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陈卉丽曾是纺织女工,如今是全国石质文物修复专家。 多年的付出和卓越的贡献,让陈卉丽屡获殊荣。她曾获得“全国三八红旗手”称号,也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2019年1月21日,她成为由联合国妇女署推出的“2018年女性传媒大奖”年度榜样人物。重庆市还专门建立了“陈卉丽石质文物保护修复首席技能专家工作室”。

半路改行,结缘文物修复
      今年53岁的陈卉丽是四川人,当年从成都纺织高等专科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广汉市针织总厂,从一名技术工人成长为车间主任。她和爱人是“同学恋”,两人的感情非常好,新婚后却因为工作不得不天各一方,忍受着相思的煎熬。
      “你愿意改行跟我搞文物修复吗?”一次相聚时,丈夫柔声地问她。陈卉丽听了一愣,仰起头半天没说话,这里有她热爱的纺织事业,忽然要离开,她一时很难接受。“可是……我俩总得要孩子吧?”老公说。这句话击中了陈卉丽心灵最柔软处,她最终点头答应了。
      为了与心上人团聚,1995年新年刚过,她毅然跟随丈夫调到了他所在的重庆大足石刻艺术博物馆,被分配到保护技术部担任文物监测员。对她来说,从事神秘的文物保护,是一扇通往未知的“秘境”之门。
      第一次认真审视大足石刻,看着眼前一尊尊风化剥落、面目斑驳的石像,陈卉丽心里有些茫然。在大足,属于文物保护单位的摩崖造像有75处,均散布在偏僻的山野间。陈卉丽的任务就是在六七座山头间翻上爬下,监测这些石刻、洞窟是否稳定,有无病害。漫步在这个珍贵石刻的世界里,陈卉丽看到了初唐的蓬勃,盛唐的气韵,两宋的精美与生动。她认识到,其实自己每天面对的都是无价之宝!陈卉丽因爱而来,渐渐就喜欢上了这里的一切。
      1996年,领导考虑到陈卉丽有材料分析和化学学科的学历背景,就让她涉足馆内技术含量最高的工种——文物修复,这一决定当时曾遭遇过不少质疑。因为石质文物修复十分复杂,不仅要有历史学、考古学、鉴定学、金石学、化学等知识,还必须熟悉钣金、铸造、鎏金、油漆、石刻、色彩等实用技术。而这些对于只有大专文凭,并且从事文物保护工作才一年多的陈卉丽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挑战!面对众人质疑的眼光,她没有退缩。经过5年的不懈努力,她的修复技艺越来越娴熟,终于从一名文物监测员,成为了可以独当一面的修复师。

苦战8年,让文物重放异彩
      不仅如此,在与文物打交道的过程中,她还总结出了“望闻问切”的四诊法——“望”是看文物的断裂、破碎、表面情况,对比资料影像;“闻”则是嗅文物表面气味,看是否有污染霉变;“问”则是向看护人员了解文物变化情况;“切”则是采用手轻摸触碰感受文物是否疏松,或用银针刺探被金箔彩绘覆盖的石质本体的风化情况。
      这看似简单的“四诊法”却让她在业界获得了“一手准”的美称。此法可初步诊断出文物病害20多种,准确率达95%以上,与专业仪器诊断的结果基本吻合。
      大足石刻千手观音造像是我国最大的集雕刻、贴金、彩绘于一体的石刻造像,她有1007只手,每一只手上还有一只眼。千手千眼,微微俯视,金光灿灿,非常漂亮,被誉为“国宝中的国宝”。然而,由于南方潮湿多雨,再加上800多年的风霜侵蚀,让其出现了砂岩胎体风化严重、手指等多处细节断裂残缺、金箔脱落等34种病害,830只手病症各不同,残缺440处。看着损坏严重的国宝,陈卉丽心痛不已!
      不过,令陈卉丽和同事们兴奋的是,2008年5月,国家文物局将“千手观音”造像确定为全国石质文物保护一号工程,进行抢救性保护修复。
      千手观音像占崖面积88平方米,展开面积220多平方米,高大壮观,与山体相连,材质多样。环境的复杂程度、修复所需的技艺难度也非常高。因为工程的复杂性和艰巨性,在世界上迄今为止尚无可以参考的案例,所以,修复过程中出现的每一个问题,都将是世界级的难题。对中国文物保护来说,这是史无前例的一次挑战!当时,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亲自点将,这个重担就落到了陈卉丽肩上。
      陈卉丽和队友经过8年苦战,2015年,举世闻名的千手观音,终于以金光灿烂的面容重现在世人面前。此次修复工作也被评为“第三届全国优秀文物维修工程”。

赢得赞誉,依旧奋战一线
     修复好千手观音像后,陈卉丽自己也落下了另一个“病根”——那就是见了石质文物,就会关注它有什么病害,并迫不及待地想去“治疗”它。在别人看来似乎有点“神经质”,陈卉丽却笑称,这是自然流露出的一种职业本能。这也让她对石质文物的修复有了更高的热情。
      同时,“千手观音”的保护修复工程也使她“一战成名”。一次,陈卉丽应邀前往全世界石质文物修复技术最成熟的意大利,介绍石刻千手观音抢救性保护工程及中国文物保护的经验。作为中国文物修复专家,陈卉丽站在佛罗伦萨国家科学院的演讲台上,赢得了世界赞誉。
      获得赞誉的同时,意大利威尼托文化遗产集群负责人就找到陈卉丽,希望这位来自东方的大国工匠,能加入进来一起做规模庞大的修复项目,并开出了非常高的报酬。对于每月只有6000多元工资的她来说,无疑很有诱惑,但她还是坚决谢绝了。
      陈卉丽说,国内的文物修复师缺口非常大,全国有3000多万件馆藏文物“染病”,可文物修复人员还不到2000人。照此计算,一个文物修复师承担的就是成千上万件文物的修复工作,任务量大得惊人,文物修复人才十分匮乏。而在人口不足7000万的意大利,就有6000多名文物修复师。
      近几年,陈卉丽是国家文物局排忧解难的“急先锋”,哪里需要就冲向哪里。四川乐山大佛、甘肃敦煌石窟壁画、河南洛阳龙门石窟、河北蔚县博物馆彩绘贴金石质文物、四川安岳茗山寺文殊像、重庆潼南大佛等多处著名文物保护修复现场,都留下了她忙碌的身影。
邢大军据《伴侣》王丽/文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