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彭立昭

双胞胎杜鹃和啼雪长得黛眉杏眼红嘴唇,水灵灵像画中人。她们的家——滩头,如诗似画。色纸、香粉纸、年画并称“滩头三绝”。滩头产有“独家”粉泥,含多种天然营养物质,做出的香粉纸,深受女性喜爱。数百年来,滩头的祖祖辈辈以纸为业,家家户户都是手艺人。杜鹃和啼雪已经在这个“纸都”里沉醉了十八年。
小满节那天,杜鹃将阿爹从山上砍下来的嫩竹,用刀削去竹青,劈成长约六尺、宽约一寸的竹料,捆扎浸泡在石灰水中。吃早饭时,没见着啼雪身影,猛然想起昨晚啼雪跟她说了好些摸不着头脑的话。“多美的风景、多浓的诗意也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当衣穿。孤寂的山村生活太寂寞、太单调了……”杜鹃知道,啼雪从小就有攀比之心,再漂亮的裙子也满足不了她对山外生活的向往和热爱。年复一年地干着那几个流程古老、繁褥、原始、怪诞的工序活,其实杜鹃也曾想放弃。半年后,啼雪才来信。里面一张她和男朋友在繁华街上骑摩托车的相片,流露出“山登绝顶我为峰”的小自得。
傍晚,杜鹃在熟悉的宽仅米余的石板老街驻足、徘徊,忽然传来一阵悦耳的口琴声,她心里一阵惊喜,雀鸣回来了。确实是,他从部队转业了。杜鹃心里明白,雀鸣的心里只有啼雪。月光如水的河边,他吹着琴,失望且哀伤。三年后,杜鹃和雀鸣一对佳人入了洞房,他们做的“双面紫纸”远近闻名,赋予了手工纸新的生命。
2014年我回老家时,听闻滩头手工抄纸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便专程从县城乘车20公里赶到滩头古镇。雀鸣正赤脚在踩料,一次次地跳起来,再用脚板死劲地将竹料踩烂成浆,起出来后挑回倒在抄纸槽屋那粗糙多棱的竹床里,竹床系用竹子破开成一指多宽的竹片编成,像锋利的刀刃,但神奇的是,竹片没扎伤他的脚。他笑言,有“天上仙人”指路呢。不多久,一张张纸便在槽桶旁的架板上累积成湿淋淋一大叠。
“爹爹亲我。”一小男孩飞奔过来叫唤着。“好嘞,找你妈妈去。”孩子听话,一转身走了。入后院,全是抄制的竹料古纸,规格齐全、琳琅满目。此时孩子妈杜鹃正在焙房边做着技术含量高的细致活儿——用棕刷子把纸一张张刷贴到焙房墙上,娴熟的技艺令人震撼。她笑,“这一诀窍乃‘天上仙人’指路。”也许,他们的幸福,一切均是“天上仙人”指路!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