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真情

精彩内容

 

 

  谌龙1989年出生于湖北荆州一个体育家庭,父母都曾是武汉军区的篮球运动员。母亲张玉霞退役后进入沙市区农商银行工作,父亲谌华是荆州教体局干部。谌龙遗传了父母良好的运动基因:6岁时身高就达到了1.38米,而且爆发力出众。1995年,正上幼儿园的谌龙被沙市体校教练丁启红看中,开始练羽毛球。

 

母亲叫醒儿子逼他练球

 

  自幼被父母及祖辈宠爱的谌龙,性格有些柔弱,怕吃苦。但张玉霞知道体育这条路很残酷,没有顽强毅力不可能出成绩,因此她对儿子格外严厉。
  当时,谌龙每天在体校训练3小时,张玉霞觉得运动量不够,每天晚饭后骑车载着儿子到训练馆加练2个小时。因长时间握拍,谌龙的手掌经常磨破皮,张玉霞就给他的手掌缠上几层纱布。中途小憩,谌龙有时困得靠着墙壁就能睡着,但只要休息时间结束,张玉霞会立即叫醒儿子,逼他继续练球。1999年夏,丁启红教练告诉张玉霞:“谌龙缺乏耐心,经常不能坚持训练,总是找借口偷懒。”张玉霞再出狠招:中午让谌龙光着脑袋在烈日下站1个小时。室外温度高达38℃,很快,咸涩的汗水流进了谌龙的眼里、嘴里。他可怜兮兮地哀求:“我好渴,给我一瓶水喝。”“妈,我坚持不住了,要晕倒了。”张玉霞却虎着脸一言不发。谌华冲妻子发火:“儿子都快中暑了,哪有你这么狠心的妈妈!”说着,他准备下楼带儿子进屋。张玉霞截住丈夫,说:“你要是跟我唱对台戏,以后我就不管了,儿子全权交给你来管。”夫妇俩曾有过约定:不当着儿子的面吵架。谌华狠狠地用拳头捶墙发泄不满。张玉霞与丈夫沟通:“我是女人,比你更心软。你也是运动员出身,知道这条路的残酷,不对儿子狠一点他能成才吗?”
  这些年,妻子为了儿子完全失去了自己的生活:她很少参加战友和同学聚会;单位组织旅游,她一次都没去过;一年到头,她连回娘家的次数都屈指可数……她这样还不是为了儿子将来有出息?这样一想,谌华气消了,给妻子道歉:“对不起!我就是发几句牢骚,你别放在心上。”

 

三天两头给妈妈打电话

 

  严管之下,谌龙在沙市体校很快脱颖而出。2000年9月,福建厦门体校来沙市体校选队员,谌龙被选中。荆州离厦门1200多公里,11岁的谌龙害怕独自离家去外地。临上车,他将火车票藏了起来,谎称车票丢了。张玉霞急得不行。偶然间,她发现儿子总是下意识地捂着帽子,便突然伸手摘下了儿子的太阳帽,藏在帽子里的火车票掉了下来。随后,她强行将儿子推上了火车。列车驶离站台,谌龙还含着眼泪喊妈妈。待火车走远,张玉霞蹲在地上哭了。谌华拉起妻子说:“现在对儿子狠,就是为了让他将来少流泪。儿子慢慢大了,会理解你的。”
  厦门体校实行半军事化管理,训练、作息都非常严格。谌龙三天两头给妈妈打电话,要回家。每次张玉霞接电话都要训儿子一通。
  2003年5月,她突然接到谌龙从武汉打来的电话:“妈,我被体校退回来了。”当时正值“非典”时期,要是被感染怎么办?张玉霞和丈夫急忙赶到武汉接儿子。一家三口返回沙市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医院进行隔离检查。虽然结果一切正常,但张玉霞和丈夫还是失眠了:儿子已经14岁,再回小学读书已经不现实,怎么办?

 

两次被开除刺痛妈妈心

 

  次日上午,张玉霞拨通厦门体校教练林江利的电话询问情况,这才知道谌龙被退回的缘由。原来,随着新队员入校,谌龙以老队员自居,经常不完成教练布置的任务。林教练为杀一儆百,忍痛将他开除。当天,谌龙赌气离开了体校……张玉霞诚恳地向教练道歉,恳求道:“谌龙已经打了7年羽毛球,文化课也耽误了,能否再给孩子一个机会?”林江利这才向张玉霞道出实情:“谌龙有天赋,这次将他退回,就是让他反省。”随后,林教练通过电子邮件给张玉霞发了一份训练计划,希望她督促谌龙在家训练。为了不让教练失望,张玉霞对儿子格外严苛:早上天未亮就把儿子赶到训练馆,让他跑2000米、做100个俯卧撑;上午训练到1点半才吃午饭;休息两小时,再一直练到晚上9点,强度远超训练计划。一周后,谌龙受不了了,球拍一摔坐在地上跟妈妈怄气。张玉霞跟他交心:“从事体育最忌讳半途而废。有的学员吃不了苦终止训练,结果文化课也耽误了,就业艰难,只得去浴室当搓澡工或在街边摆地摊。你应珍惜当下,不该放纵自己,否则只会换来一生卑微。”想起这些年母子俩吃的苦,张玉霞说着说着便抽泣起来。在谌龙记忆里,妈妈从未流过泪。意识到自己伤了妈妈的心,他难过地说:“妈我错了,以后好好训练。”
  此后,谌龙不再与妈妈对峙,每天坚持训练9小时。6月中旬,张玉霞问儿子:“你还想回体校吗?”谌龙点头:“想,做梦都想。”“那你打电话向教练认错,看他给不给你机会。”谌龙当即拨通了林教练的电话,检讨了自己的错误,并说明了在家的训练情况。林教练听罢,说:“那你回来吧!”
  经历了这次挫折,谌龙性格里少了几丝浮躁,多了几分执着与成熟。天赋加上苦练,很快让谌龙成为厦门体校的希望之星。2004年国庆节,张玉霞和丈夫赴体校探望儿子,谌龙对他们说:“你们以后别为我的未来担心了,我有信心打进省队,这样退役时就会安排工作。”张玉霞告诫儿子:“你应该有更高的目标和追求。妈希望你3年内进国家队,将来拿世界冠军、奥运冠军。”
  为激励儿子,2010年9月,张玉霞告诉谌龙:“我和你爸想学打羽毛球,你送给我们两套印有你名字的冠军球衣吧,那样我们才有面子和动力。”2011年10月,谌龙勇夺丹麦羽毛球公开赛男单冠军,准备送给父母两套球衣。张玉霞不买账:“公开赛冠军成色不够,世锦赛、奥运会男单冠军才够分量。”谌龙明白了母亲的良苦用心,向世界冠军、奥运冠军发起了冲击。
  2014年9月,谌龙勇夺世界羽毛球锦标赛金牌。次年,在雅加达世界羽毛球锦标赛上,谌龙成功卫冕,排名跃升至世界第一。2016年5月,国家羽毛球队宣布出征里约奥运会名单,谌龙顺利入选。8月20日,里约奥运会羽毛球男单决赛,在谌龙与马来西亚运动员李宗伟之间展开。谌龙势如破竹,以2∶0完胜对手夺得金牌。多年付出终于有了回报,张玉霞与丈夫热泪盈眶。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