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本期沙龙主题:幸福。
知乎上36个神问答、被沙龙兄弟姐妹们戏称为“36计”的第21计。

第21个神问答:
问:什么样的人活得最幸福?
答:不攀比的人。

本期主题有些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本尊不开口,外人怎么判定人家幸福不幸福?幸福不是个人体验吗?如何得出的“不攀比”的结论?通过比较吗?涉及哲学、心理学,思辨的坑太深。咱们还是直接杀进滚滚红尘吧,品烟火味儿,讲身边故事。
这次我们来说说几位老人家的故事。
闺蜜发我一篇关于朱光潜先生的文章。她不定时会给我分享,从来不带评说,每次发过来,像是考我,言外之意:能找到和我共鸣的点吗?其实,从来不玩微信朋友圈的她,发我就是预期我可以和她共鸣。事实也往往如此,我读过之后,俩女人会有会心的交流。
朱光潜老年的黑白照片:一头白发,朴素旧裳,老年斑赫然,笑意开怀,眼神透彻,瞬间神态写满老人面对学问一生至死不渝的郑重。而“此身、此时、此地”,正是朱先生终生恪守的座右铭。
1986年3月6日,中国现代美学奠基人朱光潜在北京病逝,终年89岁。在他逝世的前3天,他神志稍许清醒,趁家人不防,竟艰难地沿梯独自悄悄向楼上书房爬去。家人发现急来劝阻,他嗫嚅地说,要赶在死前把《新科学》的注释部分完成。
和朋友们聊起这个细节片段。一位朋友直言:“家人不应该劝阻啊!要是我,我也宁愿死在我爱的工作中,这是幸福。并不是看淡生死,而是知道死亡将至,更看重的事需要完成。”
采访过97岁一周出诊四个上午的大医,还有93岁依然伏案工作的科学家,他们好像特别幸运:肥胖、疾病、焦虑等,仿佛都在他们那里缺席了。他们以耄耋之年呈现给世人的,是孜孜以求的乐趣、神清气爽的体态。看上去,生动又幸福。
看看这些老人家的精气神儿,若非要论幸福,这些近百年的人生,更有说服力吧?
那问题来了,这些被我们识别出的幸福,真的如神问答的答案,因为他们是不攀比的人吗?
攀比,应该有比较项。比如,97岁大医年轻丧夫,要和家庭和美比较;93岁科学家不要国家给的大房子,要和北京一路狂飙的房价比较;89岁的朱光潜先生临终心念治学,要和颐养天年的老人家比较。
但是,关键点出现了:他们貌似没有这个比较概念,或者说俗世标准在他们那里根本不存在。他们有自己坚如磐石的价值体系,纯粹、强悍,如金钟罩、铁布衫,拦住了世俗种种比较项,心无旁骛活出了浑然天成。
此身、此时、此地,愿我们都有自己的浑然天成,那是幸福。
(朱子)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