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文化» 看得见

演说中国故事

——北京卫视《 我是演说家 》新一季 迎接三大新挑战

作者:白鸽  来源:  时间:2017-12-26

  北京卫视《我是演说家》系列节目开播以来,以其精彩纷呈的演讲征服了不少观众。无论在电视荧屏,还是网络客户端,均获得了不错的成绩。据统计,10月21日第四季开播当天,节目上线仅19个小时,腾讯视频点击量破亿。24小时内,《我是演说家》微博话题量高达9.7亿。在没有明星等娱乐元素的包装下,《我是演说家》回归文化内核,向观众展现了语言的力量。

  上周六,北京卫视《我是演说家》第四季第九期继续火热开赛。相较前三季,新一季大胆采用“新老大战”这一赛制,并站在为“新时代发声”这样宏大的命题下,通过一张张平凡的面孔,去讲述一个个动人的中国故事。那么,这样一档现象级综艺是如何打造出来的?如何通过演讲为新时代发声? 

  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来到了《我是演说家》位于北京大兴的录制现场,不仅观看了半决赛录制,还采访到了节目总导演、战队导师以及新老选手。

  

  如何寻找新时代声音?

  《我是演说家》节目中,有着来自不同领域的从业者。他们或许不是专业的辩手,但在这个舞台上,他们可以畅所欲言,与观众分享自己的人生经历。他们的声音,正是新时代的声音。那么,这些“好声音”是如何被挖掘出来的?《我是演说家》总导演简承渊分享了不少幕后故事。

  选拔不分职业  颜值与言值双双在线 

  在《我是演说家》的舞台上,观众可以看到辽宁舰退役雷达兵古丽帕丽,复旦大学讲师熊浩,兰渝铁路工程师夏荔,天宫二号的总设计师朱枞鹏,轮椅击剑运动员荣静,绿皮车列车长赵新华……这些来自不同领域的工作者,他们的演说就像一面面镜子,照映出高速发展的中国。

  

   

  关于参赛者的甄选工作,总导演简承渊表示,“生活中其实人人都是演说家,只是看导演是不是有发现人才的眼睛和锻造人才的手腕。机智的故事、新锐的观点、卓越的演讲能力一直是《我是演说家》不变的标准。当然,颜值和言值双双在线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了。我们选手选拔不分职业高低贵贱,也不看名校毕业与否,只看他是不是能够代表当下这个新时代的一类人群,希望给观众呈现众生相。每一个参与到这个节目当中来的人,不管是分享嘉宾、文化学者还是选手身上都有自己闪光的部分。比如原国务院新闻办主任、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院长赵启正讲述的多年前浦东新区开发的一段往事,最后总结道,我们每个人都是《中国读本》当中的一员,都是中国故事的叙述者,我们的形象就是中国形象。还有兰渝铁路胡麻岭隧道2号斜井总工程师夏荔,讲述了一家三代铁路情……这些都历历在目,是节目组宝贵的财富,也让我印象非常深刻。我们的编导通过大量的工作去进行筛选,这里面包括不同维度的人。我们希望通过各行各业的人,不同年龄段的人,不同的观点和故事去传播正能量,能够对人们的生活有所指导。语言再小,也是有力量的;声音再小,也是值得被听到的;正能量再小,也是值得传递的。这应该说是我们在甄选时候的一个标准,我们是以语言表达为内核,通过故事来碰撞观点,来引发感情的共鸣,以达到反思的作用,我们就像在烹饪一碗碗热鸡汤。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第一期的一位选手叫夏荔,他是兰渝铁路胡麻岭隧道2号斜井总工程师,带领团队攻克6级危岩难关,历时9年将胡麻岭隧道成功贯通。他从大学毕业就在这个地方工作,直到结婚生子,他的整个青春都在这里。当你听到他的故事,你可以感受到他那种平实的快乐,尤其是在当下这么快的生活节奏下,他们会给你一种力量,让你能塌下心来去生活。他的父亲就是一位铁路职工,现在他又继续这份事业,而且还突破了一个世界难题。当时工程部请了德国专家帮忙,德国专家说,人类不可能在这种地质中打隧道。而夏荔做到了,因为在他的身上有一种水滴石穿的精神,这种精神在这个年代显得尤为可贵。我们用小人物反映时代大脉搏,他们的故事都是思想上的补给品,能给人前行的力量。”

  

  如何讲好新时代故事?

  《我是演说家》第四季大胆启用“新老大战”这一赛制,让老选手回来再参赛。新选手如何突出重围,老选手如何超越自己,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次挑战。演讲类节目,到底是拼技巧还是拼真情?如何讲好有血有肉的新时代故事?新一季的选手们已经给出了答案。

  

  复旦大学青年教师 

  熊浩:不喜欢太煽情 演讲应启发新知

  

  作为《我是演说家》第三季的全国总冠军,熊浩再次来到演说家舞台,接受新选手的挑战。熊浩透露,“其实节目组请了我许多年,因为我在辩论这个领域还是小有名气的,我从本科就开始打辩论比赛,从区域性比赛到全国性比赛、到世界性的比赛,我基本上拿过所有的国内国际辩论比赛的最佳辩论员。我的专业是冲突解决的研究与教学,现在在复旦大学教书,我的本科是在华东政法大学完成的,本科结束之后我在墨尔本大学拿到的硕士学位,在香港大学拿到的博士学位,在哈佛大学者法学院拿到福布莱特学者。当时节目组跟我联系的时候,我人还在外,我觉得时机还不是很成熟,毕竟做博士研究的时候压力还是很大的,直到我回国工作,才发现学者应该多介入公共传媒,一方面是把自己的知识想法传播出去,另一方面是觉得学者在今天这个时代,不一定每天正襟危坐,也可以活成不同的样子。在保证科研工作的情况下,也可以参加其他社会活动。”

  作为老师,熊浩拥有丰富的讲座经验,但在公共媒体上做演讲还是头一次。“第一次登上演说家舞台的感觉,还是蛮难忘的。这是我第一次在公共的媒体上做演讲,我感觉还是有些紧张的,也会发抖,包括候场的时候,一个人站在幕布后面,没有灯光,脑子里边还在想词儿。丘吉尔说,最困难的三件事就是爬上一堵即将倾倒的墙,吻一个要离你而去的姑娘,还有就是做公共演讲。我觉得这个比喻很真切,紧张其实是很自然的现象,不紧张就不正常了。一个人面对媒体做演讲,等于一个人被一群眼睛包围了,这个在古代或者在蛮荒时代,就意味着你非常有可能成为被猎食的对象。比如手心会出汗,这都是进化过程中的正常反应,分泌的汗液可以防滑,古代人抓紧手里的石头可以保护自己。”

  谈到演讲的技巧,熊浩坦言,“我比较喜欢白岩松的演讲,他的演讲风格是属于那种比较睿智的。我记得大概是在十年前,他在耶鲁大学的一段演讲,他说在奥巴马之前,美国经历了三个领导者,分别是老布什、克林顿和小布什。他说他到了耶鲁才知道,他是在跟同一个大学的人打交道,他的那种睿智让他一下子展现出了幽默和友善,这些小的方面是可以让你看到一个人说话的艺术。虽然说演讲技巧很重要,但按照中国古人的讲法,是文以载道,言之有物。如果你经常地讲些空话,没有实际表达的东西,仅仅是常识的重复是不够的。”

  去年,熊浩在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谈到青年学者应该去体会这个国家的体温,这个时代的体温。熊浩坦言,“我很开心可以来到《我是演说家》的舞台,在这里我有机会看到大家的反馈,有机会听到大家的批评,可以反思自己在象牙塔里的观察,让我更加有自知之明。我自己不大喜欢讲太煽情的东西,让大家哇哇大哭,然后开始按投票键,我不大愿意走这个路线。我在演说家舞台上已经讲了十个演讲了,讲过亲人,讲过国家,讲过我的专业,讲过我的偶像,讲过教育,讲过历史,讲过批判性思维与独立思考,还讲过我的故乡,所以基本上我能够想到的,我的人生到30岁能够触及的事情,都已经讲过了。我的演讲选题一定不是说我自己觉得有意义,而是要跟时代交织,甚至对很多人有影响的话题。我觉得演讲这件事情应该能启发新知,不纯粹是迎合受众,还要引发大众思考。对别人来说,读书是爱好,对我们来说,读书是工作。所以我们讲的内容比较能够言之有物,也比较能够文以载道。平时的学习研究让我们的演讲更有内容感,如果这种演讲能得到大家的认可,我还是非常高兴的,证明在新时代,大家对新的声音,有更多的要求。”

  

  沈阳市教育研究院高中历史教研员  

  王磊:稿子分分钟被毙掉 输赢不重要

  

  在第三期节目中,沈阳市教育研究院的高中历史教研员王磊趣说汉字之美,收获评委青睐。但在观众投票环节,王磊以五票之差未能晋级。鲁豫表示非常遗憾和惋惜,并强烈建议增加复活赛。最终,在网友强烈的呼声中,王雷顺利复活进入半决赛。

  回忆自己参加《我是演说家》的经历,王磊表示,“最开始节目编导给我发私信,我还以为是诈骗呢。我以前也看过这个节目,觉得这个舞台很神圣,我就在想我也能来这个舞台吗?然后编导说了一句话很打动我,他说《我是演说家》不是看你职业高低贵贱,而是看你有没有倾诉的欲望,就这么着我就来了。我不是特别有虚荣心的一个人,来这个节目也没什么压力,输赢不是最重要的。我就是希望赢了能让我多说一次,把自己想说的说出来就可以了。其实我最想表达的,也是我在课堂上试图教我学生的,就是除了教知识,还有做人。在自媒体时代,声音比较复杂,我希望能让学生们从传统文化中汲取人生的营养,一起去挖掘那些存在于我们历史文化当中的中华民族优良的特质。当然参加这个节目也让我突破了一直以来的底线,因为节目组的要求真的很高,一个稿子准备个十几二十遍很正常,我每次来录节目的时候都觉得我的稿子没有问题了,结果被毙掉也是分分钟的事儿,上台之前可能还要改好几遍。我觉得对于我来说是一次集中的修炼,对我写作也有帮助,我感觉自己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谈到演讲技巧,王磊坦言,“演讲的技巧、内容和情感,不一定非要分出你死我活。我个人体验来说,技巧流于形式,是可以训练出来的,讲演的内容,真正想传达出来的核心价值,才是最重要的东西。比如马丁•路德金的演讲,没有什么技巧,很朴实,他说的就是时代最动听的声音,一定会打动所有人,这才是一个演讲最重要的东西。就好像我讲历史课一样,如果照本宣科地讲,学生会觉得很枯燥,我首先希望唤起他们的兴趣。历史本身是很有趣的,我希望他们能开心地去记住这些历史知识。”

  

  如何传递新时代能量?

  从媒体从业者的角度出发,传播最有效的方式就是讲故事。在《我是演说家》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各行各业劳动者的真实面貌,他们的故事承载着中国的辉煌,透过北京卫视的荧屏传递给整个世界。如何构建中国与世界沟通的桥梁,如何有效地传播正能量,这都是值得我们思考的。

  

  倾听素人声音  放弃明星流量 

  《我是演说家》第四季是以“为新时代发声”为主题,导师阵容除了曾坐镇前三季的鲁豫外,还加入了同样有着丰富演说经验的黄子佼。《我是演说家》总导演简承渊表示,“中国从来不缺好的综艺节目,但能够发声的节目并不多。《我是演说家》是作为北京卫视献礼十九大的一个节目,当下这个时代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好的时代,明年也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所以节目组在一众选题中选定了为新时代发声这个主题。所有晋级的选手还要进行一次同题演讲,我们选择的十大主题都是与时代非常相关的,比如共享经济、一带一路等。而且,我们的演讲每个都是十分钟上下,非常适合新媒体的传播形式,借助微信、微博等公知大号垂直提炼,在网络上也引发了广泛的传播。”

  相较于其他演讲类节目,《我是演说家》更专注于普通人的故事。总导演简承渊坦言,“像《开讲了》《说出我世界》《星空演讲》这类演说节目,更多的是关注明星,而我们恰恰放弃了所谓的流量,选择素人的声音,这就已经代表我们为新时代发声的决心。我们在大环境都很闹很娱乐的时候,坚持做这样的节目,表达的是我们的一种态度。也希望通过这些普通真实的故事给人们真实的力量,我们的话题都是从百姓中来,有非常强的生命力。可能明星那种演讲,更多是讲个人的故事,更加极致化,它的辐射面只是粉丝。但演说家舞台的这些选手们,哪怕你是男的,我是女的,但我们身上可能都有作为中年人、作为子女的困惑,甚至家庭的烦恼。”

  

  如何讲好中国故事?如何有效地传播?总导演简承渊坦言,“我们每一个人都生在中国,长在中国,中国故事不是靠一个人来讲,每一个人都是故事和观点的讲述者。《我是演说家》一定意义上是众生相的集中体现,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传播正能量。讲好中国故事一定要真实和真诚,我记得有一个来自湖北的120急救中心调度员,她叫刘清,她讲述了一次接电话过程中成功让患者亲人对患者进行施救的故事。她说,人们不太理解接线员的工作,认为她们只是接电话的,常常出言不逊。但通过这段‘丈夫濒死妻子求助120,接线员指导26分钟终救活’的音频,也通过演说家的舞台,刘清向大家证明了接线员不仅仅是接电话的,更是守护生命接力的第一棒。其实,她来这个节目不是为了唱高调,而是把真实情况告诉大家,希望大家真的尊重这个行业。这段故事通过我们演说家的平台传播之后,无形之中让网友理解这个行业,真的也可以救很多人生命。”

  

  导师鲁豫:

  这个时代很热闹 但你不用着急 

  谈到演说家的舞台,鲁豫表示,“我和子佼都是靠讲话为生的人,但是我在回想我过去,至少这十多年,我一直聆听,其实我很少说话,从不表达。但这个舞台它有一种特别神奇的力量,它慢慢地会让你愿意说话,愿意有表达的欲望。你突然觉得,哪怕你是一个再微小的个体,你的那个声音多多少少都能够代表这个新时代的声音,至少是其中的一部分。比如我们的储殷老师,他的普通话不是很标准,他讲话不会抑扬顿挫,他的语言甚至不是很优美,绝对没有你听到很多讲演者会有的那种层层递进的排比句,但是,他的每一句话,都能够戳中你的某一个痛点,因为他最终会给出时下焦虑的年轻人一个解决方案。而一篇好的讲演,当你能够获得释放的同时,最终你的人生能够豁然开朗,那真的叫做,一个讲演者他手中无剑,心中有剑。一篇好的讲演就是,不仅在这个舞台上你被感动了,你被瞬间点燃,但是你回家之后不会忘记,他的每一篇讲演,回家之后我上网再看,我仍然会流泪。其实我觉得,每个时代都有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喜怒哀乐。我很感恩,我们属于我们这个时代,所以我们要为这个时代发声。

  “我最讨厌这个所谓的成功学,就是一切你要靠数字来说话,你的票房越高越好,你的点击率越高越好。我认为,成功应该有很多的维度,很多的标准,很多的定义。这个时代很热闹,但是你不用着急。记得我上大学的时候,大概有120斤的样子,是个胖胖的女孩。那时候生活非常单纯,就是学习和谈恋爱,没有特别大的人生理想。我很自然地觉得毕业之后应该是做跟外语相关的或者跟国际新闻相关的工作。偶尔看到当时广院播音系的师哥师姐们出去拍片子,也会很羡慕。我记得很清楚一个画面,李咏在校门口打车,他比我高几年级,我当时想他可能去中央台录节目之类的,我意识到我还小,外面那个世界跟校园就是一墙之隔,但是天壤之别。一方面我的心里面很着急,我很怕赶不上外面那个热闹,但同时内心会有一种说不清楚的笃定,我就在想我不用着急,属于我的那个时代会到来,但现在还不是时候,我就先好好地学习。”

  

  导师黄子佼:

  信息碎片化 唯有把心静下来 

  作为《我是演说家》第四季导师,黄子佼分享了自己的感受,“主持人跟歌手最大的不同就是歌手有代表作,他只要有一两首歌红了,他这一辈子每一个商演都得唱那首歌,不然观众是不会放他走的。而主持人每一次上台基本都得讲不一样的话,主持金曲奖要聊音乐,主持金马奖要聊电影,每一个笑话都不能重复。今天如果主持的是手机品牌发布会,我就得讲手机的功能,明天卖饼干,我就得讲饼干的特色。所以我每次都在想,会不会有一天我就没有新的创意了。因为现在这个社会信息碎片化,我们划个手机好像貌似得到了很多的资讯,但可能都不是最佳创意。唯有把心静下来,啥都不做,手机放一旁,电话也不接,电脑也不开,狗也不喂,就坐在那儿想事情。我觉得我们彼此都要提醒自己身边的人,有时候我们要坐下来想点事情,然后把过去曾经吸收过,看到过,听到过,享受过的,听来的,融会贯通,我认为那就会有创意的出现。所以特别谢谢这些演讲者,带给我很多共鸣,很多创意。这个世界上其实有两种人,一种人就是成功的,一种就是暂时还没有成功的。甚至可能到最后一天你会发现,我们还没有到世人普遍认为的成功的那个境界,但这是多数人。成功的定义是什么?我认为你把一个家顾好,把你的孩子教育好,把你自己照顾得妥妥当当,拥有疼爱你的老婆、老公,这也是一种成功。论成功者,如果以世俗的角度来看,马云绝对是少数中的少数。论演讲的高手,他也绝对是这个世界上少数的少数。但是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姥姥,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妈妈,每一个人都有19岁的回忆,比如看到我们的选手古丽帕丽,真的引发我们心中的共鸣。我也在想我的19岁,那时候我还在学校上学,但是已经入行三年了,外面世界竞争很激烈的,也很精彩,你很想要赶快表现自己。我那时候很勇敢,我可以一下子把那个眼睛弄成单眼皮模仿费玉清,20分钟之后我又涂上口红去唱周慧敏的歌,现在反而没有那么多勇气做那么多好玩的事情。成功我们都很渴望,但是我们永远不能忘记初衷。”

  

  

  写在最后:如今,各大卫视的综艺节目都在拼明星、拼流量,而北京卫视还在坚持做这样一档素人演讲节目,这恰恰是表达了一种新时代态度。或许明星可以博眼球,但他们的辐射面只有粉丝,而演说家舞台上的这些选手,都是来自各行各业的普通人,他们或多或少都是我们的缩影,他们的讲演可以真正辐射到我们每一个人。《我是演说家》已经做了四季,始终扎根基层,深挖传统文化,用行动彰显了为新时代发声的决心。透过一个个平凡的面孔,一段段饱含家国情怀的故事,让观众感受到一种真实的力量。在这个舞台上,我们可以看到每一个演讲者身上都承载着中国的辉煌,见证了今天不断变化着的新时代。

其他更多文章

TOP