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真情

精彩内容

 

  陈佩斯的儿子陈大愚是著名青年喜剧演员,被誉为“陈氏喜剧接班人”。那么陈大愚是如何进入演艺圈的呢?这对明星父子又有着怎样不同寻常的父子深情?

 

掐断演艺梦逼他留学

 

  2007年9月,陈大愚进入高三,陈佩斯与妻子王燕玲商量后,决定送儿子去国外留学。可儿子却回答:“我就考国内的艺术院校,将来像您和爷爷一样当演员。”儿子的想法与自己的南辕北辙,陈佩斯烦恼丛生……
  陈佩斯的妻子名叫王燕玲,曾是一名护士, 两人于1988年结婚,1990年儿子降生。陈佩斯取“大智若愚”之意,给儿子取名陈大愚。小家伙理着板寸头,圆滚滚的,与父亲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陈佩斯崇尚快乐育子,不要求儿子考“双百”,他教儿子摔跤、格斗、散打,还教儿子缝补衣服、做泡菜……这种特立独行的另类父爱,不仅让陈大愚度过了幸福快乐的童年、少年,也锻造出他独立、有主见的个性。18年来,陈佩斯与儿子既是父子,又像兄弟、朋友。陈佩斯为何偏偏反对儿子当演员?这源于他自己的经历。演艺圈人际关系复杂微妙,他担心儿子的性格像自己一样耿直,将来无法适应。而且演员外表风光,背后艰辛:他曾拍戏到凌晨3点,一天只睡4个小时……
  最终他为儿子选择了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陈佩斯给儿子选的是生物细胞工程专业,但陈大愚对基因、染色体、克隆等抽象理论毫无兴趣。纠结中,一个念头在陈大愚脑海中浮现:用智慧说服固执的父亲,让他支持自己学表演。2009年6月,陈大愚回北京过暑假。此时陈佩斯带领一帮演员,在大道喜剧院排练话剧《托儿》。陈大愚“讨好”父亲:“爸,我想去您的剧组做点事,干什么都可以。”陈佩斯同意了。7月3日,陈佩斯调整剧本,改了几个小时也不满意。陈大愚溜进父亲的办公室,提笔改动二十多处,并加了五百多字的台词。陈佩斯看后大吃一惊,没想到儿子如此有灵气。几天后,有个演员感冒了,陈佩斯临时抓儿子“当差”。儿子表演出彩处,他还带头鼓掌。8月10日,陈大愚发给父亲一段视频。陈佩斯打开一看,原来是儿子一人扮演《托儿》中3个不同角色的片段,清新、夸张的表演震撼了陈佩斯。 

 

唯独不让儿子上台

 

  2009年9月,陈佩斯让儿子从美国退学。经朋友推介,他将陈大愚送往加拿大的麦吉尔大学学表演。次年4月,陈佩斯随北京一家文艺团体赴加拿大演出,顺便去学校看望儿子。陈大愚恹恹地向父亲吐露实情。原来,麦吉尔大学虽是加拿大的名校,软硬件设施一流,但办学方向、课程设置属于艺术普及教育。儿子要在这里学5年,再在这里熬下去心有不甘,可要是退学,上百万元的留学费用就打了水漂。
  陈佩斯也纠结起来……6月中旬,陈大愚回国度暑假。7月15日,92岁的陈强患上了阿尔茨海默综合征,听力和记忆力严重受损,说话也口齿不清。父亲出院后,兄妹三人达成一致意见:轮流照顾父亲,每人10天。8月3日,陈布达过来照顾父亲,陈强却用拐杖将他拦在门外:“你走,我只要大愚陪我。”
  此后,陈大愚包揽了伯父、父亲和姑姑的职责,成为爷爷的贴心护工。有了他的陪伴,陈强的情绪越来越稳定。一晃就到了8月下旬,眼看离开学时间越来越近,陈佩斯做了决定,他对儿子说:“在加拿大留学对表演没多大帮助,爷爷又离不开你,要不你退学回北京吧,一边在爸爸的喜剧院工作,一边照顾爷爷。”陈大愚下不了决心。陈佩斯进一步说服儿子:“谁说只有进课堂才能掌握知识?爸的喜剧院就是一所大学。只要你好好历练,将来也能化蛹成蝶。”这番话触动了陈大愚,他答应了。2010年9月,陈大愚从麦吉尔大学退学。
  儿子回国后,陈佩斯依托大道喜剧院,举办第一期“喜剧表演训练班”。陈大愚白天上课,傍晚便回家护理爷爷。老年痴呆患者睡眠少,经常在半夜里离家出走。陈大愚担心爷爷发生意外,便将一根绳子拴在自己和爷爷的手腕上。只要爷爷起身,他就会醒来。陈大愚的细腻和孝心,让陈佩斯大为感动。为培养儿子成才,陈佩斯教子格外严苛。陈佩斯教儿子台词,为表现角色的紧张,他让儿子说两个字喘一口气。两个小时下来,陈大愚大脑缺氧,整个人差点晕倒。这年10月,陈佩斯带领学员赴机关、医院、学校演出喜剧《托儿》,唯独不让儿子上台。次年6月,第一期培训班的学员毕业了。只有陈大愚被父亲留在第二期培训班继续学习。陈大愚对父亲心生怨气。

 

“干涉”儿子早恋

 

  2012年6月26日,94岁高龄的陈强在北京安贞医院逝世。陈佩斯沉浸在丧父悲痛中,陈大愚也郁郁寡欢。父子俩每天虽同进同出,但几乎零交流。2013年7月13日傍晚,陈大愚来不及吃饭就匆匆往外走。陈佩斯透过窗玻璃,看见大道喜剧院女孩洪晴在楼下等儿子,两人亲昵地挽着手往外走。陈大愚约会回家后,陈佩斯找儿子谈话:“爸不赞成你过早恋爱。对男演员来说,27岁以后谈恋爱不迟。”王燕玲与丈夫意见相左:“大愚不是小孩子了,感情的事就让他自己做主吧。”
  为拿到爱情许可证,10月26日,洪晴主动与陈佩斯沟通:“陈伯伯,我爱大愚的原因很单纯。如果您支持我们在一起,我不会拖他的后腿。”陈佩斯被洪晴的诚恳和真挚感动了:“我了解你,你是个好女孩。伯伯只是对大愚不放心。”随后,陈佩斯将儿子叫到办公室:“院里准备排青春版《托儿》,如果你让我和观众满意了,我就不再反对你恋爱。”2013年11月,青春版《托儿》在海淀剧院隆重上演,两千多人的剧场座无虚席。陈大愚扮演的男一号、婚介中心经理“陈晓”,让观众笑中有泪。演出结束,陈大愚三次谢幕。回家路上,陈佩斯打开话匣子,倾诉自己严苛育子的良苦用心。原来,儿子的身上被贴着“星三代”的标签,担心儿子拿爷爷和父亲的名气换饭吃,陈佩斯才对儿子要求格外严厉……
  2014年5月,陈大愚与父亲商量:“爸,我和洪晴想结婚了。”陈佩斯看着儿子的眼睛问:“想好了?”陈大愚信心满满:“想好了,先成家后立业。”这年10月,陈佩斯和妻子给儿子在北京操办了简朴热烈的婚礼。结了婚,陈佩斯发现儿子更有责任感了。从2015年开始,陈大愚的才华全方位展现:演喜剧、写剧本、做导演、担任艺术监制。他连演两百多场的《阳台》《老宅》《戏台》等喜剧引起轰动。
  为不输给儿子,陈佩斯努力挖掘自己的潜能。2016年,他自导自演电视剧《好大一个家》。《好大一个家》在央视一套黄金时间热播后,创下收视新高。陈佩斯重返央视,成了当年火爆的新闻。就在这一年,北京喜剧院宣告成立,陈佩斯被聘请担任艺术总监,并荣膺“中华文化人物”奖。
  与此同时,陈大愚也不愿再生活在父亲的羽翼下。2017年,他组建自己的班子,集导演、演员、编剧、监制等多种角色于一身,公开与父亲竞争。11月中旬,陈大愚自导自演的喜剧《闹洞房》,应邀在河北、山东等地上演三百多场,创造了不俗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儿子终于成长为自己希望的模样,陈佩斯备感自豪。而今父子俩互相激励,互相竞争,共同成长,双双闪耀在演艺圈,被传为佳话!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