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种种迹象表明,石峁城址的社会功能不同于一般原始聚落,已经跨入了早期城市滥觞阶段作为统治权力象征的邦国或者王国都城的行列之中。石峁遗址与浙江良渚遗址、山西陶寺遗址、河南二里头遗址一样,都是五千年中华文明的重要实证。
如果将石峁遗址新近发现的诸多石刻与其他地区的出土文物图案排列在一起,会给人以似曾熟悉的感觉。她们之间,存在怎样的关联?2019年9月21日,石峁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启动仪式在神木举行。
从2012年正式发掘开始,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的邵晶,就把自己的喜怒哀乐和石峁遗址绑在了一起。春去冬来,8个年头过去了,作为石峁遗址考古工作的负责人之一,这里成了他最离不开的地方。“石峁遗址约有400多万平方米,目前发掘的面积仅有几千平方米,但持续的科学发掘已经获取了相当丰富的信息,可以让我们一点点复原这座4000多年前中国北方地区存在过的最大城址。”讲起自己亲手挖出的成果,邵晶自然满眼笑意。
 
令人惊叹的成熟石雕工艺 
这是记者第三次到石峁。“石峁皇城台考古新发现暨口簧国际研讨会”刚在神木召开。参会人数多是意料之中的——早在2018年,大家就从多种渠道获悉皇城台出土了许多石雕的消息,这次可以眼见为实并先睹为快。
2016年以来,石峁考古工作的重点就集中于遗址的核心区域“皇城台”。邵晶在会议上以主题报告的形式向大家公布了皇城台考古的最新成果:70余件石雕是在对皇城台台顶“大台基”南护墙的发掘清理中发现的,其中20余件被发现时依旧镶砌在南护墙的墙面上,其他多发现于南护墙墙体的倒塌堆积中。
最新的发现,是两件神面纹圆型石立柱,其中一件直径约50厘米,高近1米,现场可以看到为固定它而在地面上埋设的石围圈。立柱上的神面图案前后两面对称,造型夸张;石柱顶部还有清晰的对称纹饰和小凹坑。神面纹圆型石立柱出现在夹墙与南护墙两者间形成的9米宽的夹道中,这夹道相当于我们现在举行大型活动时,特意设置的比较隐蔽的廊道,人们必须经过这个夹道才能转到西护墙的中部,正式登上“大台基”。著名考古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刘庆柱认为,这种夹道的设计是汉唐宫殿建筑才具备的要素,没想到在4000多年前的石峁就有了雏形。
但邵晶认为石峁最有特色的石雕还是我们所见到的大量的“平面式”石雕,均雕刻在石材平整的一面上。这些平面式石雕多是对称式图案,有一些单体式图案,还有组合式的图案,既有神面,也有人面和兽面以及动物造型。有的已经具有叙事风格,如“人射马”“人骑牛”等,有的则非常抽象,属于符号式,比如五角星、几何图案等。
石雕从哪里来?目前有两种观点。一大批专家从使用背景观察,认为这些石雕中的一部分可能来自其他更早的高等级建筑,比如神庙,被石峁人“旧物新用”,在修砌皇城台大台基时嵌入南护墙。
但也有专家倾向于它应该是专门的建筑材料。石雕上大多是我们熟悉的、似曾相识的母体图案,可能受到北方欧亚草原文化的影响,但更多应该是承继了中国北方地区更早的兴隆洼、赵宝沟、红山等考古学文化的“石雕传统”,也和之后的商周青铜器的纹饰图案有一定关联,是一种多元文化的复合体。“它们是专门被打磨和雕刻、作为建筑材料砌在墙面上的,与4000多年前石峁先民砌筑石墙时‘藏玉于墙’或者以人头奠基的精神内涵大致相同,雕刻技艺很成熟,有阴刻、浅浮雕、高浮雕、圆雕等,展示出早期中国的文明高度。”
“目前我们只在南护墙外侧做了发掘,就出土了这么多石雕,也许以后会在西护墙、北护墙有更多的发现。目前见到的一些石雕已经有了叙事图案,具有了一定的表意功能。”邵晶的观点更为乐观。
 
口簧 是当代口弦琴的祖形
中国古代的都城大部分是夯土筑造,经过几千年岁月的剥蚀风化,很多已荡然无存,考古人不得不“土中识土”,现在终于有一座巍峨屹立的石头城,但考古反倒更要谨小慎微。皇城台采用了覆斗状或者说类金字塔状的建造结构,最高处有70多米,四周包砌了很多级层阶状护坡石墙。
目前皇城台东护墙北段的石砌护墙揭露长度约120米、高8至15米。之前这里全部被皇城台使用期间的厚达10余米的弃置堆积层所覆盖,考虑到发掘的复杂性,邵晶他们没有现成的办法可以采用,最后将之分隔成了十几段,一段一段分段发掘。就这样,硬是从东护墙北段上部的弃置堆积层中,筛出了数以万计的各类文物。
首先是口簧的发现。20多件形制精巧、制作规整的骨制口簧(现代称为口弦琴)和骨制管哨、陶制球哨一起出土。这些口簧均呈窄条状,一般长8至9厘米、宽逾1厘米,厚仅1至2毫米,由簧鞘和簧舌两部分组成,簧鞘内镂刻簧舌,乐器特征明显。陕西省考古研究院院长、石峁考古领队孙周勇说,最新测年数据显示,石峁口簧制作于距今约4000年前,这是目前国内所见年代最早、数量最多的弦乐器,也是近现代流行于世界各地的口弦类乐器的祖形。
数百件筒瓦、板瓦残片,暗示着皇城台是台顶存在着覆瓦的大型宫室类建筑;大量的卜骨,虽然未见文字,但灼痕非常清晰,说明这里的祭祀仪式中包含了占卜的内容;破碎的陶片,装了三四千箱,花了两年多时间,已拼出了20多件大型陶鹰,最大的有一米多高。(待续)
据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