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李雄峰

赛琳和凯琳姐妹俩要来担挑儿家做客了,担挑儿又兴奋起来。可是他12岁的儿子、我的外甥毛球儿却很“纠结”,操着已经不太流利的汉语对我说:“我喜欢和她们玩儿,可爸爸非要让我以后和她结婚,那个小的!”
有时候,大人之间的玩笑话,孩子却听认真了。
赛琳和凯琳是担挑儿的朋友、一对挪威夫妻的两个女儿。“姐姐赛琳很文静内向,妹妹凯琳很开朗活泼。”担挑儿说,“我尤其喜欢凯琳,每次见面都和毛球儿玩的非常开心。我和凯琳的父母还真有心给俩小孩子定个‘娃娃亲’。”
然而,毛球儿的纠结也有他的“道理”:小姐俩儿是挪威人,自然讲挪威语,不说英语,母亲虽是华裔,能讲汉语,可姐妹俩能听懂却不能说;毛球儿在美国这边生活也五六年了,英语溜溜的,可早年我教给他的汉语,已经“退化”到了外人听不懂的地步。同时,他还不懂挪威语……怎么交流啊?我的好奇心一下子爆棚了。
孩子们见了面,自然欢实,毛球儿也没有因为内心的小纠结而慢待了两位小妹妹。三个小孩子一起开心地在泳池里玩耍,在庭院里追跑,在屋子里联网打游戏……这天,几位大人带着三个孩子去当地的一家很有名气的游乐场玩。在玩翻滚过山车项目的时候,毛球儿在仔细帮两位妹妹按要求扣好安全装置之后,自己才坐到座位上。那份细心,让大人们都夸他真是个小暖男。无独有偶,当激流勇进的快船伴着被水打湿衣裤的人们尖叫声停下来的时候,小凯琳竟伸出一双小手,攥住毛球儿被淋湿的衬衫衣襟,使劲地拧着浸在他衣服里的水,那份体贴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晚上,大人忙活着做得了饭,招呼孩子们吃。凯琳依旧坐在毛球儿的身边,可能是我这个陌生的大人在的缘故吧,凯琳一下子变得腼腆起来。我打着手势,和缓地对凯琳说:“凯琳,吃——饭——了。”小姑娘只是微笑着,时不时地看一眼毛球儿。一个念头浮出脑海:何不让凯琳讲上一句汉语?可尝试了几次都没“得逞”。我急中生智,转向毛球儿对他说:“毛球儿,你对凯琳说:凯琳,吃饭了。”毛球儿点头,认真说:“凯琳,吃饭了。”我赶紧又转向凯琳:“凯琳,你也对他说:毛球儿,吃饭了。”终于,凯琳鼓起了勇气,用很生硬但听上去却还清晰的声音说道:“毛球儿,吃饭了。”“哇塞,凯琳你太棒啦!”在场的大人加上毛球儿都给凯琳送上了鼓励的掌声……
吃过饭,毛球儿和凯琳盘腿坐在屋里的地毯上看动画片,那场景十分的温馨——一个讲英语,一个讲挪威语,看着听不懂的日本动画片,竟无半点违和感,不禁让人感慨:人与人相处,有时语言倒成了多余的了。
在我看来,孩子们今后的人生会怎样,谁都无法预知,但两小无猜,当是人生中最纯的一种幸福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