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独家专访 本刊记者 彭立昭 文/摄

京剧界有不少“世家”,如谭氏七代、梅氏四代、张氏(盖叫天)四代,代代艺术相传,传为梨园佳话。在父子相传的梨园人中,杨氏父子,即杨乃彭与杨少彭,被观众誉为“父子双雄”。父子俩从艺道路殊途同归,勤奋而执着,喊嗓、遛弯、吊嗓等基本功夫从未间断过,演同一舞台人物“伍子胥”,也仿佛是一个模子刻出来一般。
      苦夏。记者来到北京京剧院,刚进入大门口就听到排练大厅传来各种器乐声和好听的唱段,旋律与唱词,往往相辅相成。上三楼,记者见到了一番最为惊心动魄的艰苦排练场景——几十名演职人员正冒着酷暑,全力以赴地精心打造一台新京戏《伍子胥》。此次,杨少彭饰演“伍子胥”,其过硬的武生功夫与唱腔,令人叹为观止。“我好比哀哀长空雁;我好比龙游在浅沙滩;我好比鱼儿吞了钩线;我好比波浪中失舵的舟船……”其嗓音,华丽中透着苍凉,那委婉圆润的声音,唱出虎落平阳的悲壮之气,抑或者,历朝历代的落魄英雄,都会有此感慨吧。每次下台来,杨少彭都要先把水杯递给其父杨乃彭先生喝,接着他才自己喝。他的父亲伸手为他整理了一下髯口,关切地说:“好好演。”一句话,语重心长,透露出了他对儿子的满心期盼。踩着锣鼓点,杨少彭一次次登台亮相,一段“流水”唱得板眼有序、荡气回肠。杨乃彭看着儿子的表现,脸上不禁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父子情深:
每一次成功都是父亲陪伴我走过来的
      当将近四个多小时的排练结束后,杨少彭依然精神饱满地接受了本刊记者的采访。采访中,杨少彭的眼神还不时地望了望他的父亲杨乃彭。
      记者见杨少彭的脖上挂了一件龙的饰物,很是好奇。他笑了笑,说,“我是属龙的。”他的话让我颇感惊讶。一个“70后”的京剧演员,竟然能挑起《伍子胥》大剧目的主演,真是后生可畏!杨少彭自幼随父亲杨乃彭先生学习杨派剧目,诸如《失空斩》《伍子胥》《击鼓骂曹》等。他毕业于天津戏校,基本功扎实,文武兼备,演唱中规中矩,颇具大家气度,2001年他获全国优秀青年京剧演员评比展演一等奖,2002年考入第三届中国戏曲学院研究生班。此次参加京剧擂台大赛,这对他而言又是一个新的挑战。在多年的舞台实践中他正在逐步形成自己独特的演唱风格,他经常上演的《杨家将》、《击鼓骂曹》、《伍子胥》《失、空、斩》《战太平》《定军山》等30多出剧目中,均有不同的个人演唱特色,表现了深厚的艺术功力。
      那么,从艺之路上,父亲两个又有什么不同吗?“父亲13岁进天津戏剧学校,每天早上4点半起床,到学校后面的水坑边喊嗓子、练白口,风里雨里,从不间断,7年的打磨决定了他的一生。我也是很小就考入了天津戏校,走的是父亲一样的苦练之路。小时候,我一直学的是武生。小时候好动,不喜欢文戏。到了戏校的五年级我才开始正式学习老生,由我父亲亲自教戏。当时我一边学武戏一边学文戏,其实还是以武生为主。我上大学(中国戏曲学院)入学考试、进北京京剧院都是以武生的行当通过考试的。随着年龄的增长,意识的变化,我觉得自己应该归属老生。所以我直到16岁才开始正式学杨派老生。武生学的那些东西,我并没有舍弃,小时候练功受的苦,现在看都是值得的。目前演出剧目无论老生还是武生,在自己能力范围内,我都尽量兼顾。”
 
踩凳表演:
父亲4岁唱《武家坡》惊琴师,6岁首登台
      杨少彭告诉记者,父亲和京剧的情缘可追溯到他少不更事的幼年。“我爷爷是个京剧戏迷。闲暇时,他常聚一群志同道合的戏迷在一起操琴棒鼓,四声五韵地过着戏瘾。耳濡目染,父亲也就早将此中门道暗记于心了。父亲4岁那年,我爷爷正和一位琴师对戏,父亲站在一旁听得如痴如迷。琴师见状,就逗他,说:‘孩子,你也来一段!’谁知我父亲当仁不让,摆开架式真来了一段《武家坡》的西皮倒板、原板,一句‘一马离了西凉界’出口,语惊四座。虽然稚嫩,可有板有眼。琴师说,我父亲将来是可造之材。爷爷听了大喜过望,极力想把我父亲培养成大角色,于是他节省出钱来给我父亲聘请了一位老师专门调教。陆宝忠这位老先生,就是我常听父亲念叨的一位。父亲说,那时陆先生虽不是名家,可也曾搭过小盛春的戏班,有着开阔的眼界和丰富的舞台经验,且为人方正,教学正规,他教父亲学戏可谓一板—眼,扎扎实实,从不逾矩。这一切都为我父亲在启蒙时期的成长开拓了日后发展的空间。”杨少彭说。“父亲4岁学戏,6岁的时候就能正式登台演出了,当时个矮,他便踩在一个凳子上表演。一亮嗓子,台下掌声如潮,如今回想起来,仍令他很陶醉的。”耳濡目染,使得杨少彭也对京剧艺术从小情有独钟。
 
传奇佳话:
徒弟被戏校录取后,陆先生也被调去执教
      杨乃彭——国家一级演员、曾荣获第八届中国戏剧梅花奖、梅兰芳金奖、2009年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当今梨园界老生行当的佼佼者。1958年,13岁的杨乃彭考入天津市戏曲学校。“当时招考老师在听了我父亲的清唱之后,惊讶不已,忙问他的老师是哪位?在哪里?我父亲便说出了陆先生的名字。”杨少彭颇有兴致地说起了父亲当年的一段传奇佳话。陆先生是谁?他就是著名的马派老生陆宝忠先生。陆宝忠先生是京剧大师吴叔岩的大徒弟,与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杨宝森是兄弟,更是京剧史上著名琴师,琴技可谓“神出鬼没”。后来因嗓音失润,才专攻京胡,长期为杨宝森先生操琴伴奏。
      戏校的老师惊闻,马上决定给陆宝忠先生发去了调令,让陆先生来天津戏校执教,陆先生答应了。据悉,陆宝忠先生当年年岁已大,他是从旧社会走过来的老艺人,但生活得很艰难,只因为培养了杨乃彭这样—个好弟子,晚年竟得以周全,这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陆宝忠先生对弟子自然别有一番深情。
      杨少彭说,“父亲考入天津戏剧学校后,从此有了得天独厚的学习条件,他从师杨宝忠、张荣善先生等,兼学杨派和余派的,再凭借父亲个人的刻苦修炼,终成大器。我父亲也是很感恩的,他不止一次地跟我说过,‘陆先生的教诲之恩,我没齿难忘。’”(待续)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