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倪成玉爱上银花丝,十分偶然。她是地道的成都人,新中国成立之初,读初中的倪成玉被父亲带到人民公园玩,公园正在办展览,倪成玉第一眼看到银花丝,就被深深吸引。虽然只是个小小的盘子,但用银丝勾勒的精致与美丽,让她一生难忘。
 
银丝勾勒的精美,一生难忘
      初中毕业后,倪成玉到成都美术学校学习立体造型。在校办工厂的实习阶段,她第一次真正接触到银花丝的制作,师从黄旭川等老一辈艺人。黄师傅可以用银花丝做出指甲壳大小的小鸟,用银花丝给小鸟的羽毛做浮雕,现在很多技艺都失传了。从小热爱画画,心中有银花丝情结,使得倪成玉比一般同学学得快,也使她能够在艰辛的工作中坚持下来——刚开始和她一起学习的19个同学,最后只剩下两个人,一个是倪成玉,另一个是她的丈夫。现在她丈夫没有继续从事银花丝工作,也就是说,只有她一人掌握了全套技术。
      1961年,倪成玉正式在成都金银制品厂工作,既做设计也做技术,从制图、机修到花丝、洗镀,从小件首饰到盘子再到大件作品,一做就是几十年。立体造型专业的基础学习给了她很大帮助,她创造性地将银花丝“有胎成型”技术改造为“无胎成型”技术,这一技术革新为银花丝制作更大的物件提供了条件,她因此被任命为厂里的技术科长。倪成玉还负责外贸出口,当时银花丝已经远销日本、阿富汗、伊朗和欧美等国。因为从基础工作开始做,而且所有流程都做,才造就了现在的倪成玉。1976年,她的代表作《莲花斗熏》获得第一个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1988年,她被评为第一批四川省工艺美术大师。2010年,她创作的“金花丝芙蓉熊猫座盘”成为上海世博会四川馆镇馆之宝。
      倪成玉庆幸自己从小与银花丝结缘,她说:“我喜欢这项技艺,她实在太美了,我有时候都会想是不是自己喜欢得太深了。”
 
沉浸在创作世界,无限快乐
      古时候银花丝制作用煤油灯熔铸,需要用嘴含着吹筒,吹火焊接塑形,十分艰辛;现在用焊枪喷火焊接,虽然不用嘴吹,但也非常辛苦。
      说到银花丝工艺的苦与乐,倪成玉笑了笑:“原先确实是苦,但那是一种经历,别人经历不到。别人看来非常辛苦非常累,我体会到的却是欢乐与喜悦。因为这种技艺很美,我喜欢得很深,现在也不后悔一路的艰辛。”
      银花丝多是制作鸟兽虫鱼、梅兰竹菊,倪成玉做什么东西,“脑袋里面就只有这个东西,其他一切事情都没有了,不会想着生病,不会想着去哪里大吃大喝,也不会想着去打麻将。”她没有打麻将、逛街等喜好,银花丝是唯一的爱好,她经常静静观察、冥想一只鸟的羽毛、一株花的经脉,甚至一只大象的神态。沉浸在创作的世界中,无限快乐。
      2010年创作的“金花丝芙蓉熊猫座盘”,是倪成玉最得意的作品。不是因为它的影响力多大,也不是因为它带给倪成玉多少荣誉,而是因为……倪成玉激动而得意地描述自己的“宝贝”:“要用黄金来制成金花丝,纯黄金,比用银制银花丝的难度大十倍以上。”这么大件的金花丝作品,不仅要有精准的设计和严格管理,也要有足够的胆量。黄金是贵金属,不能返工,一返工就是损耗;而这么大件的作品,光焊点就有上亿个。倪成玉在创作时,连续几个月到动物园写生,仔细观察熊猫的神态。她带着自己的创作团队花了3个多月、经百余次修改,才确定了最终的设计图,然后将整块黄金拉成细如发丝的金丝,平填、堆垒、焊接,再镶嵌上珊瑚、宝石和翡翠……最终形成栩栩如生的大熊猫、艳丽绽放的芙蓉花。
      倪成玉最快乐的,是听到别人评价她的作品“好漂亮、好美丽”。她希望能做一个比世博会尺寸更大、技术更精湛的作品,传之后世,让更多人看到并体会到金银花丝的美妙。
 
融合传统与现代,精湛绝伦
      银花丝起源于汉代,距今已有1700多年历史,以前成都各大银楼都会制作、售卖银花丝的首饰、装饰品,大户人家做大银盘,小户人家做小银盘、小首饰。倪成玉认为,金银花丝是中国工艺美术的绝技和瑰宝,既有悠久的传统,也有现代的理念和创新。
      历年来,倪成玉设计制作的金银花丝屏、盘、花熏、首饰等多达680余件,大部分是她结合传统文化与现代观念的创新之作。“每件作品都要有出处,不能草率,才对得起银花丝这么悠久的历史。”
      倪成玉从小学习美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美有独到的理解,她设计制作的金银花丝作品,如“百鸟朝凤”挂屏、“莲顶花熏”“八方花瓶”等,大多与传统文化中的美好寓意密切相关。但她并不受传统文化的束缚,把当代人的生活状态表现得淋漓尽致。从主题、寓意到设计、制作,她都秉承传统与现代结合的观念。除了在各种工艺展览上可以经常见到倪成玉的大件作品,她也紧跟年轻人的步伐,设计和制作精美的手机挂饰等,精巧别致,深受年轻人喜欢。
“太平有象”是倪成玉最近的一个大件作品,以花瓶和大象为主体,在金银花丝中嵌入绚丽的翡翠、玉石、珊瑚、玛瑙等各色宝石,手法精湛绝伦,作品雍容华贵,也寓意着天下太平、五谷丰登、吉祥和谐、生活美满。
 
传承银花丝技艺,授徒写书
      蜀绣、竹编、漆器、银花丝是成都工艺美术的四大“名旦”,有1000多年历史的银花丝技艺正面临失传。倪成玉不无遗憾地说:“现在有部分绝技随着老一辈艺人的离去失传了,有些我还会,有些我只是见过。”
      倪成玉学艺的60年代,思想较保守,加之个人与个人、企业与企业之间有竞争,师傅大多是“匠人的教法”——技不外传,传男不传女,部分绝技制作甚至不当着徒弟的面。现在年逾古稀的倪成玉,却是另一种想法,她担心如此美丽的技艺会失传。
      当年,厂里很多工作夫妻俩都是一肩挑,对孩子疏于照管,倪成玉很可惜没有将自己的技艺教给孩子。2003年天鑫洋金业聘她担任集团的金银花丝大师工作室导师,并建立了倪成玉大师工作室,为她提供优良的创作条件,这些年她创作出了更多优秀的作品。现在倪成玉收了6个毕业于艺术学院的徒弟,为了让学生在更短时间学到更多的技法,她想尽办法提高教学效率。原来需一年才能学完的知识,现在她只要3个月就可传授完。此外,倪成玉正在总结这项技艺的精髓,她每周除了带学生,还要抽时间写书,欲将50多年来从事金银花丝制作的经验与心得,传之后世。
      倪成玉说自己还有三项主要工作:带好学生;做一件传世作品,让后人能够享受金银花丝的魅力;写书,让金银花丝技艺流传得更久远。据《恋爱婚姻家庭》程龙/文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