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真情

精彩内容

 

  今年除夕夜,在辽宁本溪一套简朴、整洁的房子内,患格林-巴利综合征多年的残疾人马占路举杯向无偿照顾他近十年的“姐姐”常湘笛祝贺新年,并诚挚地表达感激之情,祝愿她早日拥有自己的生活。没想到,一向快人快语的“姐姐”却不客气地回应道:“你别操我的闲心,就是我有了家,也不会不管你!”一句话说得马占路眼圈红了。这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却相伴十年的异性姐弟之间到底有着怎样感人的故事呢?

 

下岗嫂求职做护工

 

  1968年,马占路出生在黑龙江省肇东县一个偏远村子,因患小儿麻痹,还没来得及学会走路,就永远失去了自主行走的能力。马占路16岁那年投奔了远在本溪的姨妈家,头两年,他每天在路边卖汽水,一天只挣几毛钱。18岁时,在本溪市残联和社区的帮助下,马占路在东明市场开了间小卖部,靠着诚信和坚强赢得了社会的认可,日子逐渐好转。
  马占路觉得,虽然命运对他不公,可他总能遇到好人。知恩图报,马占路1997年在残联帮助下开办了一家信息中心,主要业务就是无偿帮助残疾人找工作。后来,经常有下岗职工来求职,马占路不忍收取60~100元的中介费,无偿地帮家境困难的下岗职工找工作。其中,常湘笛就是马占路无偿帮助过的一位女工。当时,常湘笛刚下岗,又离了婚,身处困境中的她找到马占路碰运气。马占路为人真诚而又热心,没多久,他就帮常湘笛找了份家政方面的工作。那份工作常湘笛干了一年多,之后又到外地打了几年工。而这几年间,马占路的人生急转直下,由于他倾尽所有帮助别人。2004年,妻子与他离了婚,经营多年的中介也岌岌可危。
  更没想到的是,2005年7月的一个深夜,马占路突然觉得自己手麻,攥不紧拳头,很快就不能说话不能自主呼吸了,家人连夜把他送到医院抢救,后来诊断为格林—巴利综合征,一种死亡率极高的急性特发性病症,从2006年开始,他每天只能躺着,全身神经的剧烈疼痛让他生不如死。
  在家人和朋友的鼓励下,马占路重新燃起了生活的希望。2007年春节后,因为身边需要专人照顾,家人到家政中心替马占路发布了信息,希望能找位得力护工。恰巧,常湘笛刚从外地回到本溪,不愿在家闲着的她通过家政公司想找份工作,就这样,常湘笛走进了马占路的家中。
  第一眼看到马占路,常湘笛就觉得他眼熟,她突然想起来,这位躺在床上的病人不就是几年前免费帮她找到工作的残疾人马占路吗?看到常湘笛一口说出了自己的名字,马占路却对常湘笛没什么印象了。当年,他曾经帮助800多名困难职工找到了工作,常湘笛只是其中的一位,他哪能一一记住呢!有了这段曾经的缘分,常湘笛觉得即便为了报答老马的相助之恩,也得好好照顾他。此后,她在马占路家住了下来。
  两个离异过的中年男女,人生经历相似。常湘笛做家务时,马占路就陪着她唠嗑。常湘笛有了心理困惑,马占路三言两语就能给她打开心结。马占路嘴甜,善言谈,虽然照顾人是个体力活儿,常湘笛却觉得很愉快,两人相处融洽,并以姐弟相称。常湘笛照顾马占路,每月护理费仅600元,这些钱在本溪仅够生活费用,常湘笛觉得马占路不容易,患了重病后全靠以前不多的积蓄过日子,报酬虽然低,她也不计较,就算是报答十年前的滴水之恩吧!2010年之后,马占路积蓄耗尽,他连每月600元的护理费用也无力负担了。马占路无奈地说:“姐姐,我付不起你的护理费用了,你还是另找工作吧!”与马占路相处三年,常湘笛深知他家境的窘迫,虽然也有离开马家再找工作的想法,可她知道马占路的病情很重,医生判断也就三五年的光景,别管怎么着,自己都不能丢下他不管。

 

再难也不放弃你

 

  尽管没有报酬,常湘笛还是决定留下来,平常花销全靠自己的微薄积蓄。按照医生嘱咐,她常给马占路按摩颈部、四肢,每天坚持给马占路按摩三次,天长日久,马占路的脖子能抬起来了,手臂也渐渐有了力量。
  2011年4月的一天,马占路看到窗外鲜花开了,柳条儿迎风飘舞,春天的气息很浓,想到自己生病后,已经在床上躺了6年了,还从未下过楼。他自言自语道:“要是能到楼下晒晒太阳该多好呀!”常湘笛听到了马占路的话,想到他躺在床上与世隔离,到楼下晒晒太阳心情更好些,有利于身体的康复。想到这里,常湘笛对马占路说:“走,老姐背你到楼下晒太阳去!”马占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正在发愣的当儿,常湘笛大嗓门响了起来:“咋了,不相信?你那小身板老姐还能背得动!”说着,她给马占路穿上很久没穿过的一身体面衣服,特意给他梳了梳头,拿镜子让马占路照了照,打趣道:“还别说,你这一收拾,小伙儿简直帅呆了!”说得马占路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常湘笛背起80多斤重的马占路,从5楼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艰难往下走。下到第三层时,她累得腿软,可又没法把马占路放到楼梯上,有个邻居经过,帮着从后面托着马占路的屁股,分担了常湘笛近乎一半的重量,她才轻松多了。眼见得马占路日子越来越艰难,常湘笛那点积蓄也即将用完,马占路流着泪请求她不要再管他了,因为他不想让姐姐付出了艰辛劳动还要倒贴钱,常湘笛却不为所动,为了多挣些钱,她又打了两份钟点工。让常湘笛高兴的是,2014年,年满50岁的她拿到了退休金,常湘笛把退休金拿出一部分贴补两人的生活,这个特殊家庭的生活也得到了很大改善。

 

异姓姐弟十年相伴

 

  当初,医生判断马占路生命仅有三到五年的光景,没想到在常湘笛的精心护理下,马占路身体康复情况良好,生活能达到半自理状态,这让常湘笛很是欣慰。常湘笛到马占路家做护工时,刚满43岁,她乐观开朗,眉眼俊俏。不断有人给她介绍对象,常湘笛隔三岔五地去相亲,可多年过去,她依旧孑然一身,这里面有其他方面的因素,最重要的还是割舍不下异姓弟弟马占路。在常湘笛心里,对找个心疼自己的男人过日子的愿望还是很强烈的。起初的5年里,她接触了不少男人,却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随着与马占路朝夕相处,她想得最多的是如果自己重组家庭,马占路不知能否找到合适的人照顾。
  2013年秋,一个要好的姐妹给常湘笛介绍了个对象,说男方条件不错,她应该满意。虽然对相亲对象还算满意,常湘笛最终还是拒绝了对方。姐妹不理解地问她为什么?常湘笛谎说两人属相不合,怕以后合不来,荒唐的理由让好姐妹哭笑不得,当她后来弄清常湘笛婉拒背后的原因后,推心置腹地劝她:“湘笛,别把自己当救世主了,你看他现在被你养得红光满面的,再活个二十年都没问题,难道你还要陪他20年吗?再说人生有几个20年呀!”常湘笛承认姐妹说的句句在理,她也多次有重新建立家庭的想法,可她就是放不下这位已经成为她亲人的残疾兄弟。其实,看到常湘笛多年来无偿地照顾自己,牺牲了自己的家庭生活,马占路心里也很不好受。很多次,他苦口婆心地劝说姐姐尽快找个可靠的男人,每当此时,常湘笛便“不耐烦”地说:“该闭嘴就闭嘴,我的事不用你瞎操心!”
  朝夕相处中,马占路已习惯了常湘笛这样的说话方式。有时,看到常湘笛一连做了两个小时的家务还不休息,他就会倒杯水,一手端着水杯,一手摇着轮椅给她送过去,劝姐姐休息会儿。这时,常湘笛便停下手中的活儿,歇一歇,然后和马占路唠会嗑儿。11年来,他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方式,彼此都把对方看成了自己生命中的亲人。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