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布莱恩·克拉夫,英国足球名帅,因其在执教诺丁汉森林队时,取得的一系列辉煌的战绩(曾经蝉联过欧洲冠军杯的冠军),而被媒体誉为英格兰足球史上最伟大的教练员之一。
1984年10月19日,11岁的克雷格和13岁的哥哥亚伦正在桑德兰的一家酒店外,出售他们手工制作的两个娃娃。
当时,克拉夫执教的诺丁汉森林队就住在这家酒店,明天,他们将客场挑战纽卡斯尔联队。球队的后卫肯尼·斯维因对两兄弟的娃娃产生了兴趣,不过他手头没有零钱,于是,他就让兄弟俩在酒店门口等一下,看自己能找到些什么。
当斯维因再次走出酒店时,手里拿了一张写满签名的纸。克雷格回忆说:“斯维因说他很抱歉,他想让所有球员都签名,但有些球员已经睡了。不过,他又向我们承诺,如果我们第二天上午还能来这儿的话,就能得到其他球员的签名。他还给了我们5英镑。老实说,我觉得钱比签名更重要,因为那是第一次有人给了我们5英镑。”
次日早晨,克雷格和亚伦又来到了这家酒店外,刚好克拉夫从海滨散步回来。克雷格问他:“克拉夫先生,斯维因先生起床了吗?”当时,克雷格已经辍学一年了,体型瘦小,头发蓬松,长着龅牙,视力也不好。亚伦则有一对棕色的大眼睛,喜欢微笑。克拉夫觉得他俩很懂礼貌。
克拉夫说:“你们两个小家伙吃过早饭了吗?怎么没穿外套?会冻坏的。你们的妈妈怎么让你们这样就出门了?进酒店来吧,快点。”
两个来自贫穷家庭的男孩穿过酒店的旋转门,就像走进了一个新世界。他们的父亲杰拉尔德是一个招牌撰写工,脾气很坏,如果他喝了酒,或心情不好,家里就会变得一团糟。
克雷格说:“爸爸没有打过我们俩,但经常会因为一些小事打妈妈,比如鱼肉里有刺、西红柿三明治不新鲜了,或者妈妈没有赚够钱,不能让他体面地出去玩等。”
为了躲避家暴,兄弟俩有时会住在儿童收养所里,但他们仍然很爱父亲。在前诺丁汉森林队的右后卫吉姆·麦金纳利的印象中,克雷格和亚伦就是“两个脏小孩,似乎已经很多年没有洗过澡了”。
克拉夫邀请兄弟俩在酒店的餐厅吃了早餐,然后问他们是否喜欢足球。又把他们带到了圣詹姆斯公园球场,请他们观看了诺丁汉森林队与纽卡斯尔联队的比赛。第二天上午,克雷格送了张明信片给克拉夫,表示感谢,并在几天后收到了一封回信。克拉夫叮嘱他们要好好学习,照顾好妈妈。


几周以后,诺丁汉森林队再次来桑德兰打比赛,在球场门口,克拉夫又遇到了这对克雷格和亚伦。克雷格告诉他说:“我在学校被人欺负了。因为我父亲是黑人,哥哥是混血儿,我还长着龅牙。欺负我的那些孩子就在那边,他们正在倒卖门票。”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克雷格见识了克拉夫的人格魅力。“他走了过去,送给了他们十几张门票。‘但听着,如果你们要是再欺负他的话,我会知道的。’说完,他就和我们手挽着手走进了球场。似乎在说:‘他们是和我在一起的。’从此以后,那些家伙就再也没有欺负过我。”
1985年1月,克拉夫又邀请克雷格和亚伦观看了诺丁汉森林队客场与纽卡斯尔联队的足总杯比赛,并让他们坐在他的身边。克雷格说:“在走向教练席的路上,有人冲亚伦吐口水,让他‘滚回家去’。但当我们坐在他身旁时,就觉得自己是安全的。”
同年10月,诺丁汉森林队又一次来到桑德兰打比赛,克雷格和亚伦再次受到邀请,并被允许进入了更衣室。克雷格回忆说:“他(克拉夫)坐在更衣室的长椅上,背靠着墙,双腿交叉,脚尖往上翘起,问了我和亚伦一个问题。毫不夸张地说,那个问题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你俩还在上学吗?为什么不打电话问问你们的妈妈,看她是否愿意让你们和我在一起待几天?我会让你们呼吸新鲜空气,吃饱肚子。麦金纳利,打电话给他们的妈妈吧,就说如果她同意,就让他们到我家去度假。’”
就这样,经过在电话里的一番沟通,兄弟俩的母亲同意了。于是,他俩乘坐一辆奔驰车,抵达了克拉夫位于德比郡乡村的住所。当时亚伦14岁,克雷格刚满13岁,有趣的是克拉夫还对他俩进行了一次团队训话:“小伙子们,现在先说规矩。在这儿,你们随便怎么称呼我都行,叫我大脑袋或者布莱恩都可以。这是我的儿子西蒙,这是尼格尔,那是我女儿伊丽莎白。克拉夫太太永远是克拉夫太太,我没开玩笑,如果我听到你们叫她其他的名字,就会把你们绑起来。”
在克雷格看来,克拉夫的家简直太豪华了,“那栋房子就像电影里看到的那样,既大又白,一切都很美好。花园特别漂亮,房间地板上铺着绿色地毯,墙上长着常青藤。就连屋外的车道都很特别。当我们穿过房门时,感觉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第二天早上,兄弟俩醒来后,吃到了克拉夫亲自为他们烹制的培根三明治。克拉夫的家人也很欢迎克雷格和艾伦。早餐过后,18岁的尼格尔和20岁的西蒙就把他俩带到了楼上打乒乓球。克拉夫夫人留着波浪卷发,“总是面带笑容”,似乎并不介意丈夫将两个小流浪汉带回家。克拉夫的女儿伊丽莎白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也没说什么。克雷格说:“他们都太善良了。”
兄弟俩在一间能够看到花园的房间睡觉,房间里放着“三四个大衣柜”,克雷格发现其中的一个衣柜装满了克拉夫的绿色运动衫。“毯子闻起来很香,床上还有我们见过的最舒适的枕头”,这些都是这兄弟俩以前从没有享受过的。(未完待续)

据《新体育》廖建蓉/文 整理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