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毕 明

 

50多年前的一个冬天,我几乎是刚刚满月就离开了东北,而爸爸妈妈的所有亲戚几乎都在东北。离开后,家里跟东北的亲戚联系得不是很多,其中走动相对较多的就是妈妈的唯一的哥哥了,我管他叫大舅。
大舅住在东北的一个大城市,有三个孩子——大表哥、表姐和二表哥,二表哥差不多比我大将近10岁,我只见过他两次。
第一次是1995年,我结婚,算是旅行结婚吧,带着媳妇和妈妈回到了这个梦中的城市,那时大舅、舅妈、表哥、表姐还都在。二表哥还很年轻,爱穿,打扮时尚。虽然他只是接了舅舅的班当了一名电工,但人很热情,虽然妈妈说二表哥有些不务正业,但那时我没觉得他有何不好。二表嫂长得漂亮,性格也不错,我想二表哥一定会很幸福。
可是后来几年,大舅家的日子就糟糕透顶了,先是舅妈得了半身不遂,大表哥、表姐伺候了好多年,人还是走了。接着大舅也得了脑溢血,没过多久也永远离开了亲人。更为悲惨的是,过了几年,这一大家子的真正顶梁支柱大表哥也因病逝去。妈妈说,大表哥不在了,这个家就彻底散了。
后来听妈妈说,二表哥根本不好好干本职工作,跟人一起做些生意也是赔钱。
第二次见二表哥是在我所生活城市的火车站。一天,我突然接到二表哥打来的电话,他说他已经到火车站了,让我去火车站见他,他有急事要立即返回东北。我并不知道他要我去火车站有什么事情要说,但也不能不去。
到了火车站,二表哥告诉我,他要向我借钱。虽然只是区区一万块钱,可是那时我刚刚结婚,根本没有攒下什么钱。看着二表哥身穿破旧的衣服和憔悴的表情,我心里很不好受。而二表哥借钱的理由实在让我不能理解——说什么有几万块钱,二表嫂就不跟他离婚了。我当时就蒙了,实在难以理解。但是看着他万分痛苦的表情,我又不忍心完全拒绝他,因为我知道这所谓的借,肯定是有去无回的。最后,我说我只能借给他5000块。之后,我给他出了返程的火车票钱,跟二表哥说,我明天就把钱给他电汇过去。
送走了二表哥,我手里提搂着他给我带来的一小塑料袋红肠,我开始犹豫起来,要不要给他汇款。答应了人家的事儿还是必须去做的,第二天我就把钱给他汇过去了。
二表哥最终也没能成功阻止表嫂离他而去,或许那只是借钱的一个借口而已。
前几年,二表哥因病去世。临走时,在他身边的只有他姐姐一家人。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