方授权手办。上线后获得用户的一致好评,3小时破百万大关,短短三天内突破380万,刷新多项纪录,不少影迷表示看完电影想要买手办和周边,还在催促商家快点出产品。理性的人看来,188元一个手办,PVC的材质,塑料卖出了银子的价格,值吗?
对于热爱的人来说,值。小何追看完相声专场,在朋友圈对偶像表白了一番:我想一直陪你站在,你最热爱的,永远属于你的一方舞台。我们的故事,还要继续长长久久说下去,到时候,您可要等我呀!
您看,痴迷的小姑娘肯定会追着偶像全国各地跑,出国也是有可能的,她得到的和付出的怎么能用钱的数值去衡量?每次进商场,萧萧还是被那个有魔力的“盲盒”吸引,过去摇几下,被老妈拉走,一脸舍不得。一套哪吒手办,你觉得贵,想要收藏全套的影迷还觉得缺了成年版的哪吒,是遗憾。这把衡量价值的尺子,在每个人自己心里。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