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董岩

 
  青青和小洁是大学同学,也是好朋友。虽然都生活在北京,但小洁太忙了,所以毕业时约定的一月一见,也就逐渐沦为半年一见,还经常不能保证。这天,青青正百无聊赖地躺在沙发上磨手指甲,小洁来电话:“我辞职了。”
  “哈哈,你也终于有忍受不了的这一天啊!说吧,哪里吃饭?” 青青一蹦三尺高。
  “不行,晚上,我要陪闺女上课,你要有空,就到我闺女上课的地方来找我。她上课时,咱们可以就近找个地方聊会儿”小洁说。
  “你?不去!等你有空了,再来联系我吧。”青青没好气的挂了电话。
  青青实在是不能理解小洁,干吗要把自己整得这么累?小洁是做大数据工作的,她这个工作,基本上别人做两个项目就已经累得半死了,她却能同时做六个项目。有段时间,小洁每天都是半夜回家,为了不耽误孩子的功课,她还特别制作出一张精细的表格,把孩子每天的课程、作息和与之对接的姥姥、姥爷、爷爷,任务划分清晰,她则远程遥控。
  青青还有一点不理解小洁的,怎么就那么不懂得爱自己呢?上次见面时,小洁穿的还是刚毕业那会儿跟自己逛街时买的裙子。青青追求“高配”人生,就是衣食住行样样都得好,还要高调秀出来。
  上次两人一见面,青青就急不可待地展示了花三万块钱买的翡翠镯子,谁知小洁却说:“真是瞎花钱,三万块,够给我女儿报个夏令营了。”青青翻着白眼儿,“至于吗你?你说你收入比我高多了吧,怎么把日子过得这么紧巴呀?”“切,你当现在养个孩子便宜呀?”青青无奈地笑着,没有把话再说下去。
       小洁又道,“我倒想问你,嫁人之后,过上了你曾经想要的生活,怎么又出来上班了?”
  “不踏实吧,”青青说,“我总觉得我现在拥有的这一切,都有些不真实。”
  小洁点了点头,又问:“那你买了这些昂贵的奢侈品时,快乐吗?”
  “快乐吧,至少在刷卡的瞬间  ,我是快乐的。”青青说。
  “那然后呢?”
  “然后,看到别人羡慕的目光,我也是快乐的。就你,一点都不羡慕我!你就知道把钱花在孩子上,咱能不能也花点钱在自己身上啊,真是辜负了老天给你的这身好皮囊了。”
  “我就是希望孩子能接受好一点的教育,看到她的成长,我的开心应该也与你买到心仪的东西是一样的吧。”小洁说。
  青青想,小洁虽然辞职了,不过是生活方式发生了变化,目标却依然是一如既往,为了孩子。而自己在当了多年的家庭主妇之后,又重新出来工作,又何尝不是生活方式发生了变化,目标却也依然是一如既往,为了自己。当真是性格决定命运。
  小洁与青青的人生上下半场,看似对调了场地,但走的却似乎还是原来的老路。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