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木 匠

 

在人类所有的感情当中,我以为最苦的一种,就是相思。
说它苦,是因为它是最拿得起、放不下。
是以李白说“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李商隐说“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晏殊说“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柳永说“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又说“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贺铸说“若问闲情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元好问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既知相思苦,干吗还非苦相思?因为相思就如同是一盏功夫茶,苦中却又带着一缕清香。就是这缕清香,诱惑了古今多少有情人!
终有道:“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岂不闻:“人生自是有情痴,此事不关风与月”。
说得没错,如果当初不相识,哪来今日相思苦。谁叫你今生偏又遇着她(他),正所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你还理智?别逗了,你就是再有理智,你能理智得过你的肾上腺素?什么是人性,这就是人性。“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所以,最可恨既知相思苦,还要苦相迫。北京台刚播完一部名叫《爱我就别想太多》的电视剧,其中有一对恋人——莫衡与杨丽雅。其实,两人方方面面都挺般配,本来是可以谈场很温馨的恋爱,可偏偏好恋爱不得好谈。
实事求是地讲,莫衡身上不是一点毛病都没有。再说一点毛病都没有的人,你敢和他谈恋爱?如果你也是个完人的话,那找完人恋爱,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否则那你的压力可就大了去了。
莫衡是个律师,认为凡事都需要契约精神。谈个恋爱也要搞个《恋爱协议》,当然,他的出发点并不只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双方在恋爱中的权益,都不受到侵害。
于是,杨丽雅就觉得不舒服了。她倒也爱对方,亦能感受到对方对自己的爱。但因为有这个“协议”在,肯定她就不能像一些恋爱中的女生一样,以各种“欺负”男生为快乐。于是,她就想改改老莫这在她看来,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一点不知浪漫为何物的毛病。这也无可厚非,哪个女生会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友,能对自己各种迁就与忍让?
可是让人不能理解的是,明明手段千万种,怎么偏就选了一个最不好的方式,以不断地与其他男人约会的方式,来刺激对方做出调整?尽管协议中,没有不许双方正常交往其他异性朋友之规定。但她难道就不清楚,她的这种做法对于老莫来说,有多残忍!她就不怕把他刺激得跳了楼吗?
所以,尽管最后的结果,也是预料之中的皆大欢喜——男人中计,改弦更张,从此二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可我怎么就觉得,这与其说是抱得美人归,毋宁说是从此臣服在了那个心眼儿多得啊,数也数不过来的美人的脚下了呢?她要是个好人还好,要是个坏人,那就等着以后受苦吧。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