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真情

精彩内容

 

  “听说了吗,海归女硕士李玉红,竟在西南政法大学外的小吃街上卖起了煎饼果子!”当年,李玉红放下身段卖煎饼的选择,身为大学法律系副主任的丈夫,对于妻子变身“煎饼西施”的选择,感觉很丢脸,觉得她简直不可理喻,两人甚至为此“对簿公堂”。

 

法律系高才生为爱蛰伏

 

  1979年,李玉红出生在河南省南阳市,家有一姐一妹,父亲是长途货运司机,母亲照顾一家老小的起居。李玉红自幼机灵活泼,1996年,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河南大学法律系,身后不乏追求者,男同学张德欣更是对她展开强势追求。
  相识于微时,两个年轻人一起勾画着未来的幸福版图。下课后,他们牵手到学校南门口的小吃街,买上煎饼摊贩老朱的一套煎饼果子,让老朱切成两半,各自握一半往嘴里塞。一来二去,这对恋人跟煎饼果子摊主老朱熟识。李玉红生日时,张德欣问她的愿望,她笑嘻嘻地说:“我想学老朱在大学门口开个煎饼摊。”张德欣刮了一下她的鼻尖:“小样儿。”
  1997年4月,李玉红突然接到母亲带着哭腔的电话:“你爸惹上官司了。”挂断电话,李玉红在张德欣的陪伴下,急匆匆请假赶回南阳老家。原来,父亲因疲劳驾驶,开车途中将行人撞成重伤致死。事后,李玉红运用自己所学的法律知识,跟当事人家属深入沟通后,双方达成一致:对受害者家属进行经济赔偿,对方不追究刑事责任。为此,李家不仅要卖掉所住房屋,还借了巨额外债。一夜之间,家徒四壁。
  彼时,姐姐还在读艺术学校,妹妹正在读初中,而自己每年学费要三千多元。回校后,为了还债与筹措学费,李玉红每天去鼓楼夜市卖花,挨到夜里十点多,才卖了二十多枝。为了增加销售量,她每晚赶几个场子。一年下来,李玉红赚到了近万元,不仅解决了自己的生活和学习费用,还能够补贴家里。无数个深夜,她站在老朱的煎饼果子摊前,想到她和张德欣吃煎饼果子的快乐日子,百感交集。令人欣慰的是,张德欣一直对她不离不弃。为了尽快还清外债,李玉红大学毕业后,南下广州在索尼公司做质检员。张德欣则到河南漯河一家律师事务所上班。张德欣一心想考研,李玉红拍着胸脯保证:“你辞职考研吧。你上学后,我来负担生活。”2005年,李玉红还清了家中外债。于是,她放弃高薪工作,回到开封,在河南大学附近租了房子,支持男友考研。

 

迟到的幸福被腰斩

 

  2006年,李玉红从前同事那里得知:日本一些会社正在招收研修生,可以在国外边打工学习技术边完成学业。李玉红报名参加了海选,她很快被日本静冈一家汽车会社录取。这年圣诞节,李玉红与张德欣领取了结婚证,随后她只身远渡日本。
  2007年,张德欣考上了西南政法大学法律研究生。2010年12月,李玉红拿到硕士学位学成回国时,张德欣进入重庆一所高校做教师。苦尽甘来,这对小夫妻将家定在山城重庆。幸福生活虽然迟到了十年,但终于来了。2011年,儿子出生,全家沉浸在幸福中。不久,张德欣升任学校法律系副主任,工作日渐繁忙。李玉红则在家做饭洗衣哄孩子。做了一年家庭主妇后,李玉红发现自己跟社会脱节了,她自问:这是我等了十年等来的幸福生活吗?
  一次,李玉红带孩子出去逛街,路上遇到了一家煎饼果子摊,那种香气令她想起大学时候的情景。反正孩子即将上幼儿园了,而她每天在家无所事事,于是,这天李玉红试探着问张德欣:“我想做煎饼果子。”但张德欣一听就拍熄了这个想法,“你还是老实在家歇着吧,我们不缺钱。”
  2013年,李玉红去天津旅游,专门学习了煎饼果子的手艺。回到重庆后,她购买了大刮板、鏊子、煎饼锅等工具,反复试验,试图找回大学时的味道。她一天天地改进,包括台面清理、配料比例、薄脆炸到何种程度最好吃。感觉自己手艺差不多时,她将地点选在了西南政法大学学林街上。
  李玉红的做法,遭到家人的集体反对,可没想到她还是推着三轮车出摊了。每次看妻子接近凌晨才回家,在外面忍受日晒雨淋,张德欣又急又恼。他虽然嘴上反对,但心疼妻子,时常去帮妻子收摊。有一次,正往三轮车上搬货的张德欣被学校的同事与学生们撞了个正着,很快闲言碎语传开来:“这老师是不是想钱想疯了,居然让老婆卖煎饼。”这一切让张家人觉得脸上无光。

 

“对簿公堂”的中年夫妻,

 

  2016年7月,剑拔弩张之下,张德欣找到了东方卫视《四大名助》,求助孟非调和矛盾。现场,两人展开激烈争论。张德欣说:“首先是资源的浪费,明明是受了高等教育的法学硕士,应该去做更有意义的事;其次,卖煎饼太辛苦了,我的工资是可以支持你从事更轻松的职业的,为什么非要这么辛苦;最后,我在学校也是个系主任,自己的老婆在学校门口卖煎饼,有失男人的尊严。”针对男人尊严这点,孟非直言:“我就是开小面馆的!要是我老婆在我的单位附近卖煎饼,我一定让她的摊位成为最好吃的摊,把我的好朋友郭德纲都叫去吃!”
  随后,四名主持人当场试吃李玉红做出来的煎饼果子,给出了一致好评,有人甚至开玩笑要加盟。眼看全场一边倒的支持妻子,张德欣目瞪口呆,“我是看妻子太累了,她可以过得好一点轻松一点,何必这样苦呢?而且,孩子没有人照顾,我自己工作忙,又照顾不来。”看着丈夫陷入窘境,李玉红诚恳地说:“当初可以扛过贫寒岁月,现如今,我们的感情尘埃落定,有了自己的小家,幸福却越来越远。人到四十,我不甘心这样活着!相对于名利地位,我更重视的是你。你没必要拿孩子说事,我们难道不能一起管家里吗?”一席话说得张德欣哑口无言。
  节目结束后,张德欣愧疚地说:“玉红,我现在终于体会到了你的不易,一个留学回来的全职太太,是如何挨过在家中那几年的。我来帮你找到我们当年最爱的煎饼果子味道。”说罢,两个人抱在了一起。
  在孟非的鼎力推荐下,李玉红的煎饼果子摊一度成为网红。排队也是越来越长,甚至发展到了影响交通、需要叫号限购的地步,很多人开两个小时的车就为了来这打包十几个煎饼果子。
  随着口碑慢慢传开,李玉红一天可以卖出一百二三十套,她感觉自己的生活丰满而充实。
  在李玉红忙于生意的日子里,张德欣真正体会到了家务的辛苦。他在学校杂务非常多,回到家中,他还要督促检查孩子写作业,给孩子做饭吃,吃喝拉撒睡都要照顾,有点吃不消……
  一次,张德欣忙着准备课件,忘记接孩子放学。到了晚上,儿子才被幼儿园老师送到家里。张德欣也开始反思从前自己的做法,他开始更多地陪伴家人。
  2017年底,李玉红翻开笔记本,此时,她已卖出了68735套煎饼果子,而张德欣成了最有力的支持者。如今,她正着手打造自己的品牌。
  2018年6月底的一天,在煎饼摊前,张德欣前来帮忙。短短一分钟,一个煎饼果子就出锅了,“喏,这是留给你的。”李玉红将一个煎饼果子一分为二,与张德欣一起分享,两个人似乎又回到了当年的大学时光……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