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彭立昭

 
  走出深山的苗妹是位美女,继承了母亲的白皙肌肤和明星脸,在朋友圈的昵称“神雕侠侣”。我偶尔写稿累了去她的工艺品公司喝茶,只为欣赏那些美不胜收的银饰品,银手镯、银锁、银碗、银如意、银马、银牛、银茶壶、银碗。大厅里有幅浮雕屏风,上边雕琢着蚕龙飞凤,下边有根古线串起十几个银铃,中央一位扛着火枪、吹着芦笙的苗族小伙,骨子里含着一股坚毅,神情间透出一般挺拔,神情自若,其实那是她先生玉永的雕像。
  苗妹和玉永是儿时的玩伴。她刚入校读书时,因汉语听不懂,学习成绩很差,有段时间她常被玉永“抓回去”补课。上了初中,她跟着太爷学了银饰制作技艺后,就再也拉不回来了。穷孩子早当家,12岁的苗妹到山乡小镇里去售卖银饰、苗绣等“老货”,城里乡下不停地跑,无论阴晴雨雪。
  玉永从工艺美术学院毕业后进了北京一家工厂当设计员。一年后,苗妹来到北京谋生,玉永便辞掉了工作,夫妻两个租房子,拥有了一间银饰工作室。端着一碗泡面,一口一口地吃完——那几乎是他们每天的第一顿饭。有时,由于监制时间没把握好,总是要干到凌晨三四点才歇工。“每天那么大的强度,你受得了吗?”“还行。我们两个上手快。尤其是他,多面手。他手工制的大象和犀牛,活灵活现,可爱,我做不过他。”她告诉我。
  在北京,苗妹把希望当作灵魂的寄宿,没有车,没有房,但是她看着远方,在北京坚韧地活着。有一次,玉永出差,她发高烧,几天不退。去药店买药,药店医生一看惊呆了,“你这情况再不去医院命都没了。”她只好独自去医院。玉永给她打电话,听出了她声音的异常,问,你感冒了?她说,“只有点鼻塞,没事儿。”她一个人在医院打了四天点滴。后来,我问她,你为什么不跟他说这个事呢?她说:“扛扛就过去了!”
  如今,夫妇两个将几百个银饰品种的制作流程分解图片,汇编成了一本专著出版了。银饰形制、图案自然地表现出了苗族文化元素,如银角、银鸟、银花之类。他们把自己的思想、信仰、忠诚、责任都投射到了设计雕刻的作品上了。难能可贵的是,夫妇还把多年的积蓄20多万全部捐献修建了家乡一所希望小学。苗妹也常去街头巷尾找灵感。她隐隐约约地记得,第一次去高档餐厅,第一次开车在街上,第一次有一个像家的地方住,第一次一帮人团聚在一起说说笑笑,这一段终成美好的记忆。每次苗妹开车去世贸天阶都会嘴角上扬,仍然记得自己当初许下的诺言:无论生活多难,都留下来……毕竟,此时此刻,有梦想的人生才会显得灿烂、斑斓。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