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真情

精彩内容

陈陈

 

       在上海静安区大悦城后的天桥底下,有一间陈旧的小店,店铺门口有块红底白字的招牌,上面写着“棕绷老店”。这家店,已在这里开了13个年头了。如今,能在上海找到一家棕绷店已经不是件容易的事了。店里只有两个人,那就是胡国庆和吴国美夫妇,他们既是这家店的老板,也是伙计……
    
满手血疱,学艺不易

 

        今年42周岁的胡国庆和妻子吴国美都是南昌人。在来上海前,他们俩是同一家工厂的工人。那时候,两人才20岁出头。胡国庆性格开朗,偏偏就看上了性格内向的吴国美。一来二去,两人就相爱了。
        1998年,胡国庆和吴国美结了婚。隔年,儿子出生,家里的开销一下子大了起来。后经亲戚介绍,他来到了上海一家棕绷店,学手艺。棕绷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一千多年以前的宋代。棕绷床具有极好的韧性,受力均匀,软硬适度,还防潮通气。对于江南地区的老人来讲,睡棕绷不仅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养生的方式。起初,胡国庆对学这门手艺还是很感兴趣的,认为有门手艺傍身,不怕将来没饭吃。可很快,他就想放弃了,因为实有是有些吃不消。棕绷这个活,学不难,做难。做的时候,必须用力拉拽粗硬的棕丝。一个星期不到,他手上全是血疱。可即使如此,师傅也不让休息,只说:“换层皮,就好了。等手上的疱变成了茧,再拉棕丝,就不会痛了。”
       胡国庆看着老师傅手掌心的一块块厚厚的老茧,想到自己将来的模样,就有些想打退堂鼓。这时,妻子吴国美也来了上海,要跟他—起学做棕绷。正是妻子的到来,才让胡国庆坚持了下来。做棕绷必须两人配合,所以一般搭档要么是夫妻,要么是兄弟。不然谁做得多,谁做得少,容易产生矛盾。一家人就无所谓了。为此,吴国美就把一岁的儿子交给了公公婆婆,来上海帮丈夫—起干活了。
       那时的生活不是一个“苦”字可以简单概括的。他们工作的“厂房”是在一个过道的走廊里临时搭建的。他们吃住都在那里。夏天热,蚊子又多,但老板连个电风扇都不愿意买。他们夫妻俩为了赚钱,只能忍着。干一天的活,两人筋疲力尽地倒在用木板搭的简易床上。虽然他们是做棕绷的,但他们根本睡不起当时价值—千多元的棕绷床。他们两只满是破皮、老茧和血痂的手紧紧相握,想念着在老家的儿子,想着想着,眼泪就会止不住地流下来。
       那时候,他们做一张棕绷床,老板给他们60元工资。绷一张床,起码要10个小时,也就是说,他们夫妻俩一天最多只能赚60元。一个月,没日没夜地干,他们夫妻俩也只有1800元收入。这在2000年的上海,也是偏低的。他们就这样闷头苦干了好几年,手上早已没有了痛感,活儿也越干越好。他们做的棕绷床得到了越来越多老顾客的赞誉。为了省钱,也是为了能多赚点钱,他们十年中,只回过老家过过一次春节。年幼的儿子认不得他们,躲在爷爷奶奶背后都不敢叫爸爸妈妈。胡国庆一个靠手艺吃饭的大男人,红了眼眶……

 

辞职开店自己当老板

 

       2004年,胡国庆向老板要求涨工资。老板只答应每张床多给他们5元钱。胡国庆一气之下,决定辞职不干了。辞职后,他拿出多年积攒下来的一万多块钱,自己开了这家店。他们租的这家店,面积不大,只够摆放材料,同时做两张棕绷的。店铺前面是工作间,也是他们接待顾客的地方,店铺后面就是他们吃饭睡觉的地方,虽然一切都很简陋,但这毕竟是属于他们自己的店。
       最初的几个月,他们一单生意也没接到。胡国庆急得不知如何是好,甚至做好了回老家的打算。渐渐的,有人进来询问了。“老的棕绷能修吗?”“能订做棕绷床吗?”“能看看原材料吗?”“可以,可以,当然可以。”胡国庆和吴国美热情地接待着每一位顾客,满足着每一位顾客的要求。店里的生意渐渐热火了起来。老顾客们口口相传,很多新顾客也慕名而来了。胡国庆夫妇的好手艺赢得了好口碑,也迎来了更多的生意。开店第一年,他们夫妻不仅回了本,还赚了三四万元。算完账,夫妻俩抱在一起,又笑又跳,就像两个孩子一样。笑过之后,泪水又涌了出来。
       开店第二年,胡国庆夫妇便把儿子接来了上海,一家人终于可以团圆了。儿子在他们身边,很快就跟他们亲近了起来。夜里,搂着儿子入眠,胡国庆和吴国美都觉得这些年的苦没有白受。他们希望用自己的努力,在上海立足,为儿子打造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让儿子的未来能有更大的选择空间。
       儿子在上海读了小学,学校就在离店铺不远的地方。店里地方狭小,儿子学习的环境并不好。虽然胡国庆有一手出色的木工活,却没办法为儿子打造一张舒适的书桌,因为根本没有地方可以安放。但让他们夫妻欣慰的是,儿子读书从来不用他们操心,成绩一直都很好。或许是儿子知道父母每天都很辛苦,根本无暇顾及自己的学习,唯有靠自己才对得起父母的付出。
       儿子读初二时,因为户口问题,不得不回江西老家读书了,并在一年后考进了当地的重点高中。如今他们的儿子已经上高二了,每到寒暑假,他都会来上海陪伴父母。对于将来,儿子充满信心,说他一定会考个好大学。有人还问过胡国庆,会不会让儿子跟自己学手艺。他笑了,说:“不会,不会,我们吃苦就够了,我可不想让儿子再受这份苦。只是有时想想,可惜了这份手艺……”胡国庆也曾收过两个徒弟,虽管工资给开到了每个月6000元,但两个徒弟干了没多久,还是离开了,因为不愿吃这份苦。要赚钱,多的是更轻松的工作。
       13年来,胡国庆和吴国美夫妇俩都是从每天早上7点做到晚上10点。长年累月,吃得最多的是面和粥,因为做起来简单,不费时。也只有当儿子在的时候,吴国美才会多做一道菜。随着做棕绷的人越来越少,会做棕绷的工匠也越来越少,但胡国庆店里的生意却越来越好。尤其是近两年,一些年轻人也意识到了棕绷的好处,慕名来订做棕绷床。现在订做一张6尺床要3800元,修一张床的价格在2000元左右。由于是全手工制作,订做一张床需要三四天的时间。夏季是生意的高峰期,他们夫妻俩不得不加班加点的赶制,每天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看到他们这般辛苦,儿子有时也说:“你们打算做到什么时候呀?等我考上大学,你们就休息吧。出去旅旅游,散散心。”胡国庆说:“我也盼着这天呢。你妈来上海这么多年了,哪里都没去玩过,除了店里就是菜场。唯一出门的机会就是陪我送货,我对不起她啊。等我们都退休了,我要带着你妈去北京看看天安门……”话虽如此,胡国庆并不真的舍得放下这门手艺,因为他要是不做了,上海人再想要睡一张棕绷床就更难了。
       夜幕降临,记者看着还在店里低头专注忙碌的胡师傅和他的妻子,就不由心生敬佩之情,也让记者对“工匠精神”有了更深的理解,那就是对质量的精益求精、对工作的一丝不苟、对完美的孜孜追求……它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精神,包括坚持、追求、踏实、专注、敬业、严谨、细致、负责等等。许多成功正是来自于这份执著。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