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很多年前,民间有句歇后语,“钱塘江上架桥——办不到”。钱塘江的水势向来难揣测,既受山洪影响,又因月相涨落,偶遇台风,还会汹涌翻腾。江底流沙厚达41米,素有“钱塘江底有沙漠”之说。是谁打破了僵局,架起我国第一座公路铁路两用的钱塘江大桥?答案是:中国知名桥梁专家——茅以升。1937年9月26日,钱塘江大桥建成通车。今年,杭州将每年的9月26日设立为“工匠日”。自此,全国首个“工匠日”正式诞生。日前,茅以升女儿茅玉麟接受记者采访,讲述了父亲当年造桥时的曲折故事。

把“不可能”变“可能”
“杭州是父亲的第二故乡,也是我的第二故乡。”这是访谈开始后,茅玉麟说的第一句话。“我父亲1920年从美国留学归来,当时国内不是没有钢结构桥,但都是外国人建的,所以他一直摩拳擦掌想建一座钢桥,只不过机会渺茫。1933年,他接到了建造钱塘江大桥的任务,喜不自胜,非常重视,这是他生命中的一个关键节点,是杭州给了他机会。”当年,很多人对茅以升说,这么难的事,大家都觉得做不成,你为什么有把握?茅以升说了四个字——依靠科学。依靠科学,加上开拓创新,茅以升提出了很多“法”,最主要的有射水法、沉箱法、浮远法等。
1934年8月8日,开工的好日子。建桥首先要打桩,让桥墩紧紧“抓”住地基,结果就遇到了第一个问题:为了使桥基稳固,需要穿越41米厚的泥沙,在9个桥墩位置打入1440根木桩,使木桩立于石层之上。如果老老实实用传统的法子打桩,穿透黑硬的泥土,一天一夜只能打1根桩,那全部打完就要1440天了。茅以升想到一招“借力打力”,即抽江水在泥沙上冲出深洞,接着打桩就容易多了,一天可以打30多根桩子,这个就是“射水法”。
遇到的第二个问题是水流湍急,施工困难。茅以升把钢筋混凝土做的箱子沉入江底,再用高压气挤走箱里的水,让工人在箱里挖沙作业。第三个问题是架设钢梁,茅以升便利用潮涨潮落,在涨潮时把钢梁运至两墩之间,这样潮一落,钢梁便正好落到桥墩之上。
毫无疑问,茅以升是一名聪颖且刻苦的工匠,他敢于突破常规,也勇于挑战自己。在访谈时,杭州市政府参事、原杭州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安蓉泉提到了茅以升的一个习惯,每天对着江水背圆周率小数点后面的数字,一开始只能记住10个左右,后来便能背出上百个。茅以升就用这种方法给大脑“做体操”,从而提升联想能力和记忆速度。

亲手炸毁钱塘江大桥 
钱塘江大桥就是在风雨飘摇中诞生的。
桥梁通车首日,没有鲜花、锣鼓和彩旗,只有一辆火车载着抗日战争的物资和逃难的老百姓,从桥上驶过。看着大桥完工,身为总设计师的茅以升并没有展露笑颜,他内心很复杂。“建桥时,父亲偷偷在靠近萧山的14号桥墩预留了一个方洞,别人都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的,因为方案上并没有提到,只有他和总工罗英心知肚明,这是用来塞炸药包的。”茅玉麟说。
造桥用了2年时间,通车只有89天,在第90天时,为了阻滞日军南下,茅以升亲手帮军方布线,炸毁了钱塘江大桥。一提到这个,茅玉麟的眼眶就红了,她感同身受,形容父亲当时的心情就像“好不容易盼来了孩子,结果却要自己亲手扼杀”。
“但是父亲当时说过一句话:抗战必胜,此桥必复。他对祖国充满信心。”茅玉麟说,“他保留了整整14箱资料,有文稿、图纸、画册、报纸、纪录片……都是为了复桥做准备,同时也为之后造新桥提供参考。他在设计时就想到要多留些资料,还特意用国外购置的微型摄像机,把建桥过程尤其是关键部位的建造过程录了下来。”日军南下,茅以升就随身扛着这14箱资料,途中还遭遇了长沙大火,但资料全都完好无损。
1946年,他终于接到复桥的命令,此时这些资料就提供了很大的助力。1979年,茅以升把资料交到了浙江档案馆和上海铁路局,为他的心血找到了更好的去处。
茅玉麟说:“父亲建桥是为祖国,炸桥也是,身为一名大国工匠,他的骨子里嵌着民族精神和家国热血,这是工匠的风骨!”

杭州率先设立“工匠日”
今年,杭州设立了全国首个“工匠日”,茅玉麟看在眼里,有感而发:“杭州设立了‘工匠日’,我很感动。当下,国内的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增长阶段,要重视实体经济,重视培养知识型、技能型和创新型的高技能人才。设立‘工匠日’,相当于形成了一个传承载体,有利于大力弘扬工匠精神,意义非同寻常,这是杭州的一个前瞻,极大地提高了我们城市的形象。”
西湖边,荷花池头附近,有一栋带花园的二层中西式别墅,别墅上挂着铜牌——茅以升旧居,现在是一家西餐厅。
茅玉麟说她出生得晚,这栋别墅是父亲早年造桥时下榻的地方,她并没有住过。但每次来杭州,她都会去小憩片刻,点杯咖啡或可乐,坐上个把小时。“就像我一开始说的那样,杭州是父亲的第二个故乡,也算我的第二个故乡。这几年杭州人才辈出,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工匠代表,我感到非常骄傲和自豪。”
她认为,工匠精神薪火相传,现在的接力棒在年轻人手中。所以,她鼓励所有在杭的青年工匠,要传承老一辈人“精益求精、精雕细琢、追求完美、力争极致”的工匠精神,在全社会形成“工匠风尚”。她还了解到,近年来杭州正在全面推进拥江发展行动,若能继往开来,为钱塘江大桥赋予更多的文化内涵,将它打造成实用性的景观大桥那就更好了。
邢大军据《都市快报》凌姝文/文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