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金旺得火,方成器皿。花丝镶嵌起源于春秋时期,作为“燕京八绝”中工艺最繁复的一项古老技艺,它还有个“细金工艺”的别称。古书记载:“采金为丝,妙手编结,嵌玉缀翠,是为一绝。”亦指花丝镶嵌,简单说,就是先将金、银、铜抽成花丝,以堆叠编织等技法成型,再点翠镶嵌。而今,这门技艺已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花丝镶嵌手艺人赵云亮火了。《夜宴》《满城尽带黄金甲》等影视剧组纷纷找赵云亮做道具,《甄   传》 剧里娘娘们戴的花丝簪、各种指套、步摇以及头钗都出自他之手……

 

16岁投身这个行当
      第一次独立设计制作花丝镶嵌,已是32年前的事情了。
      1983年,炎夏,风纹丝不动,蝉鸣销魂得厉害,位于通州的北京花丝镶嵌厂内机器轰鸣,赵云亮和十多个跟他一起从技校毕业的同学,跟随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姚迎春学习花丝镶嵌。
      赵云亮的处女作是一个纯银花丝摆件,取名“福禄寿吉”,图稿是他独立绘制的,将平面上的图案转化为触手可及的实物则是一次再创作。其间,手艺人若做细微调整,都可能会走样。成品出来后,他激动坏了,将花丝摆件放在掌心里端详,手都来回打颤。忐忑地将处女作拿给师傅看,不苟言笑的师傅冲他说了句:“还不错!”
      投身这个行当,不得不提16岁那年的6月。一个多月后,赵云亮就初中毕业了。一个要好的同学上气不接下气跑过来,说:“云亮,快下来,花丝镶嵌厂招技校学生,你还不报考去?”“技校?是干吗的?”“甭管那么多了,就是画画挣钱的!”1979年,“技校”还是个蹦出来没多久的新名词,很多人不甚了解。
      一听到可以画画,还能挣钱,这下可把赵云亮乐坏了,他从小就爱涂涂抹抹,常常以小人书为范本照葫芦画瓢,课本、练习簿上的留白处都被他画遍了。学校出黑板报,雷打不动,由他包揽,老师和同学直夸他有美术天分。回到家,他画了两张画,悄悄地溜出去,直奔报名处。那时家里穷,兄妹6个都得花钱,偷偷报考技校、选择一个看起来前途难卜的行当,也是为了减轻父母的一点儿负担。
      三年的技校学习,赵云亮很是刻苦,绘画、工艺、雕塑三门课程年年拿高分。毕业后,进入这个曾经是许多通州青年梦想的明星企业,跟着姚迎春大师学了三年。那时厂里规定,要想考职工大学(中国工艺美术总公司举办)须有两年以上的工作经验。1986年,赵云亮参加全国统考被顺利录取。
      1989年,职大毕业后,赵云亮回厂进入设计室专事绘图。很多工友羡慕他,动动脑子,写写画画,多轻松。如果他本人也是这么想的,那么,他就不叫“赵云亮”了。
      “我就是改不掉喜欢动手的臭毛病。”手头的图纸活忙完,他就丢下纸笔,直奔生产车间。为了能多练手,有时候他会把车间里哥儿们的手工活抢过来做,哥儿们笑逐颜开,躲到老远舒服去了……就这样,一有空闲,赵云亮就跑到车间练手,绘图和实操一个没落。直至2002年厂子倒闭,手一直未曾生过。别人背地里说他傻,他倒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
      忆起在花丝厂里的日与月,有一件事,赵云亮每每提起都觉着过瘾,他在厂里创造了一个纪录:一个月时间,绘制了30多张图纸、20多个模型。厂长都给他竖大拇指,他俨然成了英雄,那是1997年的事。从1997年到2002年的6年间,车间里的所有设计任务都压在了赵云亮一个人身上,因为先前的20多个设计人员都跑到外面接私活去了,唯独他一直坚守。

 

摸爬滚打了整整36年
      2002年,赵云亮开始创业,在通州南大街办了一个花丝镶嵌小作坊。但是小打小闹,永远成不了气候,他决定扩大规模。半年之后,他手里的积蓄花得精光。2004年12月31日,赵云亮被迫将名下唯一的一套房产卖掉,换来18万元,暂时维持生意,他和爱人带着儿子租房住。要卖房那会儿,正好赶上一个机会,倒闭的北京花丝镶嵌厂准备卖掉新老设备,赵云亮心疼,就跟爱人商量卖房,把用得上的东西买回来。房子卖掉后,夫妻俩好几宿都没睡踏实,“北方人恋家,尤其是女人,没房子还过什么日子,但这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破釜沉舟,再赌一把。但是,厂子勉强支撑了一段时日,生意依然惨淡,长时间接不到几单活,房租要花钱,工人的工资也是一笔大支出,耗不起,索性把厂子关了,解散工人,自己开店单干,还乐得逍遥。
      那时候,花丝镶嵌在民间的认知度远不及景泰蓝。为了吸引客户,赵云亮就在店外的街面上演示花丝镶嵌,他还和爱人商量办了一次大甩卖,以不到市场价一半的价格倾销花丝摆件、首饰,回笼资金。三天时间里,客人络绎不绝,夫妻俩从未曾那么忙过。一炮打响后,不少老外慕名来到他胡同深处的店里下单,那时候生意好到不行,从早上8点营业就有人早早候在店外,到晚上十一点半关门还有人等在店里,27平方米的店面被挤得挪个身都费劲。赵云亮火了。
      《夜宴》《满城尽带黄金甲》等影视剧组纷纷找赵云亮做道具,《甄    传》 剧里娘娘们戴的花丝簪、各种指套、步摇以及头钗都出自他之手……
      与花丝镶嵌结缘就像是一场宿命,在这个行当摸爬滚打了整整36年,他从未想过要放弃。艺术是一道窄门,出色的花丝镶嵌手艺人因此日见其缺。在一个疯狂追逐工业文明且过度依赖于现代机械流水线的时代里,许多老手艺面临失传的危险,但是能够静下心来守住并传承一种纯手工的技艺,就愈发显得弥足珍贵。远离繁华的北京城区,静心创作,乐得逍遥,他现在的状态就像他居室里悬挂的那块牌匾:“胸中常养一分春。”
      年轻的徒弟们能够耐住寂寞学这门手艺,让他颇为欣慰,“传承是什么,传承就是要带年轻人。”
据《解放日报》王丹枫 文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