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真情

精彩内容

 

  沈志涛1982年出生在河南濮阳。两岁时,他连续高烧多日,父母赶紧把他送到了医院。他在这家乡镇医院住了半个月,高烧渐渐退去,可就在出院这天,他的左腿突然变得一瘸一拐。后来,他在家人的帮助下,通过查字典的方式自学文化知识。

 

流浪中结缘另一半

 

  为了证明自己的人生价值,沈志涛想出去挣钱自力更生。他学习做草编,后又学了一年的无线电,到一家电子厂打过工。因为长时间坐着,他的腰椎不好,不得不离开工厂。后来,他跟着收音机学唱歌,四处游走成为流浪歌手。
  沈志涛来到杭州时,有一位残疾人朋友问他有没有女友。他说没有,对方说自己认识一个女生,问他想不想考虑。沈志涛有些犹豫,自己双腿行动不便,身上没什么钱,从未奢望能恋爱结婚。这位残疾人朋友鼓励他,说对方是个袖珍人,身高只有一米三,或许他会有机会。
  沈志涛添加了这个叫措毛的女孩的联系方式。两人聊起从小到大的经历,由于身体残疾,他们曾多次被身边人歧视,类似的遭遇让他们有很多共同话题。仅仅聊了几次天,沈志涛就问措毛:“做我的女朋友好吗?”措毛踌躇了一小会,就在对话框上发来一个害羞点头的表情符号。
  在对的时候遇到对的人,常常能让一段感情迅速升温。又经过一个多月的线上交流,沈志涛决定把措毛接回家让父母看看。当时是冬天,厚厚的冬装给他的行动带来更多不便,需要有个人陪他去接措毛。之后,沈志涛的大姐同意陪他踏上北上的火车,去接措毛。一路上,沈志涛还有些忐忑,他不知道措毛的父母会不会同意他们俩的婚事。他想了一个办法,进门先叫叔叔,再叫爸爸,这样可以避免尴尬。没想到,措毛的父亲很快就答应,一点也不嫌弃他。经过一千多公里的长途跋涉,措毛被沈志涛接到家中。

 

家庭走到山穷水尽

 

  2012年12月28日,家里借了一万元,为沈志涛和措毛办了婚礼。结婚,让沈志涛看到不用再流浪的希望。他梦想着措毛能弥补他行动不便的缺陷,婚后自己做手工艺品,或者开个家电修理店,而妻子全心料理家务,经过一段时间打拼,一定能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一个多月后,措毛怀孕,小生命即将诞生,沈志涛的心里美极了。措毛怀孕3个月,沈志涛带她去做产检。没想到,医生报告出来后,打碎了沈志涛的美梦。“你还想要孩子?能保住大人的命就不错了。”原来,措毛有先天性心脏病,医生说她继续怀孕下去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摆在沈志涛面前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生下孩子,以妻子的生命为代价;另一个是保住妻子的性命,治疗好她的心脏病,但是这个孩子肯定不能再要了。
  孩子以后可以再生,但与妻子阴阳两隔是沈志涛无法承受的。沈志涛瞒着妻子,在人流告知书上签下名字。这时,医生又发现了新的情况。措毛不仅有先天性心脏病,还患有重度“肺动脉高压”,人流手术暂时也不能做了。措毛在重症监护室里治疗12天,先治疗肺动脉高压,然后等情况稳定了,再做流产手术。这十多天下来,花了好几万元。出院的时候,医生建议措毛把身体休养得好一些,再到医院做一个心脏手术。
  那段时间,沈志涛一面在家里照顾妻子,一面上街卖唱、卖草编。他从网上找来术后病人调养身体的食疗药方,给妻子煲汤,熬营养粥,亲自一口口喂她吃下去。措毛知道病情后,情绪极度低落,一度有过自杀的念头。沈志涛假装很生气地说:“为什么要离开我?我们不是在婚礼上发过誓言,不能轻易抛弃对方的吗?我不会轻易放弃你,更不会让你自暴自弃。”
  安慰好措毛的情绪,钱的问题却时时困扰着沈志涛。结婚的钱,还是父母问别人借的;装修婚房的债务,至今没有还清;再加上治疗肺动脉高压、人流近十万元医疗费,已经让这个家庭走到山穷水尽的边缘。沈志涛只能拼命压榨自己,不断延长卖唱和摆摊的时间,回到家顾不上喘气和休息,马上在厨房里忙碌。仅仅过去一个月,他就出现头晕眼花、走路吃力的症状。
  2014年4月,沈志涛带着措毛再次来到医院,希望能治愈她的先天性心脏病。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医生说,因为错过最佳治疗期,目前只能采取手段尽量延缓症状的恶化。此外,手术中还有各种不可预测的危险。治还是不治的难题,再次摆到沈志涛的面前。有朋友劝他不要给妻子治病,他早已债台高筑,再治下去很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沈志涛说什么也不答应,他说既然娶了措毛,就一定要对她负责到底,哪怕赴汤蹈火。2014年5月19日,措毛在医院动了手术,总算扛过最危险的排异期。半个月后,措毛康复出院。沈志涛又是家里和外面两头跑,整个人变得更加憔悴、苍老。

 

命运多舛的夫妻

 

  2016年7月,妻子又一次怀孕,生下小广括,这回母子平安。儿子的出生,让沈志涛身上的担子更重了。除了付出父爱,他更要挣钱养家。他心中有些愧疚,因为一家人至今还生活在一间没有暖气、没有空调的出租屋中。想到这里,他编织草编的双手不禁有些微微颤抖。为了做草编,沈志涛经常在滑板车上一趴三四个小时,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完成一个草编作品需要十多分钟,沈志涛一上午能编近20个。完成这些作品后,他再从滑板车上坐起来,爬上轮椅休息一会。
  作为家里的顶梁柱,沈志涛通常上午在家做草编、串珠,下午出去唱歌或带着手工艺品到公园门口贩卖,一个月只休息一两天。措毛给他端来一碗冒着热气的白开水,心疼地用手抚摸他粗糙的脸庞。好在怀里的儿子很听话,睡醒了也不哭不闹。一家人的生活很苦,却也有一份温馨。
  长时间做草编的活,对沈志涛的胸腔压迫很大,内脏全部发生移位。沈志涛从不会对妻子和母亲说起这些,他不想让她们担心。作为男人,他宁愿把最苦最累的活儿独自扛起来。
  忙碌完一天,沈志涛慢慢爬上一张平板床,做一会“康复训练”。这又是他的杰作,这张特制的床是用废弃的电动车把改装的,随着电门的扭动,可以调节支架活动的频率。用塑料带把右脚绑在一根支架上,支架随电机带动的滑轮来回移动,拉着沈志诚的右腿不停伸缩。每天做一次这样的“康复训练”,能减缓腰椎变形的症状。
  沈志涛努力生活的状态感动了许多人。有一位好心人花了近5000元,购买沈志涛制作的20个草编手工品。还有很多不留名的好心人,在措毛做手术时伸出援手。沈志涛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回馈这些年得到的帮助。在他家客厅的南墙上,有两张醒目的贴纸——“一点爱公益”和“龙乡残疾人手工坊”。这是他建的公益群,主要是帮助生活困难的残疾人。如果有残疾人朋友愿意来学草编手艺,沈志涛都乐意免费教他们,甚至还管吃住。近一年时间里,有十多位残疾人登门学艺,获得了自食其力的本事。然而,上天又一次考验这对命运多舛的夫妻。
  2017年11月,沈志涛带着妻子去做检查,路上再次遇到意外,妻子措毛从车上摔下来,被送到ICU病房后,生死未卜。好在三天后,妻子从昏迷中醒来,度过了危险期。回想几年来经历的坎坷,沈志涛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他紧紧地抱着妻子……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