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真情

精彩内容

 

  搬家前,金元晓看着他们用了多年的家具,内心十分不舍:“这些桌子凳子都是你亲手做的,我们用久了有感情了,真是舍不得。”郑安全明白妻子的心思,为了不让妻子有遗憾,他决定做一套一模一样的缩小版家具。

 

小木匠娶媳妇,一把木剑缘定终身

 

  1957年,郑安全出生在杭州余杭区塘栖古镇,他从小在一个邻里和睦的环境中长大,家门口就是京杭大运河,商船往来,热闹非凡。从青少年时期开始,郑安全就迷上了木工活,他对父亲说想学木匠。父亲就带他去找了当地最好的木匠师傅,利用课余时间拜师学艺。
  1974年春天,当地一户姓金的人家,要打一批家具,来请郑安全帮忙。郑安全利用不上学的日子,去金家干活。到金家的第一天,郑安全开始做一个柜子,柜子做了一半,他站到门槛上,从高处仔细端详,看看是否需要做一些改进。这时,金家的女儿金元晓走了过来,看到郑安全专注的样子,她觉得这个小哥哥干活好认真,不由驻足看了好一会儿。这一年,郑安全17岁,金元晓16岁。给金家打家具花了一个多月时间,郑安全和金元晓慢慢熟悉起来。1975年,郑安全作为知青下乡到绍兴农村。下乡的五六年里,别人都看小说消磨时光,或者打牌下棋,只有郑安全带着数理化丛书,他想着以后能有机会进一步深造。当然,他也没有放弃木工活,因为他牢记师傅的话——曲不离口,技不离手。
  金元晓身体比较弱,18岁的时候,父母请了一个师傅教女儿练剑,增强体质。郑安全知道后,亲手做了一把木剑,打算送给金元晓。郑安全趁着农闲,从绍兴赶到余杭塘栖去见金元晓。谁知,郑安全还没说什么,金元晓就一把拿过木剑,高兴地说:“真好看,是你做的吗?太厉害了。”郑安全想好的话,全部忘记,只是一个劲地在一旁傻笑:“你喜欢就好,送给你。”木剑成了金元晓最宝贝的东西,珍藏至今。在下乡的日子里,郑安全隔三差五就给金元晓写信,所见所闻、生活趣事、谈未来的发展等等。转眼,两人先后参加了工作,郑安全在杭州的一家液压件厂工作,他爱动脑子,动手能力强,很快就在厂里脱颖而出。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郑安全和金元晓就顺理成章地走到了一起。那年,郑安全29岁。两人结婚用的床、柜子、桌子和凳子等家具,都是郑安全动手打的,款式和颜色设计统一。结婚那天,乡里乡亲都过来帮忙、凑热闹。

 

爱的木簪子,送给妻子的一份特殊礼物

 

  结婚数年后,郑安全和金元晓一起到杭州工作。郑安全做的一切木工活,都是从爱出发。厨房里的各种刀具,刚买来时手柄都是塑料的,用不了多久,塑料就会断裂。郑安全会做一个精致的木手柄安装上去,不仅恢复原样,还比以前更好用。1998年,郑安全带着妻子和朋友一起去看一个筷子展览,其间有机会可以动手体验一下做筷子的乐趣。没想到,郑安全用筷子做了两只发簪,待晚上大家吃饭时,他拿了出来:“元晓,这是送给你的生日礼物。”话音未落,引来一片感叹和羡慕声。“老郑真是个暖男啊。”“金大姐真幸福。” 金元晓更是脸红得不行,被丈夫的这个意外惊喜感动得热泪盈眶。
  这天晚上,金元晓回家,对着台灯,一遍遍端详、抚摸这两根精致的簪子,怎么也看不厌。郑安全躺在被窝里,假装已经睡着的样子,偷偷瞄一眼妻子脸上愉悦的神情,一脸自豪和满足。然而,第二天起床,郑安全在厨房间看到妻子忙着准备早餐的背影,她并没有戴上簪子。“元晓,你怎么不用簪子?不喜欢吗?”郑安全帮忙准备早饭。金元晓回答:“我是怕戴出去,万一丢了,多可惜呀。”郑安全说:“丢了怕什么,我再给你做呀,只要你喜欢,我会一直给你做,每天让你戴着不同的款式出门。”
  说完,郑安全拉着妻子坐到梳妆台前,用自己给妻子做的一把木梳,再用簪子,替妻子挽起了一个漂亮的发髻。他连呼:“好看,好看。”郑安全搬了一把椅子,在妻子身边坐下,他说:“我突然想起来一个故事,古代有个当官的男子叫张敞,他和妻子从小青梅竹马,他小时候很调皮,不小心用石头砸到了妻子的眉角,眉头断了一截。自两人结婚后,张敞每天清早都给妻子画眉,成为佳话流传世人。我虽然不能效仿古人画眉,但我可以每天给你盘头发戴簪子呀。”听了丈夫一席话,金元晓噗嗤一声笑了。结婚三十多年,金元晓的大大小小100多件日用物件,比如筷子、梳子、勺子、首饰盒等,都是郑安全为她量身定做的。

 

贴了30多年的“喜”字,见证了宠妻之爱

 

  2010年的七夕,郑安全精心设计制作了一个木制的情人结,看上去很像中国结,又比绳子编制的中国结有质感。为了做这个情人结,郑安全可下足了功夫,先要挑选一小条木料,用刻刀仔细刻成波浪形,再将6根小木条交错穿插……慢工出细活,一点也含糊不得。最后,郑安全还给情人结穿上线和木珠子,成了一条充满中国风的项链。
  这一次,郑安全没有直接送给妻子,而是等妻子熟睡后,悄悄将装有情人结的锦盒放在她的床头柜上,旁边还附了一张纸条,写着:“元晓,你戴着一定很美!”金元晓在七夕清晨醒来,发现了这个别致的礼物。尽管已经收到过丈夫做的无数件木制礼物了,但每一次还是有惊喜,金元晓格外珍惜,她翻找了整个大衣柜,找到一件浅色系中国风的毛衣,穿好后,让丈夫亲手帮她戴上情人结项链。在他们眼里,这虽然是一块木头,但比金银珠宝更为贵重。
  郑安全不仅把妻子宠上了天,对周围人也都很热心。有一次他看到小区一个老伯伯拄着拐杖,走路一摇一摆,满头大汗,非常不方便。他琢磨了几天,做了一个可以折叠成小椅子的木制拐杖,送给老伯伯。金元晓对丈夫的做法十分赞同。
  女儿郑若行一直在充满爱的家庭里长大,性格阳光开朗,高中毕业后,她考取了香港的大学。女儿一走就是8年,在香港读书、工作。郑安全和妻子有了更多的二人世界的时间。因为痴迷木工活,郑安全在外面时会格外留意木头,遇到好一点的木头,就会带回家。金元晓有时看到附近有在装修的人家,也会帮丈夫要点木头边角料回来。郑安全经常说:“我这一生最开心的事情,就是为妻子做了一辈子的礼物。”
  郑安全和金元晓退休后,决定回到杭州余杭塘栖古镇的老家生活。搬家前,金元晓看着他们用了多年的家具心里非常不舍,因为木质老化,这些都无法搬走。郑安全明白妻子的心思,为了不让妻子有遗憾,他思前想后一个晚上,决定做一套缩小版家具。数天后,当一整套一模一样的迷你家具摆放在金元晓面前时,她激动地捂着脸哭了:“这真是太意外了,太意外了,你怎么这都能想得到。”现在,它们都被摆放在了橱窗里,夫妻俩经常对着这些小家具,回忆往昔。塘栖老宅的大门上,一直贴着一个“喜”字,这是郑安全和金元晓结婚那天贴上去的。郑安全经常嘱咐家里人,要好好保存这个“喜”字。所以30多年过去了,“喜”字依然保存完好。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