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独家专访 本刊记者 彭立昭 文/摄

  发祥于京城的内画鼻烟壶,是中国传统民间艺术殿堂中的一颗璀璨明珠。京派内画鼻烟壶以其独特的制作工艺、精巧美观的艺术神韵,被海内外誉为“鬼斧神工”。而内画鼻烟壶这门技艺的传承背后,蕴藏着手艺人几十年如一日的匠心坚守。
  清末民初时期,叶仲三与内画高手周乐园、马少宣、丁二仲被称为“京派内画四大名家”。此后叶派内画又先后吸收王习三、刘守本、丁桂玲等为外姓弟子。杨志刚,19岁从艺,师从刘守本,成为京派内画鼻烟壶第四代传人。2008年内画鼻烟壶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2009年刘守本成为京派鼻烟壶内画项目国家级传承人。2011年,杨志刚成为京派内画鼻烟壶项目北京市级传承人。除了鼻烟壶内画的工作,杨志刚身上又多了一份传承的责任。他说:“在今天,鼻烟壶虽早已失去了实用功能,但作为传统文化的载体之一,它承载着许多优秀的传统文化,我应该让后人知道它,了解它……”
 
缘起: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杨志刚与这门手艺的结缘,源于30多年之前。
  1981年,高中毕业后的杨志刚以文化课第一的成绩进入原北京工艺美术厂。他说,“小时候我经常跟母亲到美术厂玩,对各个车间都很熟悉,唯独内画组我从来没去过,感觉这个车间在我印象中很神秘。刚进厂时,我被分配到内画班组学习鼻烟壶内画,第一次接触内画鼻烟壶就被迷住了。第二年,工厂举行了一个集体拜师仪式,从此我正式拜师学艺。”就这样,杨志刚与鼻烟壶内画结下了深厚的缘分。
  上世纪80年代,北京很多大学都有免费的夜校,杨志刚便报名参加这些夜校开办的绘画专业学习。在夜校里,杨志刚学了素描、色彩、国画人物基础、书法、篆刻等许多和鼻烟壶内画相关的基本技法,打下了良好的绘画基础。这一学,他坚持了10年,风雨无阻。
  “当时,进厂的前半年没有生产任务,我唯一的任务就是学习。没有接触过的人可能觉得内画特别难,不但要反着画、反着写,施展的空间还特别小,但那时候我没想那么多,老师怎么教就怎么学,按部就班也就会了。内画学习起来并没有那么难,觉得神秘高深,只是因为不了解,自己把自己给吓住了。”
  当然,即便揭开神秘的面纱,内画也并非短时间就能掌握要领的。杨志刚说:“刚开始的时候,师父只是让我先拿着玻璃壶坯从最简单的勾线练起,练了一段时间找到感觉后,我开始去临摹师父的一些作品。第一个鼻烟壶画我画的是《嫦娥奔月》,竟然用了3个月的时间,算是比较快的。”
  正是这股子韧劲儿,杨志刚很快脱颖而出,他协助师父刘守本创作了很多内画精品。经过不断努力,杨志刚不仅创作出了《长安灯会》《兰亭序》《三顾茅庐》等作品,还凭借这些作品在全国各类比赛中获了奖。
 
解密:内画鼻烟壶真的是需要躺着画吗?
  旧时一些迷信的老北京人实在不能理解:在如此小的鼻烟壶内是如何作画的。有的人认为是鬼神钻入壶中,施展法术而画出了精美画片,甚至还闹出了笑话。
  “那是1951年1952年左右,国家为了保护民间手工艺,把民间艺人一一找来了。我的师爷被领到当时的美术研究所,他很奇怪,因为别人办公的地方都有桌椅,而他的办公室里只放了一张床,就问人家是怎么回事?工作人员答复说,‘你们不都是躺着画画吗?’因为过去手艺人之间的封闭,北京的很多人不知道这画儿是怎么搁进壶里去的,于是管鼻烟壶叫‘鬼画壶’。师爷一听乐了,就跟人家讲,‘画的时候,是让壶躺着而人坐着的,所以我也得要一把桌子和椅子。’”
  杨志刚介绍,创作内画鼻烟壶并非易事,需要经历淡色起稿、勾画线条、皴染深浅、上色等步骤,每一步都不能忽视。“首先看鼻烟壶适合画什么,先进行图案设计,基本上不会打稿,有时候会在壶外面大概勾个构图,就直接开始画,画完以后配好盖儿,整个过程平均算下来大概十天左右画一个壶。”
  对于内画鼻烟壶,人们的认识还只停留在表面上,因而社会上关于内画鼻烟壶有一些不准确的说法,对此,杨志刚特意进行了纠正。
  “正视反画这个说法不准确,按正规的说法是讲用钩笔探进鼻烟壶里在内壁上反笔作画,不叫反画,叫反笔作画,这个比较准确。”他笑着说。
  画师需要一手握壶,一手用笔在壶内反向描绘,这样人们才能在外部看到正向的画像。但诸多限制之下,若没有对笔线条触的精准控制、对构图意境的胸有成竹,要想在鼻烟壶的盈寸内里中巧笔风流,创作出毫不逊色于纸绢之上的精妙书画,那简直是“难于上青天”。
  “京派内画在承袭了叶氏内画风格的基础上,也融合了其他各内画流派的艺术风格和现代绘画的艺术手法,形成了全新的现代京派内画艺术。”杨志刚边说边拿起一支细长的银质笔,探入一个寸余大的鼻烟壶内作画。轻描淡写之间,山水、花鸟、人物等图案便跃然而出。
  据悉,现在整个北京,掌握这门手艺的,算上他也不过五六个人。内画鼻烟壶的传承也曾困扰着他。目前,杨志刚已经收下了16位徒弟,他一门心思要让内画鼻烟壶这门古老的技艺传承下去。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