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真情

精彩内容

 

11岁登珠峰大本营,了不得的女儿身后有个鹰爸

 

  45岁的黄海涛是个资深驴友、探险家。1992年,他从南通大学美术系毕业后,成为一名小学美术老师。他把所有的薪水都花在了户外旅行上。别人都不理解他,只有女同事黄芙蓉读懂了他的情怀。渐渐地,两人越走越近。
  1994年,黄海涛辞职,创办了一间文化公司。黄海涛将赚到的钱大部分用作旅游基金。1998年初,黄海涛迎娶了黄芙蓉,年底,他们的女儿黄歆轶(毛毛)出生了。黄歆轶刚满3岁时,黄海涛就开始教女儿骑自行车,还带她去学游泳。接她放学的空当儿,还锻炼她跑步回家。得益于老爸的训练,黄歆轶的身体从小就很棒。每次旅行时,夫妻俩总把女儿带在身边。
  黄海涛见多识广,在女儿眼里,爸爸是无所不能的。女儿对黄海涛的依赖让他很自豪。
  2009年,11岁的黄歆轶问爸爸:“老师说,珠穆朗玛峰是世界最高峰,它在哪儿,长什么样儿?”百闻不如一见,黄海涛向全家人宣布:“我要带毛毛爬珠峰!”四个老人和黄芙蓉都强烈反对。黄海涛花了整整一个月时间做通了家人的思想工作——他有丰富的户外经验,也有丰富的医疗急救知识,他会照顾好毛毛的。
  幸运的是,抵达藏区后,黄歆轶没有出现明显的高原反应。父女俩计划从北坡登山。黄歆轶学着爸爸的样子,穿上保暖内衣、羽绒套装和极地御寒的冲锋衣,戴好了太阳镜、头套、手套,穿好了高山套靴。背包里,从高山睡袋、尿壶、氧气面罩到必备药品、对讲机、GPS定位仪等设备一应俱全。当向导得知黄歆轶年仅11岁时,不禁竖起了大拇指。
  天与地之间,只有稀薄的空气,刺眼的阳光,皑皑冰雪。“爸爸,珠穆朗玛,果然名不虚传!”黄歆轶喘着气。平日,她徒步几小时完全没问题,可这里环境恶劣,她脚下如灌了铅块。说话间,她脚下一滑,巨大的惯性让她不由得失足!黄歆轶吓得都窒息了,腰上,却突然感觉到了力量。原来,为了安全起见,向导、爸爸和她身上串联了登山绳。黄海涛凶得很:“你下去的每一脚,都事关生命安全!”黄歆轶想哭,黄海涛忍着心痛道:“别哭,留着氧气!”
  就这样,万分艰难的,一行人爬到了海拔4900米。慢慢地,他们离海拔5300多米的珠峰大本营目的地不远了。在大本营休整期间,大地突然开始晃动,“毛毛,地震了,别乱跑!”黄海涛紧紧抱着女儿,外面不断传来砰砰的撞击声。黄歆轶瑟瑟发抖,黄海涛则一直轻声说:“别怕,爸爸在。”地震平息后,父女俩掀开帐篷,前面的山坡已崩塌,消息传来,已有十几人瞬间遇难……

 

休学一年,自驾300天穿越亚欧大陆

 

  结束了珠峰之行后,黄歆轶更懂事了。2011年,南京被获准主办“2014年青奥会”。黄海涛主动报名,成为首批青奥会宣传者。他计划自驾300天,穿越亚欧大陆!黄芙蓉要求随行,并向学校申请到了假期。没料到,女儿黄歆轶和侄女彭馨瑶也都表示要同行。夫妻二人一合计,这次计划穿越的亚欧国家,历史源远流长,能开阔眼界,一路上也算安全。两人出面,为孩子办理了休学手续。2012年7月1日,他们驾着一辆中国皮卡车,从南京奥体中心出发。12月的一天,他们驾着车从西藏阿里的狮泉河镇前往新疆的三十里营。孰料,途中,车子导航失灵,还熄火了。黄海涛捣腾了好一会儿,车子总算能启动了。暮色渐起,他们迷路了,而车内已没多少燃油了。洪水阻断了他们的去路。夜里,飘起了鹅毛大雪。一家人躲在车里啃面包。为了节约油,他们不敢开暖气,同盖着一条毛毯,相依取暖。第二天凌晨4点,一辆路过的军车发现了他们,把他们带出了无人区。就这样,他们一行走了30个国家,完成了亚欧、北极的探险之旅,获得了南京青奥组委会颁发的第一个“家庭青奥宣传大使”称号。黄海涛怕女儿分心,慎重告诉她必须专心学习。如果她能考到国外去,他就自驾送她去!黄歆轶把目标定在美国,父女俩拉了拉钩。
  旅行带来的好处是让黄歆轶在申请国外学校时获得了优势,她成绩优异,英语流利,为人大方,见多识广,独立性也很强,对于各种事物评价客观,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2017年4月,黄歆轶收到了西雅图大学社会学专业寄来的录取通知书,黄海涛暗暗做了决定:实践当初和女儿的约定,自驾送她去美国。同时,这一路上,他要学着放手,让女儿从心理上变得更加独立。

 

以爱的名义,来一场最长情的告别

 

  父女俩分工协作,黄海涛负责办手续,黄歆轶负责上网搜攻略,做合理的行程规划。黄海涛一一办好所要穿越的国家的签证,并提前与每个国家的领事馆和华侨都取得了联系。家里的越野车也重新检修了一遍。父女俩又一起准备了两台相机、笔记本电脑、无人机、方便面、衣物……因时间关系,黄芙蓉无法参与这次旅程。2017年5月28日,父女俩终于收拾妥当,出发了。6月1日后,两人从满洲里出关,进入俄罗斯境内。去往乌兰乌德的公路路况极差,车子被颠得飞起又落下,他们在车里轮番呕吐。经过7个小时车程,晚上11点,父女俩终于抵达乌兰乌德。吃完俄罗斯大香肠后,黄海涛还不尽兴,非要去看夜景,最后精疲力竭才回到住处。黄歆轶用微信向妈妈发牢骚,黄芙蓉却说:“如果你觉得累,那么爸爸一定比你更累。”第二天,黄歆轶起了个大早,跑到服务台,拿出手机里的翻译软件,又拿过点餐单,一一指点。当热气腾腾的粥和香喷喷的三明治端到黄海涛面前时,他欣慰极了。
  从乌兰乌德出城后,路况好多了。沿路小镇上的房子像是童话里的那般,五颜六色的。父女俩正开心呢,却被交警拦下。警察不懂中文,他们又不懂俄语,比画了半天,终于弄明白了,黄海涛的车超速了!他得被罚2000卢布,近300元人民币。黄海涛很心疼,黄歆轶赶紧安慰:“我来和他讲个价!”黄歆轶接过警察手上的单子,在2000卢比后面,写了个“-1000”。警察被逗乐了,居然点了点头。黄海涛很高兴:“等会儿午饭我们加个餐!”
  黄海涛心里窃喜,这一路上,他偷偷制造机会,让自己从女儿心目中走下神坛,是为了让她明白,爸爸并非万能,离开他,她自己也可独立解决问题。父女俩花了20多天才走完俄罗斯。进入格鲁吉亚已是7月,随后,他们又经过土耳其、希腊、瑞士等国,8月2日,父女俩抵达英国海港城市南安普顿,办理车辆托运到美国的手续,然后两人飞抵美国。父女俩走访了哈佛、耶鲁、哥伦比亚大学等。一个月后,父女俩终于在纽瓦克港提到了车。随后,他们又从芝加哥出发,走66号公路到达洛杉矶,然后横跨8个州,走了近5000公里,抵达了西雅图!
  当地时间9月11日下午3点,黄歆轶张开手臂奔入校门,大喊:“我终于来了!”办完入学手续,黄歆轶留在了学校宿舍,黄海涛则在学校附近的酒店住下,过往的画面一幕幕涌上心头。他用旅途中的点点滴滴让女儿获得了独立的勇气,他终于可以收起呵护她的羽翼,让这只小雏鹰,自由飞翔……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