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15岁拿起绣针,历经半个多世纪不辍针绣,年逾古稀的康惠芳凭借创新的“立体双面垫高绣法”,独步潮绣江湖,并不断跨界活化着潮绣的艺术生命力。

一条彩楣步入潮绣殿堂
生于书香门第的康惠芳只有初小文化,在那个年代,自幼给她诗书熏陶的“资本家”家庭,让她经受了不少坎坷。上世纪60年代初期,只念了一年初中的康惠芳中途辍学,为了生计去潮绣厂当起了学徒。有一天,康惠芳偶然看到潮绣名家林琬英绣成的一条20尺的潮绣大彩楣,上面绣着鹁鸪、花鸟、飞龙等图案,一针一线,栩栩如生,令人惊叹。康惠芳脑中一道灵光闪过,“这才是刺绣!我要学的就是这种技艺。”有了方向,康惠芳便更加努力地潜心钻研,在学习绣制洋金银嫁衣的过程中,逐步掌握了潮绣盘金绣、钉珠绣、丝线绣等多种绣法。一次,林琬英要赶制一件参展“战甲”,眼看展期将至工程仍未完工,康惠芳自告奋勇,协助其完成了“二针龙鳞”的关键环节,因此深得对方赏识。从此,康惠芳跟随这位影响自己一生的潮绣名师,步入了潮绣精品殿堂。后来,康惠芳又考进了潮州市刺绣研究所,接触到了全新的设计理念。在刺绣研究所的十年,她的技艺一次次飞速提升,成为专业骨干,参与绣制的《九龙屏风》一举夺得了全国工艺美术作品百花奖金奖。改革开放之初,康惠芳敏锐意识到:古老的刺绣也应走市场经济的道路,才能寻到生存机遇。于是,她果敢地走出了研究所,去农村招聘绣娘,开始下海经商。抢占到了先机,康惠芳的潮绣生意一时风生水起,大量绣品走出了国门,她的名气也越来越大。

独创绣法成就大师之路
坚守古老潮绣技艺的康惠芳,绝非墨守成规者,厚积薄发的她不断挑战着传统潮绣的空白领域,凭借一件件创新性作品,提升了潮绣的知名度,也完成了自己从绣娘到大师的华丽转身。她多年潜心钻研,独创出立体双面绣法,带来了潮绣的新突破。除了大量的学习研究,康惠芳还借鉴苏绣双面绣,逐步攻克了面料的承受力、双面垫高金绒线绣制等层层难关。她的第一幅小型双面潮绣作品名为《金龙鱼》,为了绣出最灵动的游鱼图案,康惠芳每天必做功课就是跑花鸟市场,久久伫立在鱼缸前目不转睛地盯着金龙鱼,一站就是大半天。
最后呈现在作品中的一尾鱼:雕刻细致的鱼眼,上扬欲张的鱼嘴,层次分明、金光闪闪的鱼鳞……完全弥补了平面绣的不足,变得立体,富有动感,观之仿佛鱼身款摆、呼之欲出。这幅作品最终获得了第二届国际(深圳)文博会金奖,并由潮州市政府礼赠给著名企业家李嘉诚。后来,康惠芳还创新性研发出了双面头发绣,她摒弃了潮绣使用金银线等材料的传统方法,以纤细的头发为绣线,穿过经垫高处理的绣布,结合潮绣与发绣的特点,创作出了极具特色的双面头发绣《梅兰菊竹》等精品,此作也曾获得中国文化遗产“锦绣中华”织绣精品展金奖。
上海世博会那年,康惠芳接到了绣制广东馆礼品的任务。她尝试借鉴潮绣前辈绣制潮州八景的技法,采用双层绒线垫绣法,作品突出展现了广东骑楼、牌坊、醒狮等岭南文化,颇具文化韵味和地方特色。她带领工作室全体绣娘加班加点,数月内赶制出了数百件绣品,圆满完成了任务。后来,《金色骑楼》作品被广东馆指定为高级礼品送给世界各国主要领导人和重要嘉宾,深受外宾赞誉。能让潮绣华彩绽放国际舞台,这令守艺多年的康惠芳深感自豪。2015年,年过六旬的康惠芳联手同业姐妹,共同发起了多绣种的联合创作,潮绣、苏绣、杭绣、湘绣、顾绣、乱针绣六大绣种联袂,以法海寺壁画水月观音为蓝本,历时两年绣制完成大型绣品《水月观音》。绣品长260厘米,宽260厘米,画面气势恢宏,图案精微多变,是目前中国刺绣史上联合创作出的最大、技术难度最高、运用针法最多、采用绣线品类最多的作品,单是多绣种联袂创作一项便开创了中国刺绣史上之先河。

创新“潮气”注入潮绣生命力
和所有非遗传承一样,潮绣也面临着人才断档的危机。潮绣易学难精,没有坚守和执着,很难有所作为。一名天赋良好的绣工要想技艺娴熟至少也需五六年,尽管如此也尚不能掌握潮绣的完整技艺。
虽然她先后培养过三百多名徒弟,但目前她工作室里的绣工年龄多在四十岁以上,年轻徒弟寥寥无几,这令康惠芳深感忧虑。
目前潮州市虽有潮绣工场近百家,但创新力强、能出精品的凤毛麟角。康惠芳认为,这是因为缺乏更多她这样的“总策划”。潮绣就如一台戏,生、旦、净、丑样样要有,是讲求配合的集体创作。潮绣有数以百计的针法绣法,每个绣工往往只掌握其中较常用的十多种,且各有所长。要完成一幅大作品,构思、针法、颜色、搭配等都是考验,必须有一个总策划把握大局,而康惠芳目前最迫切的是培养出更有担当的年轻“总策划”。在康惠芳身上,有着既矛盾又统一的两种气质,一是笃定纯粹的“静气”,让她能够沉得下心、于绣架前专注穿针走线五十余年,直至达到潮绣技艺的巅峰;另一个则是开拓创新的“潮气”,仿若弄潮儿般的超前眼界,一直不停探索实践着潮绣发展传承中更多新的可能,一次次立于潮绣跨界的潮头。
近年来,康惠芳为潮绣传承寻找着全新的出路,她带着两个女儿佘丹辉和佘可燕尝试着将传统潮绣艺术与现代服饰进行结合。女儿们都已成为当地有名的服装设计师,并成立了自己的婚纱晚礼服企业。她们设计的礼服,大胆运用潮绣立体垫高绣法,以呈现浮雕效果,从立体剪裁到珠绣针法,传承了潮绣的技艺,无不体现了纯手工的精致与细腻。小女儿佘可燕更是曾在联合国总部展出自己传统与时尚兼具的服装作品。
与此同时,因潮绣图案精美、装饰性强等特点,也吸引了不少奢侈品企业主动联姻。近两年康惠芳开始将潮绣合作延伸到箱包等奢侈品上,并计划和黄金、嫁衣等结合,不久前与英国迈凯伦公司的跨界合作便是一次成功的尝试。据《中国妇女》陈莉 文 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