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广人物» 真情

精彩内容

 

 

孙红雷:在微博中问候双亲

幼年的贫困生活
       孙红雷出生在一个大家庭,爸爸、妈妈、两个哥哥,需要赡养的爷爷,还有未上大学、还需要接济的叔叔。这一家七口,就蜷居在一间20多平方米的小房子里,孙红雷和两个哥哥,睡在吊在半空中的吊铺上面。在八岁以前,孙红雷甚至没有穿过一件属于自己的新衣服。直到叔叔考上了大学,从小只能捡哥哥剩下衣服穿的孙红雷,才终于有了第一件新衣服。在大哥结婚的前夕,孙红雷目睹了一件事情,让他几乎在一夜间长大。孙红雷:“我妈妈得到邻居家敲门,我还说,我说陈姨还有崔叔都在家呢,里面一声都没有。我妈什么表情都没有,陈姨这时候就出来了,说老朱啊,我妈姓朱,说这月我们家也没钱。”一场大哭之后,孙红雷恍然意识到,自己现在还能吃上饭,都是靠妈妈每个月末放下脸面,去借钱得来的。孙红雷第一次在心里下定决心,不再让妈妈受委屈。
       后来迷上了霹雳舞的孙红雷参加了哈尔滨市冬之火霹雳舞舞蹈大赛,摘得了桂冠。而后又在北京举行的全国霹雳舞大赛当中,夺得了亚军。通过这次比赛,他拿到了330元的奖金。妈妈拿到钱时,嘴角扬起的喜悦表情,让当时的孙红雷意识到,自己可以改善家里的条件。舞蹈不仅是项特长,还可以成为他赚钱的手段。

给父母买房子累到尿血
  18岁的孙红雷组成了一个叫“小狼队”的霹雳舞组合。在众多夜场之中,已经小有名气时,孙红雷靠着自己的付出,已经可以让家里的饭桌上有了鱼、有了肉。可是,因为霹雳舞走向衰落,终于,在某个原本应该一起练舞的早晨,小狼队的另外两个成员,没有再出现。
  孙红雷一直以来,有一个最大的心愿,那就是给他的父母买一套房子。当时孙红雷已经高中毕业,他必须另谋出路。看到同在夜场工作的主持人,当时收入高而且稳定,孙红雷也想试试。拿着主持人大哥写的几句词,孙红雷开始在一旁学主持技巧,搜集笑话,练习口才。后来,所有人都惊叹于孙红雷从舞者到主持人的角色转换之快,大概两个月后的一天,在哈尔滨的另一家知名夜总会里,孙红雷重新以主持人三郎的身份,回归舞台。孙红雷也结识了不少演艺同行,1995年,孙红雷还被推荐到了由黑龙江电视台主办的,名为“关东人”的东北三省春节联欢晚会上,做歌舞表演。这短短一分钟的演出,却改变了孙红雷的生命轨迹。当时,同场演出的演员牛振华,注意到了台上这个特别认真的小伙子。孙红雷和牛振华进行了一夜的详谈,第二天一早,孙红雷便毅然决然地坐上火车,踏上了赴京考学的道路,后来才有了荧屏上,孙红雷演绎的那些硬汉形象。
  2001年的7月,孙红雷和巩俐主演影片《周渔的火车》。他的灵性和多年的沉淀,终于爆发了,顿时因为这个片子而声名鹊起。为了筹集购房的资金,孙红雷拼命地接戏,一天工作超过15个小时,累得自己尿血。父亲从媒体上得知这一消息,含泪给孙红雷打电话,说“孩子,你要是拼命拍戏给我买房,我和你妈,宁愿一辈子住在那旧房子里。”孙红雷轻描淡写地说:“爸,我一个大小伙子,身体棒得很,拍点戏就能累着吗?不要相信媒体的炒作!”2001年年底,孙红雷终于给他的父母买了一套130平方米的三居室。2007年春节,因为高血压、冠心病等并发症越来越严重,还出现了脑梗塞的前兆,孙红雷的母亲杨淑英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孙红雷和她一起回到哈尔滨老家,度过最后的春节。2007年2月23日,也就是大年初七那天,母亲在孙红雷怀里永远地睡着了。其实,看似铁骨硬汉的孙红雷,也有着内心柔软的一面,每次谈及母亲,孙红雷都难掩悲伤。母亲的去世,让孙红雷对父亲的感情更为深厚,然而2013年,孙红雷的父亲也因病离世。父母去世后,孙红雷经常会在微博中问候他们,仿佛二老从未离去。

 

张秋歌:8年的分离
现在终于弥补
  中国国家话剧院一级演员张秋歌,出生在呼伦贝尔大草原,一个艺术氛围非常浓厚的家庭,他的父亲那日松,是著名的作曲家,母亲吴秀清则能歌善舞。为了事业,吴秀清将张秋歌送到了奶奶家,和大爷大娘一起生活了八年,八年的孤独、八年的分离,让张秋歌幼小的心里,蒙上了深深的阴影。

张秋歌童年经历
  张秋歌:“8个月到8岁之前,实际上父母给我的印象并不深,我在他们身边很少,我被忽略了。我弟弟比我小4岁,我妹妹比我小14岁。那时候有一块肉,我夹的时候,我妈妈肯定拿筷子打我,要给弟弟吃。我特别恨自己,我从小能在妈妈身边就好了。我真希望睁开眼睛,永远和妈妈在一起。她牵着我的手,很自然地对我一种爱,不是做作的,没有任何痕迹,小的时候我恨死他们,我一定要快快长大。”在家里不受关注的张秋歌,渐渐开始与母亲冷战,表面上似乎很平静,但内心里对妈妈是既爱又恨,这种矛盾心理,让张秋歌产生了远离母亲的想法。之后,张秋歌就在父母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补习文化课,1980年,他终于如愿以偿地考入了上海戏剧学院。
  张秋歌去上海戏剧学院上学之后,有一次,母亲因为思念儿子,特别从内蒙古去上海看张秋歌。但是当时,张秋歌的心里,正因为脱离父母,而感到无拘无束的那种快乐,当妈妈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时,他不愿意面对妈妈,对妈妈的亲切和热情,表现出极其的冷漠,他的母亲在上海待了九天,但是张秋歌一天都没陪她,他的妈妈只能在儿子的宿舍,孤独地待了九天。1984年,张秋歌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之后,被分配到当时的中国青年艺术剧院,一幕幕经典的话剧,在他的演绎下深入人心,各种大奖也是纷至沓来。当他的事业逐渐有了起色。他们母子之间的关系,却处处磕碰,相互之间既谨慎又挑剔,这紧张的气氛,不知因为哪句话而生,因为哪个行为而战,他们母子之间的情感,仿佛就像一块坚冰,似乎永远没有解冻的时候。

张秋歌理解了妈妈
  在孩子最需要家人关爱的八年里,张秋歌不幸与父母分离了八年,虽然后来重新回到了家里,但童年对亲情的缺失的体验,让张秋歌变得脆弱、敏感,也越发地渴望得到妈妈的关爱。妈妈吴秀清也来到了节目现场,回忆起那段过往的岁月,老人伤心不已。妈妈的心中,藏着对儿子的愧疚,数十年来,她也想尽一切办法,弥补儿子童年时亲情的缺失,随着岁月的流逝,张秋歌也渐渐开始释怀,理解父母当年的艰辛。
  张秋歌说:“我特别需要爱,我记得有一次妈妈叫我一声儿子,我哭了一夜,妈妈不会在意。我回家从来不离开我妈妈,我每天三个电话有时候给妈妈,就是这样。”任何阻力,都割不断血肉亲情,任何误解,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淡忘,经历过岁月考验的母子俩,如今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尽情地享受在一起相处的时光。张秋歌:“今天我才知道,这个幸福就是,当我喊声妈的时候,妈妈‘哎’的一声,这是我最幸福的。”

其他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