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李雄峰

 

十六七岁的年纪,正是特别要面子、爱出风头的时候,可是因为家里管得过于严格,有时让自己特别没面子。于是,抓住一切机会逆反、心理上更信任依赖朋友,就成了这类孩子身上的性格特征。我得承认,自己那时候就属于这类孩子。
回想一下,那时候的北京孩子,绝大多数都特独立,也特胆儿大。找个借口就能男孩女孩的一伙人要么骑车,要么坐火车、长途汽车,就来趟远足,开心地玩儿上一整天。绝对令我羡慕不已,“馋”得直流“口水”。可是,除了和家长坐火车去宣化大山里过寒暑假,这种朋友们在一起的远足却是可望不可及。
上高中的那一年假期,初中同学、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杨军、欧阳颂民、艾军、王旭打算去天津玩儿一天,并且说不能落下我,杨军和欧阳甚至“合资”提前把火车票都给我买好了。要知道,一旦成行,注定要记录在自己的“史册”当中。一不做二不休,一方面告诉家长,是初中老师带队去(我都替老师觉得冤枉,现在话讲,叫“躺枪”)。另一方面,为了不让大人起疑心,特意只管家里要了一顿饭钱,而把自己平时存起来的一大堆钢
儿换成了整钱,偷偷装在了身上。
当五个好朋友踏上开往天津的绿皮火车的时候,我的开心程度比他们四个要高涨好几倍。不过,还有一种隐隐的潜意识我估计他们没有——生怕家里人发现了真相,追赶过来将我捉回去。终于,当火车轰隆隆地驶过海河大桥的时候,透过打开的车窗,吹进来一股海河清凉的风,那颗悬着的心,才终于落在了地上。
快乐的旅程开始了,第一站是天津最著名的劝业场。五个人费了很大的劲,才在劝业场前分开了众人,找到了一块空地,以劝业场为背景,照了一张珍贵的合影。随后,五个好朋友径直扎进了劝业场——火车上我们就已经商量好了,天津著名的好吃的太多,万不可一样儿一顿儿吃饱,最好,边逛边吃,尽可能多地多吃几样。就这样,贴饼子炖小鱼儿、狗不理包子、崩豆张、大麻花……别看艾军和王旭是女生,也都和我们抢着付账。最后,身上除了留够了返程的车票钱,他们的钱全都买了各种小食品。要不就说我喜欢和他们做朋友,可以学到他们身上的优秀——他们说,小零食准备给家人带回去尝尝。而我却没有这份心,也不是没有这份心,生怕买了超过家人给的预算经费,反倒“暴露”了。
吃饱喝足,我们又漫步在海河边,趴扶在河岸边的护栏上,看着河面上来来往往的船只,聊着各自的心事,憧憬着未来。海河上又吹来一阵清凉的风,看着他们四个人的长发(留一回长发曾是我儿时的梦想)被风吹拂的样子,我多希望生活就这样定格呢……
几十年就这么过去了,我可以留起了花白的长发,却找不到这四位朋友了,然而,海河边微风中的五个少年的身影却永远地刻在了心底。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