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真情

精彩内容

 

  2018年2月4日,吴亦凡登上美国“超级碗”,成为首登该舞台的华人明星!回国3年,他获得“亚洲最具影响力男歌手奖”,并出演《老炮儿》、《美人鱼》《西游伏妖篇》等电影。当他撕掉“小鲜肉”标签,成为当红实力派巨星时,曾经希望他老老实实当一名医生,并与儿子“相爱相杀”多年的单亲妈妈,不禁热泪长流……

 

“去韩国,起码可以挣脱母亲的管制”

 

  2000年,父母离婚后,妈妈吴秀琴独自带着10岁的吴亦凡,从广州来到温哥华做生意。后来,他们在加拿大长居下来,吴亦凡也改随母姓。离异后的吴秀琴对儿子的管教更严厉了。那时,吴亦凡正在读初中,有时写完作业想玩一会电脑游戏放松一下,母亲就推门而入,“叭”一声关掉电脑,大声训斥。吴亦凡交什么样的朋友,也要经过母亲的严格筛选。有一次,他把班上的一个小伙伴带回家中,而吴秀琴早对那个叛逆少年有所耳闻,就没给他们好脸色看,让自尊心很强的儿子颜面扫地。那一晚,吴亦凡躺在床上,流下委屈的眼泪。他想到自己童年的一幕:六七岁时,因家人工作繁忙,小亦凡不得不在游泳课上消磨暑假。湿热的广州刚下过雨,露天泳池漂着很多树叶,池水混浊。当教练说跳下去时,他是唯一毫不犹豫跳进脏水的小朋友。第二天,吴亦凡因耳朵发炎被送进医院。这个举动并不是因为他有多勇敢,而是他从小“不太愿意让别人失望,尤其是长辈”。
  从广州来到陌生的温哥华后,每天在学校吃午饭,对于吴亦凡而言是非常尴尬的时刻,看着其他小朋友特别熟地聚在一起吃,他只能一个人坐着,这让他变得非常内向和自闭。如今,好不容易有个主动亲近自己的同学,却被妈妈下了“不许交往”的禁令,他自然满腹委屈。
  吴亦凡渐渐从一个乖男孩变成了叛逆少年。有几次和母亲吵架后,他愤然离家出走。
  吴亦凡读高中后,家里的经济压力越来越大,母亲变得更口罗嗦。为了减轻妈妈的负担和“每日说教”,也为了向她证明自己的吃苦精神,吴亦凡开始利用假期打零工。他去餐厅洗碗,到KTV端酒盘,其间吃了不少苦头。
  吴亦凡从没有想过要当明星。但他因为陪同学去面试,命运发生了逆转。那天,韩国的一家娱乐公司来温哥华招练习生,听到“包吃包住”四个字,去韩国的念头一下子在吴亦凡脑海中闪现。他想:如果真能成行,起码可以挣脱母亲的管制!

 

“太爱我,才把我当成生活的全部”

 

  形象高大俊美的吴亦凡被这家韩国娱乐公司招收了,但合约期长达10年。吴秀琴觉得,这是孩子最宝贵的青春时光,不该拿去豪赌未来。“你做个医生,然后结婚生子,陪着妈妈在这里生活,不好吗?如果去韩国,合约到期你都30多岁了!”她哭着挽留儿子。吴亦凡还是一咬牙,流着泪走了。
  到了韩国后吴亦凡才发现,做娱乐公司的练习生,远比在母亲的掌控下生活更“压力山大”。公司要求学员们不能缺课,不能擅自谈恋爱,乃至衣食住行和私生活,都要听从公司的统一安排和“人设包装”。
  公司制造出的是一种多达十几人的偶像团体,通过唱歌、跳舞、参加综艺节目吸引粉丝。“我们每天都在苦练舞姿和唱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道。为了得到公司给你的机会,必须接受魔鬼式训练。从早晨一直训练到深夜,甚至凌晨。”在艰辛又迷茫的日子里,吴亦凡经常会想念万里之外的妈妈。
  有一年除夕之夜,吴秀琴给儿子打电话,但怎么打都没人接。原来,当时吴亦凡在公司正遭遇情绪崩溃,年三十的电话他咬着牙不敢接,怕听到妈妈的话“就待不住,就熬不下去了”。第二天,吴亦凡给妈妈回电话,还是没忍住哭了,但他没让妈妈察觉,一直说自己“挺好的”。
  这些心酸的经历,后来被吴亦凡写进歌里:我强颜欢笑,是不想看到你流泪。只想听你再为我唱首摇篮曲,我泪如雨下,是为了你的微笑。这是我为你唱的摇篮曲……
因为距离变得遥远,吴亦凡和母亲的关系从无解的冲突变成了关心的思念。吴亦凡一直渴望的亲近,终于在和母亲分开后出现了。除了一年一次见面,吴秀琴每周都和儿子通电话。一次,她在电话中听出吴亦凡情绪不对,关切地问:“你想家吗?累的话你就回来,什么也不用担心,我们不当什么明星了,安安稳稳过平凡人的生活。”闻此,吴亦凡一下子哭了,继而又倔强地说:“我不能半途而废,我要坚持到最后。”
  自从儿子离开温哥华,失去生活“重心”的吴秀琴苍老了许多。“儿子在训练吗?他是不是觉得挺苦的?”每当吴亦凡不能接听她的电话,她都会呆坐在家中自言自语,晚上辗转难眠。
  一次,当吴亦凡在母亲闺蜜发来的电子邮件中了解到这些细节时,顿时泣不成声。

 

“妈妈,您的儿子长大了”

 

  理解了母亲的苦衷之后,吴亦凡变得更加坚强,每天勤奋练习,希望能够早日登上舞台,让妈妈感到骄傲。可是,公司对吴亦凡出道时间的允诺从一年变成两年,后来又变成三年、四年。到了2012年,吴亦凡终于作为EXO组合的成员正式出道,而此时,他已经是这里训练时间最长的外籍练习生了。
  虽然开始了表演,有了收入,但公司分给吴亦凡的演出费非常少。为了节省开支,他连续吃了半年公司提供的简易盒饭,然后把全年的积蓄一共40多万元,悉数打到妈妈的卡上。在电话中,吴亦凡骄傲地说:“妈,给自己买些好看的衣服,遇到合适的人就去谈恋爱,您的儿子长大了!”电话那端的吴秀琴听着儿子的话语,捂着嘴,泪流满面……
  吴亦凡心里非常压抑,由于长期不合理的高强度工作透支睡眠和健康,自2013年7月开始,他靠吃药、输液来维持工作状态。2014年3月回国演出时,他在医院被查出患有心肌炎。吴亦凡向公司提出抗议,要求“尊重艺人的身体健康和人格尊严”,却遭到公司下马威式的数月“雪藏”。
  2014年7月,吴亦凡下定决心,宣布与公司解约,并向法庭举证自己遭遇“压制、不公正、限制资源等对待”。这一次和命运搏斗的背水一战,母亲成为他背后最强大的支撑。当吴亦凡对妈妈说:“我是抱着最坏的打算回国的,如果国内不接受我,就无法继续在这个行业生存下去了。”吴秀琴回答:“没有关系,儿子你干什么都行!”
困境中,母子俩并肩作战。吴亦凡回国后,主动邀请母亲来帮助自己。在举目无亲的北京,两人租了一套房子,分别7年后再次长期团聚。对演艺圈一无所知的母亲,开始边学边干地做吴亦凡的助理和经纪人,母子俩一起辗转各地工作,辛苦而温馨。
  让吴秀琴备感欣慰的是,儿子已经成长起来,很有自己的主见和原则。吴亦凡靠拼命做事的风格和态度,用实力说话,曾被质疑的他终于撕掉了“小鲜肉”标签,成为90后明星的代表人物。走红后,他在北京给母亲买了房子。工作之余,他会照着食谱,有板有眼地给妈妈做美食,陪她四处旅游,或干脆母子俩在家中种花、养草、听音乐。
儿子成为巨星,可吴秀琴依然在为儿子操心,她会叮嘱吴亦凡:演唱会票价不要订得太高了,给粉丝的礼物不能收费,要关心他人……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