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邢大军

 

 

“赫哲语只有声音而没有文字,不及时进行抢救的话,民族语言失传,将是我们最大的损失。”78岁的尤金兰时常忘事,但在说起赫哲语时,她的眼中闪烁着光芒。

历史上,赫哲族是一个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少数民族,历史上他们都是以口头说唱形式传承自己的民族文化。

语言是一个民族或族群的重要标识。一个民族失去了语言,这个民族的灵魂也将随之逝去。尤金兰曾是黑龙江省饶河县四排赫哲族乡中心校的一名赫哲族教师。出于强烈的民族责任感,尤金兰决定对赫哲语进行“抢救”。

 

 

 

 

 

赫哲语主要分布在中国黑龙江省的同江、饶河等县的沿江地区。如今,赫哲族大部分人已改用汉语,只有五、六十岁以上的人还能讲赫哲语。

1986年,尤金兰在学校开设了赫哲语课程,包括学唱赫哲族歌曲、学习词汇、练习对话等。一段时间后,不仅赫哲族学生学习热情高涨,其他民族的学生也纷纷要求学习。

为了提升学习质量,尤金兰挤出课余时间编写课程教材,白天没空,只能晚上在灯下伏案写作。

 

尤金兰说:“赫哲语是我们整个民族的财富,不光四排乡的赫哲族人要学习,所有的赫哲族人都应该将这个语言传承下去。” 

没有同类型的课本和资料,尤金兰多次走访赫哲族老人,边学习边记录。经过几年的整理修改,终于编写成一套供本校学生使用的、用钢板刻印出来的“教材”。

后来,在尤金兰与女儿一起整理之下,《赫哲语口语教材》《赫哲语对话及阅读》于2013年和2020年出版。

这两本教材印刷出版后,尤金兰说把教材发放给同江、抚远等地的赫哲族人,很多人都在用它来学习赫哲语。

 

 

尤金兰说:“我们赫哲族过去经受了不少苦难,如果没有党和国家的帮助,不知道我们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为国家和民族做些什么。写教材不是为了卖钱,大伙儿都能学比啥都强。”

 

在《赫哲语口语教材》中,尤金兰与大女儿采用汉语拼音及汉字谐音对照的方式进行标注,这种方式易学易传播,但准确度欠佳。

为了更准确地记录发音,在编写第二本教材时,她决定采用国际音标标注,已入古稀之年的她用了三年多时间才掌握了这套标音法。

“做这些虽然自己苦点、累点,但能为国家和民族做些工作,我心里感到光荣。希望赫哲语能更受重视、更好地传承下去。”尤金兰说。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