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真情

精彩内容

 

  1991年与中国合作拍摄电影《清凉寺钟声》,是栗原小卷第一次塑造老妇人的形象,尽管日本影迷认为这会破坏她的美好形象,但她却欣然接受了谢晋导演的邀请。

 

与中国电影人的缘分

 

  一向温婉的栗原小卷在工作上非常苛刻,谢晋曾经透露,当初拍《清凉寺钟声》时,有不少日语台词是请上海会日语的朋友帮忙配的。栗原小卷看了样片后不满意,特地请了自己话剧团的同事重新配。谢晋说,都说我严格,她比我还严格。
  栗原小卷微笑着说,自己首先是一个话剧演员:“我曾经在一天里演了《麦克白》和《罗密欧与朱丽叶》,两个从外形到心灵截然不同的女性,我很骄傲。”除了话剧,她还演歌剧,“第一次演歌剧,高音部分唱砸了。于是第二次,演《窈窕淑女》时用了6个月时间请三位真正的女高音教,排练时我把家里的钢琴搬到了后台,每天比别人早到两小时练声,演出终于成功了。”栗原小卷的字典里没有敷衍二字。
  在《清凉寺钟声》当中扮演栗原小卷儿子的是演员濮存昕,那时的他只是初出茅庐,至今他们仍有很好的关系:“我现在也还叫他小濮,因为那时他演我儿子的关系,他也称我为‘妈妈’。我们现在也还是经常联系的,我会去看他的舞台演出,他来日本的时候也会来看我的舞台表演。他在社会活动方面也很活跃,比如在艾滋病的预防方面,他参加了很多社会活动我都会去捧场,看看有什么力所能及的事情可以帮忙的。我们在很多方面都有交流,我认为他是一位很优秀的演员。”
  2008年10月18日,谢晋导演突然离世。当天,栗原小卷作为日本长崎县的品牌形象大使,正在北京参加“日本长崎展”开幕式活动。开幕式后,中日记者蜂拥采访栗原小卷,在记者的口中她才得知谢晋导演清晨去世的。说话间,栗原小卷已是泪流满面,转身痛哭。良久,栗原小卷才恢复平静。
  栗原小卷说:“我其实是在北京得知谢晋导演去世的消息的。以前我跟谢晋导演的儿子在日本跟旧金山都见过面,觉得谢晋导演的身体很好,我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走得那么快。我了解到谢导的夫人就在上海,我正好去上海出席国际电影节,于是我就利用唯一一天休息时间去拜访了谢导的夫人。然后跟她聊了很多谢晋导演的往事,陪她待了好一会儿。”

 

评价自己是勤奋型的人

 

  《莫斯科之恋》是栗原小卷的又一部代表作,她在片中出演赴莫斯科进修学习的芭蕾舞演员百合子。在影片中栗原小卷那苗条的身形,优美的舞姿,让观众看得如痴如醉。然而鲜为人知的是栗原小卷的艺术之路,正是从学习芭蕾舞开始的。
  栗原小卷1945年出生于日本东京,6岁开始学习芭蕾舞,那时她最大的梦想是做一名芭蕾舞演员。18岁的时候,栗原小卷由东京芭蕾舞学校毕业,同年进入俳优座演员培训所学习话剧,从20世纪70年代起,栗原小卷拍摄了《生死恋》、《忍川》《望乡》《莫斯科之恋》和《乡村教师》等多部颇具影响力的作品,使她成为日本70年代青春文学电影明星。
  栗原小卷说当初她也不是完全为了要成为演员才去学的:“我有过拼命拉好小提琴,想进交响乐团的时候,也有过努力学好跳芭蕾,想成为一名芭蕾舞演员的时候。不过向着这些目标奋斗、努力的过程跟学习的成果最终在我成为一名演员的时候发挥了很好的作用。音乐方面的研习对我来说很重要,舞蹈也是如此。通过这些修养,比如我在出演古典剧目的时候,我就很少担忧自己的表情、动作等方面,同时在维持体力、保持健康的形体等方面,我也是受益良多的。”
  芭蕾舞的训练非常辛苦,而且需要从八九岁的时候就开始训练,可栗原小卷正式开始学习芭蕾的时候已经15岁了,她用三年的时间学了人家七八年的内容。放暑假的时候有两个星期可以休息,但是她从来没有休息过,超过一个礼拜,她就在家里待不住了,就非得到学校去,去继续训练。栗原小卷坦言,“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舞蹈这个天分,但是我知道自己特别喜欢芭蕾舞。我的老师认为我有芭蕾的天赋,我又拼命的不要辜负他,所以我是一种勤奋型而不是天才型的人。”

 

赵丹未了的心愿

 

  赵丹先生对栗原小卷的表演一直是大为赞赏,他晚年最大的心愿是能够跟栗原小卷合作一部片子,可是他因为癌症被夺去了生命。他们见过面,栗原小卷回忆:“在见到赵丹先生之前我已经知道他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演员,真的见到他以后,他的人格魅力跟纯熟的演技让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他那,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感觉他人格非常高尚,待人接物方面也是充满了热情的。那个时候我们还确实是谈到过要一起拍电影的事,可是后来赵丹先生生病了,对中国的电影界还有电影人士来说,赵丹先生的去世的确是一个不小的损失。”

 

登上中国话剧舞台

 

  栗原小卷的世界如此丰富,充满了友谊的温情,也许正是因为如此,今年已经年过七旬的栗原小卷并不因为没有结婚而感到遗憾。
  栗原小卷说:“如果要组织一个家庭的话,我相信我自己能够做一手好饭,做一个好的妻子,成为一个温柔的母亲。但是像现在这样与中国的朋友进行交流活动,演好的作品,与影迷们分享感动,为这个社会做一些微薄的贡献,我也非常喜欢这样的生活。所以要让我做出一个选择是很难的。”
  就在电影给栗原小卷带来巨大荣耀之时,她突然离开银幕回到舞台,开始演出话剧。她主演的《麦克白》曾赴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地演出并获得成功。
  近些年,在许多中日两国友好交流活动中,都能看到栗原小卷活跃的身影。她说不会忘记日本著名导演和戏剧理论家千田是也、作曲家和指挥家团伊玖磨等恩师和前辈的言传身教,“促进日中文化交流和实现两国人民世代友好是他们未竟的事业,我也要为此付出毕生的努力”。
  2016年,正值中日文化交流协会成立60周年,年逾七旬的栗原小卷女士,携独角戏《松井须磨子》亮相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菊隐剧场。
  舞台上71岁高龄的表演艺术家栗原小卷,以融合表演、舞蹈、歌唱的独角戏表演形式,再现《松井须磨子》这一日本话剧界独立女性的一生。展现了女主人公与社会的纠葛、对艺术的追求和对爱情的执着,描述了在不合理的社会中、女性的苦难。
  上个世纪70年代末,中国的街头上,年轻人赶着去参加祖国建设。他们穿着十年不变的灰蓝绿色粗布衣服,即使打着补丁也并不在意。不过当栗原小卷身着前所未见的白色网球裙出现时,灰蓝色的世界变了样,开启对于时尚和美的向往。当年年轻的男女,如今已经是知天命的年纪,再忆栗原小卷,忽然发现时间已经赋予了他们追忆的资格。而栗原小卷本人却不允许被追忆,七十多岁的她已经成为日本的不老之星,大概她活一天,就要在舞台上搏一天。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