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真情

精彩内容

 

  2015年11月,在南京上大学读大四的陶语溪,突然收到同学赵毅发来的一条微信:“我在参加招聘会,遇到一个‘壕’版的你。”陶语溪一看照片,不觉浑身一颤:照片中的女孩着装考究,但那五官、神情,分明是和自己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此时她还不知道,这场奇遇引出的故事,将远远超出她的想象……

 

失散的双胞胎姐妹重逢

 

  通过赵毅的搭桥,陶语溪与那个女孩加了微信。交流后得知,她叫李铭,江苏常州人,是扬州大学的应届毕业生。两人都很好奇,相约见面。结果一见面,发现两人几乎长得一模一样,连声音都相差无几!
  那晚,陶语溪兴冲冲地打电话给妈妈肖萍,讲述与李铭的奇遇。想不到听完后,肖萍居然语无伦次起来:“这件事别再提了好吗?千万不能告诉你爸。”挂断电话,肖萍心中已如惊涛骇浪。那个秘密,她已经隐瞒了20多年,本以为一切都过去了,没想到又起波澜……
  26年前,19岁的肖萍考入南京师范专科学校,但因为家里贫困,她只能放弃学业。同乡的陶恩泽比她大两岁,在仪征开饭馆。他喜欢肖萍多年,主动提出承担肖萍上大学的费用,肖萍便与他订了婚。
  4个月后,肖萍在学校突发急性肠炎。在住院的一个星期里,班主任李宏光对她悉心照料,两人渐生情愫,终于发生了关系。毕业之际,肖萍出现了妊娠反应。虽然寒假回老家时,她和陶恩泽也曾发生过关系,但那一次在她计算的“生理安全期”内。据此判断,孩子肯定是李宏光的。
  肖萍惊慌不已,李宏光却十分激动。他的妻子患有宫颈癌,手术后不能生育。在李宏光的苦苦哀求下,肖萍同意生下孩子。但孕育过程漫长,怎么瞒住陶恩泽呢?
  6月下旬,肖萍到妇幼保健院做检查,医生竟恭喜她说:“是双胞胎呀!”走出医院,肖萍有了主意——她打电话将怀孕的事告诉了陶恩泽,然后,住进了李宏光为她租的房子里,由保姆照料。
  肖萍没告诉任何人她怀的是双胞胎,还把预产期说得晚了一个月。1994年1月17日,肖萍生下两个女儿。她把小女儿交给母亲先抱回江苏仪征老家,5天后她回到出租屋,把大女儿交给李宏光。李宏光感动地说:“你放心,我一定会对孩子好的。我会告诉我妻子,孩子是从福利院领养的……”接受了他的3万块钱后,肖萍返回老家。
  1994年底,肖萍嫁给了陶恩泽,给孩子取名“陶语溪”。一晃儿,二十几年过去了,女儿竟然在茫茫人海中遇到了孪生姐姐,这是天意吗?第二天,她打电话给女儿:“你不要吃惊,那个女孩,的确是你的亲姐姐。这一切都怪妈妈当年做错了事……”

 

22年后的“父女”相认

 

  就在姐妹俩相见的当晚,李铭也把与陶语溪相识的经过告诉了爸爸,还开玩笑地问:“我会不会被抱错了?”李宏光倒没放在心上,但这句问话吓了他一跳。他当初虽然跟妻子说孩子是收养的,但一直瞒着李铭。正因为对这个“收养”的女儿太过重视,引起妻子的不满,两人于1999年离婚。怕女儿起疑心,李宏光说:“我是亲眼看着你妈把你生下来的,哪有什么同胞姐妹?”
  第二天,李铭就把这句话告诉了陶语溪。因为肖萍叮嘱过,不要跟李铭相认,也不能见李宏光,陶语溪只好向她隐瞒了实情。
  2016年3月,李铭签了杭州的一家大公司。她告诉陶语溪:“我爸爸在杭州有很多人脉资源,先后为我介绍了3家公司,这是我挑选出来的一家。”而此时,陶语溪已经投了十几份简历,却处处碰壁。她暗想:“既然那也是我亲爸爸,又有那么大能力,为什么不能请他帮个忙呢?”
  这天晚上,她向妈妈提出:“能不能让李宏光帮我介绍一份工作?”肖萍坚决反对:“不行。要是让你爸知道,家里不是大乱了吗?”
  2016年3月4日,陶语溪与扬州一家科技公司签了聘用合同,成为一名销售员,每个月只有2000元的工资,她的心里很不满意。
  4月17日,李铭在电话里邀请陶语溪到家里做客。陶语溪回绝了,担心遇到李宏光,被认出来。但李铭说:“你放心,我爸去温州出差了,好几天才回来呢。”陶语溪不禁有些动心,她也想看看亲爸爸的家到底是什么样的。
  这天下午,李铭开着一辆奥迪A4来接她。车停在一栋三层别墅前,陶语溪走进去一看,眼都直了。没想到这个家竟是如此豪华:智能家具,北欧陈设,墙上挂着大幅定制的油画。李铭介绍说,爸爸在常州还有两处房产,都价值不菲,而李铭在杭州住的那套房子,也是爸爸买的,值560万元。
  陶语溪不无羡慕地说:“你爸真好,你妈妈也一定很疼你吧。”李铭的眼光却突然黯淡了下来,她说:“我是单亲家庭。”李铭告诉陶语溪,父母离婚时,她只有5岁,妈妈陈霞坚决不要她,并放弃了探视权。
  晚上8点,李宏光回到家,抬头看见两个女孩,他不由得愣住了,问李铭:“这就是和你长得很像的女孩?还真是奇了,怎么这么像啊!”
  李铭开门见山:“爸爸,肖萍这个人你认识吧?她生在南京,老家仪征,是肖萍的女儿,生日跟我是同一天。”
  李宏光还是有点蒙。在李铭的示意下,陶语溪走到李宏光跟前,说出了一切。 

 

亲子鉴定后的震惊与包容

 

  一天,李宏光给陶语溪买了一部新手机,她兴奋地探索了很久,并把旧手机中的照片都传了过去。李宏光无意中发现了一张陶语溪与父母的合照,看到照片中陶恩泽的脸,一种莫名的痛重袭了李宏光:陶语溪和李铭,似乎长得更像陶恩泽啊!
  李宏光心魔难除,周末,他叫回了李铭和陶语溪,说:“以后有一些财产问题需要处理,你们姐妹俩和我的关系有必要公证一下,咱们先做个亲子鉴定吧。”
  5月19日,三个人一同到鉴定中心留取了血样,9天之后拿到快递过来的鉴定结果:两姐妹之间存在亲缘关系,不支持与李宏光的亲缘关系。
  接到陶语溪的电话,肖萍也惊呆了。得知她们俩已经被愤怒的李宏光赶出家门,肖萍说:“你带着姐姐来我这里住几天吧,我们一起想办法。”此时,李铭情绪突然爆发了:“我原本生活得好好的,这是怎么了呀?”
  肖萍感到了事态严重。思来想去,她觉得不能让李铭日后无家可归,她需要向陶恩泽坦白,然后光明正大地把李铭接到家里来。当晚,肖萍终于鼓起勇气,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告诉了陶恩泽。
  陶恩泽听得浑身发抖,夺门而去。陶语溪回家后,到处寻找爸爸,却找不到。她给爸爸发短信:“爸爸,你原谅妈妈吧,毕竟我和姐姐都是你的女儿啊!我了解妈妈,其实妈妈日日自责。她不敢说实话,就是因为珍惜你,珍惜这个家呀!”
  女儿的话让陶恩泽渐渐平静。在肖萍又一次打来电话时,他接了,说:“李铭怎么样了,去见见她吧。”肖萍哽咽了,她知道丈夫选择了宽容。5月27日,在陶语溪的陪伴下,肖萍和陶恩泽来到了李宏光的家。短短一个星期,李宏光的眼窝就陷了进去,眼眶泛青,老了几岁。
  得知陶恩泽来了,李宏光脸红了,只会说:“对不起,对不起。”
  陶恩泽拍拍他的肩膀说:“要是按年轻时的脾气,今天也许会狠狠打你一顿。但是事情毕竟都过去了,我现在只想让孩子们别因为我们大人的错而失去了好好的家。我想问你,你把女儿赶走,是真的不打算要了吗?你要是不要,那我就带回家了。”
  在陶恩泽的鼓励下,他给李铭打了一个电话,刚一接通,他就哽咽起来,“宝宝,你还愿意回家吗?”电话那端的李铭只叫了一声“爸爸”,已泣不成声。
  5月29日,李铭和爸爸李宏光重归于好。一个星期后,她和陶语溪一起去仪征看望陶恩泽,感谢他的包容,成全了两个家。陶恩泽告诉她:“你没有失去一个爸爸,反而多了一个爸爸,你现在有两个家了。”
  而肖萍看着两个女儿,心里感慨万千。都是当初自己一时犯错,差点毁了两个孩子,两个家庭。还好有丈夫的宽容,李宏光的理解,才没让悲剧延续。我们也希望,他们从此能过上平安幸福的生活。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