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文化意趣

精彩内容

邢大军

一张纸、一碗浆糊、一把刻刀……她用非常简单的工具从事着古籍修复这件很不寻常的工作。

所谓古籍,是指书写或印刷于1912年以前,具有中国古典装帧形式的书籍。

“纸寿千年,绢寿八百”,在时间的考验下,古籍很难完好无损地保留下来,这就需要古籍修复师去修补那些残损。

年近60岁的尹光华是宁夏图书馆的古籍修复师,她用40年时光,凭借一双巧手和丰富的经验,在流淌的时光里,让一本本斑驳破碎的古书“重生”。

 

 

 

人们常把古籍修复师比作为古籍“治病”的“郎中”,而要想当医生,没几年的勤学苦读是做不来的,古籍修复师其实也是如此。尹光华说:“一位好的古籍修复师,不仅会给书籍修修补补,还要懂书籍装帧形式、纸张鉴定和发展历史、版本学、目录学、美术等相关知识。”

1980年,尹光华来到宁夏图书馆工作,1983年被安排参加全国的古籍修复培训。回忆当年,她说:“当年教我们的师父,是上世纪60年代在北京图书馆,跟着我国近现代古籍修复泰斗张士达先生学的。后来他们那一批人也成了大师,继续传承古籍修复工艺。”

尹光华认为,通过古籍修复能一次次接触并感受到古籍的美,从古籍的装帧,还有书衣、书线、书角、书口的做工和配色等细节,都可以感受到古籍的气韵,尤其是一些善本古籍,更能体现古籍的艺术性。

 

 

 

 

古籍是文化的承载,岁月的见证。古籍经千百年的保存,残破不可避免。

在她的桌面上,摊着一张反面朝上的书页,只见她用毛笔蘸水润湿书页,用小镊子将破损部位舒展开来,再用毛笔蘸着浆糊,一笔一笔刷在破损的边缘处……眼下,尹光华面对的“患者”是清朝古籍《近思录》。

古籍留存至今,虫蛀、发霉、酸化、断线等“伤病”是常态。为防对纸张造成损伤,修补时所用到的浆糊都是尹光华手工调制。尹光华表示,这些年来,她累积了不少古籍修复的经验,古籍存在的问题她凭经验就可判断出来。此外,她还会抽时间研习古籍,学习纸张理论知识。

尹光华耐得住寂寞,用一双巧手和古籍修复的匠心,让古老的文字、泛黄的纸张再次展现在世人面前。有时候,为修复一本残缺严重的古籍,尹光华一坐就是一整天,而这一整天却只能修复一到两页古籍。正因如此,古籍修复这个行业鲜有人问津,而尹光华却坚守了40年。

尹光华表示,一本破损严重的古籍,要耗费她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彻底“复原”。

1991年,贺兰山拜寺口双塔出土了5.74米长的佛经长卷和《吉祥遍至口和本续》,出土时,两件古籍均有破损,对其进行修复的任务就落到尹光华身上。

尹光华说,当时修复这两件古籍的时候,真的是万分小心。修补残破的地方,也是用毛笔蘸着浆糊,一笔一笔刷在破损边缘处。就这样连续一周多时间,两件古籍才修复完成。

 

 

 

“有些书再不修就灰飞烟灭了,我要尽可能地修复它,让它活得更久一点。”她说,全国约有5000万册古籍,至少有三分之一要修。

40多年时间里,她先后修复了一大批珍贵的古籍藏书。如今,仍有一大批古籍“等”着她妙手回春。

目前,尹光华就要退休了,如今她最惦记着的是带徒弟的事。“馆里其实还有其他人参加过国内组织的培训,但古籍修复这件事,不是一两次培训就能上手的,还需要有人手把手地教。”

尹光华说:“未来,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双手修复更多濒危古籍,进而为这些文化瑰宝中蕴含的中华优秀传统文明永续利用、薪火相传贡献一份力量。通过修复古籍能够跨越时空与古人对话,且修复后的古籍就能再保存一两百年,自己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再多都是值得的。”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