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真情

精彩内容

 

  徐根绪是辽宁省新宾县响水河子乡响汉村的村民。24年前,村里找到徐根绪,问他愿不愿意在乡里的烈士陵园当守陵人。守陵的工作很辛苦,一个季度只有135元的工资。乡里怕他不干,谁知他答应得特别爽快:“干,信着我我就干!不给钱也干。”徐根绪说:“我姥爷是老土改干部。小时候,老家在本溪桓仁那边,我姥爷曾经给八路军带过路,帮他们在地窝棚里躲敌人。每到过年的时候,姥爷就给八路军烈士们上坟,姥爷说,这些人也有父母妻儿,为了打跑日本鬼子,为了干革命保江山,把命都搭上了,名都没留下,不容易。我们今天的太平日子有人家一份功劳,别忘了。”姥爷不会说豪言壮语,但他用言行影响了儿孙——对烈士的感情,除了景仰,还有发自内心的亲人般的追思。

 

一诺千金的一对好夫妻

 

  徐根绪一诺千金,不计报酬,为烈士守墓,直到今天,已是第25个年头。记者想起一句名言:“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老徐待在大山深处,数十年如一日,默默无闻,心甘情愿,守护着烈士的英灵,渐成信仰。
  这信仰来自他朴素善良的天性。“人不能忘本。”徐根绪说,“我1957年上学,念了12年书,高中毕业,赶上‘文革,没考大学。那是困难的年代,家家都穷,能念得起书的不多。我母亲东借西凑,说砸锅卖铁也供我念。我毕业了,在本钢参加了工作,啥都好,可这时候母亲病倒了,父亲在生产队当队长,弟妹们都小,为照顾母亲,我辞职回家。有啥比老妈重要呢!“那时候就有人说我傻,多少人想进城当工人,你却把这铁饭碗轻而易举扔掉了。后来我守陵,又有人说我傻,说一个月四十多元钱,和没给有啥区别,家里事全耽误了,干点啥不好!可我琢磨着,人这一辈子,不能啥都用钱衡量。就说那些烈士吧,把命都搭上了,啥能比命值钱!“只要我还能动,我就要把烈士墓守护好。别人挣钱是别人的事,做人就要做得心安,我父亲是党员,晚年走不动了还让我背着去交党费。我是党员,我儿子也是党员,我们是红色家庭,要做对得起党的事。”让他欣慰的是,妻子李桂荣也和他一样“傻”,通往陵园的山路,总是两个人互相扶持,风雨兼程。

 

为了18位未曾谋面的亲人

 

  这座烈士陵园于1946年秋天始建于响水河乡响汉村的后山坡,1965年,为方便群众瞻仰,迁移至现在的陵园所在地南腰岭岭顶,1992年,由抚顺市铝厂和响水河乡政府共同出资修缮,2004年,由新宾满族自治县民政局投资改建、扩建,形成今天的规模。烈士陵园占地8000平方米,18个墓碑一一排列园中。纪念碑碑高9米,碑上刻有文字。18位烈士有的牺牲在抗日战争中,有的牺牲在解放战争中。只有6位有名字,其他都是无名烈士。
  “有个叫张大德的八路军连长,在岗山脚下老百姓家住,吃饭时被国民党发现,撤退时牺牲了。当时埋在野外荒地,后来迁入烈士陵园,迁移三次,遗骨都是我捡的。工人不干,我干,我把他当自己亲人待。”徐根绪说,他经常到附近村里,找老年人聊天,希望找到无名烈士们生前的线索,徐大德烈士的事迹就是一个林场老工人告诉他的。从家到陵园,往返十多里的山路,徐根绪夫妇都是徒步走,一周走两三次,自己揣着干粮和水,每次最少也要待个大半天,种花拔草,清理杂物。自从老徐接手,陵园就干干净挣、清清爽爽的了。
  冬天来临后,老徐发现陵园里仅有落叶松一种树,落了叶后光秃秃的,很不好看,就琢磨着找些常绿的树种上。还真让他找到了,距陵园三四十里外的山上,有一片小松树,很密,老徐心想,反正也没人管,拔一些等于给树间苗了,就自己花钱雇了车,拔了好多小树回去种上了。谁知那树苗是有主的,告到村里,说树苗被偷了。“我被村干部好一顿批评,说人家以为你挖了树苗,自己卖钱去了!”回想当时情景,老徐笑嘻嘻地说。好在“树苗主人”被老人的行为感动,主动把树苗捐赠给了他。如今,那些筷子粗的小树已长成粗壮的大树,每到冬天,整洁肃穆的陵园也是郁郁葱葱的了。大雪来时,苍松翠柏,傲然挺立,老徐说,这才符合烈士们的身份。夫妻俩就是这样不辞辛劳,为陵园栽种了两百来棵树。
  每当清明节、烈士节,周围的学校、机关都会来到烈士陵园扫墓。为把陵园装点得更漂亮,老徐漫山遍野地跑,挖来各种开花的小矮树,樱桃、山里红之类的,让前来凭吊的人们在缅怀先烈的同时,呼吸一下山野的风,看看花,尝尝果。清明节扫墓顺带踏青千古习俗,“春天了,让大伙儿出来溜达溜达。”老徐说。烈士陵园在南腰岭的山顶,风大,雨雪天路不好走,夫妻俩自己花钱,买来水泥、砖,看上山的路和台阶哪坏了,随时修补。见陵园的大门油漆剥落了,又买来油,自己刷上。门上有对联,是老徐亲自写、儿子用黑漆描上去的,写的是毛主席诗词中的一句: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陵园下方是一条不宽的公路,从入口向上眺望,共有69级台阶,比较陡峭。冬天大雪满山的时候,台阶就变成拦路的老虎,积雪深的时候,能没过徐根绪的大腿。这时候,人要先 着雪走到台阶的顶端,然后从上往下扫雪,常常是三四天才能扫干净。“一天下来,鞋上冻满了冰,糖葫芦似的,一碰当当响,回到家一时半会也解不开。”徐根绪说。徐根绪近两年身体不太好,对抗这个“雪台阶”的任务,往往是儿子和老伴帮他分担。温馨宁静的陵园,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每个角落,都浸透着老徐一家人的心血。

 

把手中的扫把传下去

 

  老徐育有一儿一女。女儿早已出嫁,儿子和他们一起生活。2016年,他们一家被评为全国最美家庭,2017年,又获“辽宁好人”称号。
  “儿子去领的奖。”老徐说,“我能有今天首先要感谢党对我的教育和培养;感谢我的妻子能陪伴我在这里度过20多年。”说着说着老人激动起来,泪眼婆娑地继续说道:“自己守护烈士墓并没有吃多少苦,也没有做多大事,只要自己活着,手里的扫把就不会停下来。”记者面前的老徐,身躯瘦弱,黝黑的脸庞上布满了刀刻般的皱纹,一双手掌上满是老茧。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老徐默默无闻守墓,过着清贫的生活。老徐说,不仅自己要做一辈子的守墓人,如果哪天自己不在了,“我的儿女也要接过我手中的扫把,让烈士们永远安息在一个整洁的环境中。”由于经济来源少,家里穷,徐根绪的儿子一直没有结婚,但2005年入党的他,能从心里理解父亲,知道在老人的心里,烈士墓里埋葬的战士就是自己的亲人,是生命的一部分。所以一有时间,他就去帮父亲修围墙、打扫卫生,尽自己一份绵薄之力。
  由于长年累月风里来雨里去,老徐患上了股骨头坏死、关节炎、气管炎、腰脱等多种疾病。现在他已经不能上山了,儿子说:“爸你不用担心,有我呢,你说咋干我就咋干,一直干下去。”如今老徐也是当了姥爷的人,像当年他姥爷影响他一样,他也把烈士们的故事讲给外孙听,闺女回娘家,也是带上孩子上山,帮父母干活。每到除夕、中秋等节日,老徐得扫两次墓,一个是家里的先人,一个是陵园里的18位烈士。大年三十,别人家的饺子上了席、放了鞭炮,徐家三口人才刚刚归家,准备年夜饭。记者采访时,一场薄雪刚过,老徐的儿子上山了,“我去不了,他怕我着急,也不愿让他妈冻着,就自己去了。”老徐说,老伴也没闲着,计算着年根到了,祭奠18位烈士,该买多少纸钱香烛,像给自家先人上坟一样。每次祭奠,徐根绪都会带领一家老小,先将烈士墓碑擦拭得干干净净,然后献上花、倒了酒,恭恭敬敬行三个礼,说:“先辈们,过节了,俺们看你来了……”青山有幸埋忠骨。徐根绪说,能陪伴英雄,是缘分,是幸运,更是光荣。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